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雇工叶梅利扬的故事幼儿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叶梅利扬在替人帮工。一天,他经过草场去上工的时候,看见一只青蛙在他前面跳,险些给他踩着。他跨了一步,从青蛙身上过去了,突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他。叶梅利扬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漂亮的姑娘。那姑娘对他说:“叶梅利扬,你干吗不娶亲啊?”

  “好姑娘,我怎么娶亲啊?我一无所有,没人会嫁给我。”

  姑娘说:“那你就娶我吧!”

  叶梅利扬爱上她了。他说:“那我可太高兴了。但我们怎么过呢?”

  “这也值得烦心吗?”

  姑娘说,“只要你干活勤快,少睡懒觉,到哪里都有吃有穿。”

  “那好,”叶梅利扬说,“咱们就成亲吧。咱们上哪儿去呢?”

  “咱们进城去。”

  叶梅利扬和姑娘进城去了。姑娘把他带到城外一间小屋里。

  他们就在那里成了亲,住下来。

  一天,国王到城外去,经过他们家门口,叶梅利扬的妻子出来看热闹。国王一眼瞥见了她,被她的美丽倾倒了,他说:“哪儿来的如此美丽的女子啊?”

  国王下令停车,把叶梅利扬的妻子叫到面前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雇工叶梅利扬的妻子。”

  “你这么美,怎么嫁给一个农民啊?你应该做王后。”

  “多谢你的夸奖。我嫁个农民挺好的。”

  国王同她说了几句就往前走了。回到王宫以后,国王总想着叶梅利扬的妻子。他通夜未眠,盘算着怎样把叶梅利扬的妻子夺过来,但是想不出一个主意。他把仆役们叫来,要他们想办法。仆役们对国王说:“你把叶梅利扬弄到宫里来做工,拿活儿累死他。等他的妻子成了寡妇,你就能娶那女人了。”

  国王同意了这个办法,派人去找叶梅利扬,要他到王宫里来当差,他和妻子都搬到宫里来住。

  使臣去对叶梅利扬说了。叶梅利扬的妻子对丈夫说:“去就去吧。白天干活儿,晚上回家来。”

  叶梅利扬来到王宫,王宫总管问他:“你怎么自己来啦?妻子呢?”

  “她有家,我带她来干吗?”

  叶梅利扬说。

  王宫里派给叶梅利扬的活儿够两个人干的。叶梅利扬起初并没指望一天能干完。傍晚一看,活儿都干完了。总管见他干完了,第二天就让他干四个人的活儿。

  叶梅利扬回到家里。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炉子烧得挺旺,饭菜也已做好。妻子坐在织机前织布,等候他回来。妻子起身来迎接他,把做好的饭菜端出来给他吃,还问他累不累。

  “情况不好,”他说,“派的活儿我干不了,他们这是想把我活活累死。”

  “你呀不要老想着活儿,”妻子说,“别瞻前顾后的。老想着干得多吗,还剩多少。你只管干你的,到时候准能干完。”

  叶梅利扬躺下睡了。第二天一早又去干活。他一干起活来,就埋头苦干,从不回头看看他干了多少。等到日落时候,活儿都干完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他就回家睡觉去了。

  王宫里又给叶梅利扬加码,可是叶梅利扬老能按时完工,回家过夜。一个礼拜过去了,国王的仆役们看见他们用粗活儿累不倒这个农民,就叫他干巧活儿。可这也难不倒他。无论是干木匠活儿、石匠活儿,还是泥瓦匠活儿,他都能按时完工,回家休息。又一个礼拜过去了。国王把仆役们叫来问:“要我拿面包白养着你们不成?两个礼拜过去了,没见你们弄出什么结果。你们想用活儿把叶梅利扬累垮,可是我在窗口看见他每天唱着歌回家去。你们莫非想拿我取笑?”

  仆役们辩解说:“我们开始一个劲地拿粗活折磨他,可是一点也不管用。不管什么活儿他干起来都跟扫地一样,丝毫不觉累。然后我们就让他干巧活儿,以为他干不了,结果也没把他难倒。不知怎么回事,他什么活儿都干得了。看来,不是他就是他老婆会妖术。这人真让我们烦透了。下回我们要派给他一样他干不完的活儿。我们让他在一天之内盖起一座大教堂。你把叶梅利扬叫来,命令他在一天之内在王宫对面盖一座大教堂。要是他盖不完,那时就能说他是违抗命令,砍他的脑袋。”

  国王派人去把叶梅利扬找来,命令他说:“听着,现在我给你下命令:要你在明天天黑前,给我在王宫对面盖好一座新教堂。要是到时候你盖好了,我就赏你;没有盖好,就要砍你的头。”

  叶梅利扬听了后,就转身往家走。他想:“这回我的死期到了。”

  来到家里,他对妻子说:“妻啊,快收拾吧!咱们得逃走,否则会白白送命。”

  妻子说:“怎么,你害怕了?想逃跑?”

  叶梅利扬说:“怎么能不怕呢?国王命令我明日一天之内盖起一座大教堂。要是我办不到,就要砍我的脑袋。现在生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逃走。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妻子不同意。她说:“国王的兵那么多,到哪儿都会把我们抓住,你逃不出他的手心。现在你还有力气,应该服从命令。”

  “我无计可施,怎么去服从命令呢?”

  “你别着急,先吃饭,躺下睡觉,明天早点起来,一切都来得及。”

  叶梅利扬躺下睡了。第二天早上,妻子把他叫醒,说:“去吧,快点去把教堂盖完。给你这些钉子和榔头,那里还给你留了一天的活儿。”

  叶梅利扬进城去,到那里一看,的确,一座新的大教堂已经矗立在王宫对面。剩下的活儿不多了,他把该干的活儿干了,到傍晚时分全部完工。

  国王一觉醒来,向王宫外面一望,只见一座大教堂矗立在对面。叶梅利扬走过来走过去,东敲一个钉子,西敲一个钉子。

  国王看见了教堂,心里并不高兴。他感到失望的是,没有理由处死叶梅利扬,不能把他的妻子抢过来。

  国王又把仆役们找来,对他们说:“这件事叶梅利扬也完成了,没有理由把他处死。活儿还是太轻,得想个更刁难的事。你们要给我想出来,否则我先把你们处决。”

  于是仆役们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叫叶梅利扬开一条河,这条河要绕着王宫流动,河上要行驶大船。国王把叶梅利扬叫来,交给他新的任务。

  “你既然可以在一夜之间盖起一座大教堂,”国王说,“你也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明天必须按我的命令把事情办好。办不好,我就处死你。”

  叶梅利扬更加烦恼了,他愁容满面地来见妻子。

  “你愁什么?”

  妻子问,“是不是国王又给了什么难题呀?”

  叶梅利扬把事情向妻子说了一遍,然后说:“得逃走。”

  妻子说:“到处都有兵抓你,你逃不掉,只能服从命令。”

  “如何服从命令啊?”

  妻子说:“没有什么可发愁的。你先把饭吃了,躺下睡觉。明天早点起来,到时候都来得及。”

  叶梅利扬躺下睡了。第二天早上妻子把他叫醒。

  “你到王宫去吧!”

  妻子说,“一切都办好了。只剩王宫对面的码头上一小堆土,你带把铁锹去把它铲平就完了。”

  叶梅利扬去了,进城一看,王宫四周的确已有一条河,河上漂着大船。他走到王宫对面的码头上,发现一个地方不平整,就拿铁锹去铲平。

  国王一觉醒来,发现原来没有河的地方有河了,河上漂着大船,叶梅利扬在铲土堆。国王惊骇不已,可是并不高兴。使他失望的是,不能把叶梅利扬处死。他想:“这下可怎么办呢?没有他完不成的任务!”

  国王又把仆役们叫来,和他们一起商量。

  “你们给我想一个叫叶梅利扬完不成的任务。否则的话,我们想一个他完成一个,我不能把他的妻子夺到手。”

  宫中内侍们挖空心思,终于想出来了。他们来见国王,说道:“得把叶梅利扬叫来,对他说:到你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拿你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来。这一回他再也躲不过去了。不管他往哪儿走,你都说他去的地方不对;无论他取什么来,你都说那不是他该拿的东西。然后你就可以把他处死,可以把他的妻子抢过来了。”

  国王大喜。

  “这回你们想的招儿真聪明。”

  他说。

  国王派人把叶梅利扬叫来,对他说:“到你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拿你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来。如果取不来,我就砍你的脑袋。”

  叶梅利扬回到家里,把国王的命令告诉妻子。妻子沉思起来。

  “这回他们教给国王的花招能让你掉脑袋,”妻子说,“得好好想想才行。”

  妻子坐在那里思索了好一阵,对丈夫说:“你得到很远的地方去一下,去找我们乡下的老奶奶,大兵的妈妈,向她求助。取到她给你的东西以后,直接到王宫来,我在那儿。这回我逃不出他们的魔爪了。他们会来把我抢走,不过时间不长。要是你一切都按老奶奶的吩咐去做,不久就能把我救出来。

  妻子为丈夫收拾好行装,交给他一个背包和一个小纺锤,说:“把这个交给老奶奶,她便知道你是我丈夫了。”

  妻子告诉丈夫该走哪条路。叶梅利扬走了。出了城,他看见士兵们正在操练。他站在一旁观看,等到士兵们操练完毕,坐下来休息时,他才走上前去问道:“弟兄们,你们知不知道,怎么到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取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来?”

  士兵们听了,都觉得问题挺奇怪。

  “是谁派你干这些的?”

  他们问。

  “是国王。”

  叶梅利扬说。

  “我们自打当兵以来就是往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走,并且总走不到;找不到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也老找不着。我们帮不了你的忙。”

  叶梅利扬和士兵们在一起坐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走进了一座森林,里面有一间小木屋,木屋里坐着一个老婆婆,是个乡下老奶奶,大兵的母亲。她正在纺麻线,一边纺一边哭,她不用唾沫捻线,而是用泪水蘸湿指头捻线。老奶奶看见叶梅利扬,大声问他:“你是干什么的?”

  叶梅利扬把小纺锤交给她,接着说,是他妻子差他来的。

  老奶奶马上变得和蔼了,亲热地问长问短。叶梅利扬把自己的情况一一讲给老奶奶听,说他怎样娶了亲,搬进城里去住,国王收他做打扫宫院的仆役,他在宫里当差,后来怎样盖大教堂,开一条通航的河,如今国王命令他去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取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回去。

  老奶奶听了这话,不哭了,自言自语说:“看来是时候了。好吧,孩子,你坐下,吃点东西。”

  叶梅利扬吃了东西以后,老奶奶对他说:“给你这个线团。你让它在前面滚,你跟在后面走。你必须走很远,一直走到大海边。你到了大海边,就会看见一座大城。你进城去,在最靠边的一户人家宿夜,在那儿找你要找的东西吧。”

  “老奶奶,怎么知道什么是我要找的东西呢?”

  “当你看见一样东西,它的声音比父母的声音还中听,那便是了。你拿它去见国王,国王会说,这不是你该拿的那东西。你就说:‘既然不是,那就把它砸碎。’你就敲打它,再拿到河边去,把它敲碎了扔进水里。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把妻子接回家,而我的泪水也干了。”

  叶梅利扬辞别了老奶奶,滚着线团向前走去。线团不停向前滚着,把他带到了大海边。海边果然有一座大城,城边有一栋高房子。叶梅利扬请求房主人让他进去过夜。主人带他进去了。他躺下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他听见这家的父亲已经起床,在叫儿子去劈柴。可儿子不听。

  “还早呢,”儿子说,“来得及。”

  他又听到这家的母亲在灶炕上说:“儿子,去吧,你爹骨头疼。难道让他亲自去?是时候了。”

  儿子只咂了咂嘴,又睡着了。他刚睡着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响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爆裂了。儿子纵身起床,穿上衣服,跑出门外去了。叶梅利扬也赶忙爬起来,跟着他跑出去,看是什么东西在响,什么声音对儿子来说比父母的话还中听。

  叶梅利扬跑到外面,看见一个人在路上走,肚子上挂着一个圆圆的家伙,那人用两根木棍儿敲这东西,使它发出响声。

  儿子就听从了这响声。叶梅利扬跑过去仔细打量,原来是个圆圆的小木桶,两头绷着皮革。他问那人这是什么东西。

  “鼓。”

  那人说。

  “里面是空的吗?”

  “是空的”叶梅利扬觉得稀奇,向那人要这东西,那人不给。叶梅利扬也就不再要,只跟在击鼓人后面走,整整走了一天。一直到击鼓人躺下睡觉了,叶梅利扬抓起鼓就跑。他一直跑回家去了。

  他以为能见到妻子,可是妻子已不在家,他走后的第二天,妻子就被带到王宫去了。

  叶梅利扬到了王宫,要宫里的人禀报国王,那个去不知道是哪儿的地方,拿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人回来了。国王听了,叫叶梅利扬第二天再来。叶梅利扬又请求宫里人再次禀报国王。

  “我现在已经带着他让我去取的东西来了,请国王出来见我,否则我自己要闯进宫去见他了。”

  国王出来了。

  “你到哪里去了?”

  “到不知是哪里的地方去了。”

  叶梅利扬说。

  “不是那儿,”国王说,“取什么来了呢?”

  叶梅利扬刚想拿出来给国王看,但国王还没有看就说:“不是这个东西。”

  “既然不是,”叶梅利扬说,“那就把它敲碎,叫它见鬼去吧。”

  叶梅利扬带着鼓出了宫门,就敲起鼓来。他这一敲鼓,国王的军队全部在叶梅利扬面前集合,向他行礼,等候他下命令。

  国王向窗外喊自己的军队,不准他们跟着叶梅利扬走。可军队不听国王的话,都跟着叶梅利扬走。国王见到这情景,只好派人把叶梅利扬的妻子还给他,还求他把鼓交出来。

  “不行,”叶梅利扬说,“我得把它敲碎,把碎片丢进河里。”

  叶梅利扬敲着鼓走向河边,全体兵士跟着他去了。他来到河边,把鼓捅破,砸成碎片,丢进河里。兵士们也都散了。叶梅利扬和妻子回家去了。

  从此以后,国王再也没有来惊扰他。他生活得平平安安,美满幸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