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飞刀王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清朝末年,中国经济衰弱,又加上列强入侵,纷纷签订不平等条约,致使百姓雪上加霜,贫困交加。山东有一王姓人家,老的叫王保乡,四十多岁,小的叫王宗顺,十六七岁,是父子俩。他们家原有的三分地被修铁路的德国人霸占了,无法生计,就挑着一副担子敲着一面铜锣开始了自己的江湖生涯。

  这天,他们在济宁城中摆下摊子,王保乡把铜锣敲得震天响,可还是没能吸引几个人。望着稀稀落落的几个人,王保乡心想要使今天不饿肚子,只有违背祖训,把飞刀绝技亮一亮了。

  只见他冲儿子王宗顺一努嘴,王宗顺便停止翻跟头,凑到他跟前:“爹,啥事?”王保乡犹豫片刻,缓缓地说:“娃儿,咱要不想饿肚子,只有把绝活亮一亮了!”“爹,不行,爷爷死前交待过,宁肯饿死也不能在人前展露我们王家的绝招。”王宗顺从小便跟爷爷在一起,所以对爷爷很有感情,这时见爹爹竟然违背家规,也就顾不得他是自己的爹爹了。

  王保乡哪能不知道祖训家规呢?他在作出这样的决定前,心里也是经历了一番痛苦挣扎的,可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他咬咬嘴唇,坚定地说:“宗顺,若不亮绝活,咱只有饿死这条道了。祖上如果要惩罚,那就让爹遭受雷轰电劈吧!”说到这里,他的眼圈儿红了。王宗顺本来还要坚持自己的意见,可看到从来不哭的爹爹也流泪了,便默默接过王保乡手中的铜锣,“咣咣咣……”狠命地敲了一阵子。

  铜锣声急促杂乱,就好象两人此时的心情。街上的行人听这锣声响得不同寻常,就围了过来。王保乡脱掉褂子,甩开膀子,冲围观众人抱拳施礼:“各位,在下父子二人初到贵地,请多多观照,今天特为大家亮一亮祖传绝招。儿子,过来。”一招手,王宗顺来到他的跟前,他拍拍宗顺泛着青光的光头,说:“我今天要为大家耍一招‘一刀见血’,这把飞刀从我亲儿子的头上飞过,划破他的头皮,只让他流一滴血。”说着,又抖抖另一只手中的飞刀。那飞刀长不过寸,闪着刺眼的寒光,显然锋利无比。

  人群中立刻爆出一阵哄笑声,看来有一部分人不相信。王保乡让儿子站好,自己走到一丈开外的地方,把眼睛闭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这招“一刀见血”绝招要求不能有半毫偏差,否则儿子就要命丧当场,虽说他武艺高强,飞刀绝技可以百步穿杨,但这时要射的不是杨树,而是他自己的亲儿子,他必须万无一失。

  王保乡敛神屏气,缓缓举起了拿着飞刀的右手。

  “慢着!”突然有人闯了进来。王保乡一惊,放下胳膊,却见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大光头中年汉子已经到了跟前,“这是大爷我的地盘,你怎敢私自在这儿卖艺?”

  原来是地头蛇刘公明,这家伙仗着自己会几手拳脚,拉了一帮打手组成了一个什么帮,专门欺负外地人。众人见是他来了,都觉得有好戏看,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王保乡从众人的议论中隐约知道了他的身份,冲刘公明一抱拳:“大爷,初到贵地不懂规距,等会儿收了钱我再去拜会您!”刘公明心想这还差不多,一挥手:“好,算你识相,那大爷我就在这儿看着你耍绝招。”说完,接过手下人递来一把小椅子,坐在王保乡旁边。

  王保乡本已做好了射飞刀的准备,哪知道半路杀出一个刘公明,扰乱了他的心境。等再次举起飞刀时,他发现那只手在瑟瑟发抖,很快,他全身都在发抖了。刘公明看到眼里,嘴里哼哼哼地笑了,“你抖什么?是不是从外地来蒙骗我们本地人啊?”

  “都怨你!要不是我们早就表演过了!”一直站着没说话的王宗顺忍不住了,手指着刘公明大叫起来。刘公明脸色一变,一股杀气涌了上来。王保乡急忙拦住他,陪笑道:“大爷,他还是个孩子呢!”经过他好说歹说,刘公明总算答应不再追究,但要求他的飞刀见血必须是两滴血。

  王保乡举刀在手,心里嘣嘣乱跳。他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刀必须得发,。并且不能有半点差错。“着!”突然挥手,那柄飞刀闪着银色的光芒飞向了王宗顺的光头。

  “啊!”王宗顺惨叫一声,张大了嘴巴。刘公明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这手艺还出来卖?”话音刚落,自己却像吞吃了一个苍蝇似的张大了嘴巴,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见识了惊世骇俗的神功:王宗顺没一点儿事,光光的头皮上真的只渗出了两滴血!

  这飞刀该拿捏多准啊!人群中爆出一阵叫好声,不等王保乡再说什么,一个个铜板便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地上。王保乡拾起铜板,从中拿出一部分给了刘公明,说是孝敬他的。刘公明说什么也不要,只说要王保乡帮一个大忙。

  王保乡问是什么忙,刘公明大大咧咧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原来,刘公明整日在街上混,被德国人看中,让他去维护铁路工地上的秩序。说白了,其实就是让他去对付那些不老实的中国人,谁不愿铁路占用自家田地了,刘公明一阵拳打脚踢,什么样的人都会愿意。前几日,有个德国工程师跟刘公明谈到想见识见识中国人的奇门绝学,可刘公明的身边没什么人会,今天见到王保乡,他心中便打定了主意。

  “你如果让这个德国人心里高兴,那我就允许你们在这儿永远卖艺,再也不收保护费。”刘公明信誓旦旦,对王保乡打了包票。

  王保乡今日为了不饿死街头,违背祖训在众人面前亮了一次祖传绝技,他的内心其实也是倍受良心的煎熬,可现在刘公明竟然要他到德国人那里去表演,这如何使得?于是嘴里推脱道:“大爷,我们……”

  刘公明见他不愿去,脸色猛然间变得凶狠无比,嘴里“哼”了一声,“去不去?”那架势是让王保乡不答应也得答应。王保乡眼见对方人多势众,只得答应了。

  过了几天,德国工程师威廉亲自到了刘公明的府上,他在上大学的时候从《马可波罗行记》中了解到中国,知道中国的民间有许多奇人异士,会一些别的国家都没有的绝技,所以借着这次到中国修铁路的工夫,他向刘公明提出了请求,没想到刘公明这么快就有了回话。

  在刘公明的府上,威廉见到了这个据说身藏绝技的中国人。王保乡在他的眼里形容萎琐,其貌不扬,与其说是一个奇人异士,倒不如说是个要饭的乞讨者。

  刘公明有心讨好威廉,就说道:“威廉先生,你不是要见识见识我们中国人的奇技淫巧吗?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当然,这些与贵国的蒸汽机火车等科学相比还是微不足道的。”这类话威廉平时听多了、听腻了,皱皱眉头用生硬的汉语说:“让他表演吧!”

  刘公明像指挥小狗一样冲王保乡努努嘴,“洋大人说让你快点表演!”王保乡知道今天是骑虎难下,当下冲威廉一拱手:“大人,我就给你表演了。”

  威廉疑惑地说:“你会什么,你要表演什么?”王保乡拱手说道:“在下耍的是飞刀,‘一刀见血’”“一刀见血?”威廉来了兴致,瞪大了蓝色的眼睛。

  王保乡从怀中取出飞刀,说自己能在一丈开外的地方射人头皮能毫厘不差,只让那人滴一滴血。

  “只滴一滴血?那得用注射器扎啊!”威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用手比划了一个注射的动作。刘公明看到洋大人来了兴趣,心中得意,就把自己那天如何看到王保乡一飞刀把儿子头顶划破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最后还拍着自己的光头说:“威廉先生,那可是和我一样的光头啊!”

  威廉望着刘公明的光头好一阵子,似乎还是不相信,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冲王保乡说:“你表演一下,让我看看。”王保乡在心里面对外国人没一点儿好感,他认为是外国人在家乡修铁路霸占了他家的地,才使他和儿子沦落江湖、流离他乡,但他更狠刘公明这样的哈巴狗,借着外国人的洋气欺负老百姓,听威廉让他表演,他朝威廉一拱手说:“我儿子今天病了,没来,还望您给找一个大光头。”

  刘公明一听,这才注意到王宗顺今天没来。既然王宗顺没来,又需要一个大光头,那只有自己亲自上阵表演了。可王保乡的准头要是出了偏差,稍微那么一偏差……想到这儿,他的冷汗下来了。不会的,这是我的府上,他杀了我他也活不了。稍一犹豫,刘公明便站了出来,“姓王的,你可得射准了!”

  王保乡哈哈一笑说:“我要是射偏了,那还叫什么绝技?站好了!”

  刘公明胆颤心惊地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王保乡手中的飞刀,那飞刀闪着雪亮的银光,越看越让他害怕,于是他索性闭了眼睛,静等着飞刀赶快从头上飞过去。可王保乡好象有意跟他作对,把那飞刀拿在手中不住地把玩,就是不射出去。刘公明等了好一阵子,感觉是过了三年,他睁开眼睛,冲王保乡骂道:“还不快点儿,洋大人都等急了!”

  威廉见过中国的道士作法,还以为王保乡这射飞刀也要作法,就接口说:“不急,不急,让他慢慢来。”王保乡听了,把飞刀在鞋底上蹭了蹭,举起来作势欲发,“着!”

  刘公明心头一惊,一缩脖子,吓得几乎要尿裤子。可睁开眼来,却发现飞刀还寒光闪闪地被王保乡握在手里。他又怕又气,可碍于洋人的面子又不便发作,只得忍着。就在他又气又急之时,只见王保乡猛然一扬手,“唰”一道刺目的闪电只奔他头顶射来,“啊”一阵撕心的剧痛从头顶传来,他立刻昏倒在地。

  等他醒来时,一双笑眯眯的蓝眼睛跃入了他的眼帘,“OK,OK你找的那个奇人异士真了不起,真的只让你流了一滴血。”威廉引着刘公明的手摸到了他的头顶,“是不是一点儿事也没有?”刘公明仔细回忆自己中刀的片刻,觉得那时从头顶传过来的痛真的只有针尖那般大。突然他想到自己被吓倒在地,丢尽了脸面都是卖艺的那王保乡一手造成的,便气恨地问:“那奇人异士呢?”

  “走了!”

  “走了?”刘公明知道自己一肚子的气没法发泄了,只得像哈蟆一样强忍着。

  三个月后,刘公明突然身患奇症,不治身亡。人们传说是王保乡那飞刀准头奇准,在划破他头皮的同时,点了他头顶上的百汇穴,那是个死穴,所以他就死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