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的面试官想干掉我的面试故事

故事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在HR领域从业多年,面试他人无数,被面试也有那么六七次吧,但是这次的面试非常特别,有点中央电视台《绝对挑战》的味道。

  2009年的某天晚上,我在某人才网上投了一份简历,其实我当天已被一家大型超市录用,但薪水太低,且工作不对口,虽然是经济危机时期,我仍不愿意自己跌价到那种份上。于是很有一点愤青的味道,我重整旗鼓,重新找工作。没想到第二天上午就收到了对方的电话约我面试。

  第二天,我提前十分钟到达了目的地。被保安引导至会客室等待了十分钟后面试开始,人事部Z课长简单作了一下自我介绍,就开始查验我的证件,确认证件的真实性后,我们开始切入正题。一切如我的简历所写,仿佛无可挑剔。Z课长沉思了片刻,“既然你说得这么好,那么给你15分钟的时间列一个《班组长管理技能提升》课程大纲。”我说没问题。于是他走进了隔壁的会客室。

  我虽然没有亲自主讲过《班组长管理技能提升》课程,但是做培训一年来,跟过的课与接触过的讲义已足以让我在短时间内列出大纲。我以为接下来该与我详谈了,谁知精彩才刚刚开始,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加入了竞争行列。

  此时已是九点半。保安把他引导至我的这间会客室,两个同来应聘的人是没什么话说,可我决定打破这种局面,主动与他寒喧起来。三五分钟后,Z课长带着一位C小姐过来观摩学习。他将我们的简历交换到对方的手上,然后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今天所招的HR高级专员职责如下:1、主导全公司培训;2、负责间接人员招募;3、至少懂一种绩效考核工具的实际运用;4、企业文化建设,编辑厂报内刊;5、有潜力和企图心在三到六个月内成长为课长。请你们抓住我提出的几个要求进行相互面试,面试完之后告诉我对方胜任或不胜任此职位的原因,另一方可以反过来点评对方的面试技巧。”我心里一紧,这样的阵势还是头一次遇到,不是情境模拟,而是真枪实干,何况是与自己的竞争对手。

  与对手PK

  我拿着对方的简历扫了一遍,原来这位H先生2007年5月应聘过我们公司的培训高级专员,但后来他没有来报到。今天可真是狭路相逢呀!我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装作毫不认识的样子开始面试起来。33岁的年龄,英语专业本科学历,有学校教师和工厂培训经验,经历的工厂先后有知名纯净水厂,美资电子厂和大型台资家具厂,只有一家公司工作时间超过一年,最后一家公司目前在职,仅工作4个月而已。问及欲离职原因,他说是上司与老板意见相左,上司离职也影响了他。在了解了他的薪资期望后我向Z课长交了答卷:“H先生有丰富的系统的培训经验,这点值得肯定。但是——”我话锋一转,“他欠缺招聘与绩效考核经验,并且他所经历的行业具有跳跃性,跳槽也较为频繁,缺少职业生涯规划的连贯性,这些是我所不欣赏的。”我并没有对他的胜任或不胜任下结论,我认为这不是我此时应该做的。

  Z课长瞅着H先生,要他点评我的面试技巧。他略一思忖说:“胡小姐没有根据我简历中提供的数据进行深度挖掘,也许我说谎了而你不知道呢。”我点头默认我的单纯,一开始就认为对方提供的简历是真实的,没有想过要测谎,只注重他的经验、能力与所需职位是否匹配。

  Z课长没有发表他的高见,只用手示意H先生对我进行面试。

  H先生看过我的简历后,他当然了解我的公司,同样地,他也装作不认识我,脸上没有丝毫讶异的表情。

  于是,他锁定全部思维聚焦在我最后服务的公司。一针见血地说:“据我所知,这家公司在2007年5月左右根本就没有培训主管,是否您的简历在时间上或职务上有违事实呢?”他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看着我。这句话只有我俩心知肚明,旁边的Z课长和C小姐根本不可能知情。

  “在此我不得不向您坦白交待,为了求职更顺利,我将简历作了技巧性处理,其实当时我负责招聘,为了使培训经验显得更丰富,所以将时间往前推了一点点,但总的任职时间保持不变。仅此而已,您能饶恕我这种善良的谎言吧!”虽然我在面试别人的时候也要注意简历打假,但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

  我的脸上继续保持职业化的微笑:“首先,我的职务已向Z课长解释过,是培训负责人,相当于组长级别。”Z课长点了点头表示接受。“另外,我在前任公司的服务时间真实无讹,这一点可以做背景调查或出具离职证明。”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推断,我的稳重与冷静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请你把沟通课程的大纲给我们讲一下。”接下来,H先生继续提问。

  “沟通的定义,原理,方式及不同场合的运用……”我回答得有点不顺畅,因为这不是我拿手的课程。

  “一个讲师,对自己所讲过的课程大纲都不熟悉,我们不得不怀疑你所说的真实性。Z课长,我觉得胡小姐的简历有假,过分夸大工作能力。”说完这些,他再一次露出了胜利的表情。

  Z课长略有所思,简单地说:“请胡小姐不要介意对方的问话,就他的面试作出点评。”我极力压制自己上升的怒火,仍平静地说:“H先生的面试欠缺渐入佳境式的引导问话,而代之以连续的怀疑,步步紧逼,这一点让求职者不太舒服。”我已经尽量在注意措词,避免说出过于情绪化的语言。

  Z课长的“诡计”

  Z课长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后,仿佛把我们谁适合谁不适合这个职位的事情抛在了一边。“这么着吧,我们今天的面试也不用搞得这么严肃,为了缓和气氛,请H先生给大家讲一个小笑话。”

  扭捏了几秒钟后,H先生讲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毫无生气的《猿粪》的笑话。

  “你说你在培训过程当中很注重故事和游戏的运用,以调节气氛及加深印象,收集的小故事至少有几百个,为什么在今天这种场合下选择讲这么一个让我们根本不发笑也无任何意义的笑话呢?”Z课长问到。

  H先生不置可否。

  轮到我讲笑话了,我歉意地一笑,因为我的确不是幽默大师,只好硬着头皮重复了妇孺皆知的《三个和尚挑水》的故事。当然了,这个故事也引不来笑声,但至少比起《猿粪》的庸俗,《三个和尚挑水》还是有档次点。

  “我也来给大家讲一个笑话,”Z课长顿了顿,“话说有两个食人族去IBM应聘,IBM的面试官告诫他们,‘如果你们在公司吃人,就会被开除。’两个月后,两人被开除了,A向B抱怨,‘告诉你多少次了,要专挑主管经理们吃,你偏不信,我吃了20多个经理都没有被发现,这次你吃了一个清洁工就玩完了!’”我们哈哈大笑起来,太有才了,寓意深刻呀!

  “我们再聊点其他的,”Z课长话题一转,与H先生聊起了兴趣爱好,从篆刻到中国画,从股票到网络游戏,他们侃侃而谈,H先生简直是眉飞色舞,而我插不上嘴,因为这些我都不懂,但我很谦虚很认真地聆听。看着他们趣味相投,相谈甚欢,我感到自己的处境有点窘。当聊到管理激励理论时,Z课长看着我:“胡小姐不是学行政管理的吗?想必对这个话题并不陌生。”我知道他在示意我加入谈话并考察我的理论水平。虽然我当年也考了70多分,但多年的基层事务已使我的理论知识锈蚀了。我只好勉强笑了笑,既不否认自己的专业,同时告诉他们我并不在行。

  需求层次理论,X-Y理论,激励-保健理论,超Y理论,强化理论……正当他们聊得尽兴的时候,Z课长猛一刹车,“H先生,当谈到您熟悉的话题时,您兴致勃勃,当谈到您不熟悉的话题时,您很沮丧,这种情绪反差很大。另外,您认为自己是属于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呢?”H先生迟疑瞬间说:“我认为自己属于性本善。”“但您为什么在面试胡小姐的时候总认为她在撒谎,您一开始就假设对方是不诚实的,这能印证您的性本善吗?”H先生感觉很尴尬,无话可说。而我虽然心里有种平冤昭雪的感觉,但还是露出了原谅他的表情,我并不想落井下石。

  “H先生至今未婚,有女朋友了吗?”Z课长突然问起了题外话。

  “有,就在你们公司附近上班,我就是想和她隔得近一点,所以投了简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再过一两年吧!”

  “你们谈恋爱多久了?”

  “一年多!”

  “也就是说您30岁之前没谈过恋爱?”

  “不是的,我之前谈过一场恋爱,谈了九年,最终以分手告终。”

  “九年,不容易啊!您花了多长时间走出失恋状态重新开始呢?”

  “一年时间。”H先生斩钉截铁地说。

  “一场九年的恋情被您用一年的时间就遗忘了,并开始了新的恋情,这个让人怎么看待呢!”Z课长毫不留情地说。

  我起先只是觉得Z课长问这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很奇怪,但下了后面的结论后就觉得很犀利了。

  “H先生,今天权当是我们互相交流,谢谢您前来面试,希望您很快找到适合的工作。”Z课长站起身,很礼貌地将手伸向H先生,“请胡小姐留下继续谈。”毫无疑问,H先生被淘汰了,他很知趣地走了,没想到我这个默默无闻的配角倒在角逐中取胜了,这是我起先不敢肯定的。原来对待别人的宽容就是为自己留路呀。

  铩羽而归

  正当我庆幸自己的胜利时,走进来一位女士,比我大不了多少,我以为她是来办手续的人事文员,所以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她在我的对面坐下,并没有作自我介绍,用不太热情的话问我是否了解这个职位的要求,我很流利很清晰地把Z课长的原话复述了一遍,自我感觉没有任何瑕疵。她问我针对这些条件我有哪些优缺点,我告诉她我有丰富的HR工厂实务经验,熟悉多个模块的操作,但欠缺管理能力,有待日后加强与提升。最后她问了一个有点深度的问题:“在金融危机大背景下,你觉得作为一个HR人员要思索些什么?”始终是那种冰冷的语气。

  休了两个月假,几乎没看任何HR刊物,整天只知道忙于带孩子的我有点愕然了,这个问题我的确没有考虑过,但我总得回答问题吧,于是明显底气不足地说了一些诸如育人与留人的看法。她在得到答案后未作任何评价,一如她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了。

  最后,Z课长告诉我她是管理部经理,也就是他的上司时,我有点后悔不该放松戒备,原来面试并没有结束,我太不够重视她了。Z课长用仿佛有点惋惜的口气告诉我:下周再给我电话。很明显,他们改变了主意,只是将我列为备用人选了。

  尽管后来他们并没有打我电话,而我仍在原公司上班,但这次面试经历依然让我记忆犹新,并受益匪浅。我设想了几种他们起先想录用我而最终没有录用我的原因,但无从验证,或许哪天心血来潮打个电话问一下也无伤大雅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