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母爱的故事 精选

故事 时间:2017-05-1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故事】

  没有无私的,自我牺牲的母爱的帮助,孩子的心灵将是一片荒漠,分享关于母爱的故事,一起来感受母爱的伟大。

  母爱的故事(一)

  母亲的牙齿一向不太好。70岁那年,她来城与我们同住,口中的牙齿几乎掉光,稍硬一点儿的食物就难以下咽。看她扁着嘴进餐时难受的样子,我决定帮她置一副假牙。

  母亲知道了我的想法,起初坚决不依。我知道,她怕我为此花钱。当时,一副假牙要600元。而我的工资每月才100多元。但而立之年的我,人生第一次想到帮母亲做一点儿事情。于是,我“骗”她说,牙医是我的熟人,价格可以便宜很多。母亲在半信半疑中被我拉到了医院。

  牙医对母亲的口腔进行了检查,说必须拔掉几颗残存的半截牙齿。我们犹豫不决,一是因为母亲仍靠这几颗牙齿进食;二是古稀之年的母亲能否承受住拔牙的痛苦。在医生的劝说和承诺下,也是为了彻底根除后患,母亲同意拔牙。忙了几个小时,打了两针麻醉针,弄得母亲满口是血,医生才将残存的牙齿清除。走出医院时,母亲的两腮都肿了,其痛苦可见一斑。

  口中的炎症消除了,母亲去医院清理、修整、石膏取模,前后反复跑了多次,等了两个多月,终于取回了梦寐以求的假牙。然而,母亲戴上假牙后,腮帮变形,牙床疼痛难忍,更不用说吃饭了。假牙完全不合格,我们忙又跑到医院。牙医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都这样,慢慢来矫正。我很气愤,和他们理论。但牙医借口说母亲口腔特殊,只能慢慢地矫正,没有别的办法了。

  多次的修整矫正,假牙仍无大的改进。直到1年后,母亲要回老家独居,戴上假牙稍用力就顶的牙龈痛,根本无法咀嚼进食。拔掉残存的半截牙齿后,她只能依靠牙床吃更软的食物。但临走时,母亲特地用手帕细心地包好假牙。我见了,沮丧地说,扔掉吧,这还有什么用?母亲连连说,有用,有用。看她将假牙像宝贝似的放入袋中,我哭笑不得。

  不久,我回老家看望母亲。村里竟有很多人知道母亲装了假牙,夸我是孝子,并向我打听做假牙的医院。我直犯嘀咕,那副假牙不是不能戴吗,怎么他们都知道呢?渐渐地,我发现也母亲的秘密:每逢有村人来家时,母亲多半戴上假牙,人走后,就立即摘下它……那一夜,我在老屋里久久不能入睡。

  普天下的母亲,总是把光鲜和荣耀给也子女,却独自咽下不为人知的痛苦。村人都知道我孝敬了母亲。但我知道,直到母亲几年后临终,假牙都未能帮她咀嚼过一次食物,但仍被她初见为珍宝,并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反复地向人讲起,无数次地向人炫耀-------是她的儿子,帮她装上了假牙。

  张志平的这篇《一副假牙》粗粗读过并没有什么感觉,当第二次读到时一种难以明状的感觉就那么自然的出来了。

  是的,母亲这个话题在咱们这个以孝为中心的国度是屡见不鲜的,一件件小事说的都是那么平凡,但每件都是那么打动人心,母爱的伟大是这样的。让人读之入情,想之入理。作者文笔也是很牛的了。

  另一方面,当时貌似没有什么消费者保护协会吧??这样还能让那个庸医开心的活着是最让人受不了的事情,我们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真正的“恶人”们(当然电视剧上的除外)有几个真的被“报”了一下?未知XXXX!!!

  再说,就是常见的二把刀系列,这个真是没治了,如果你是外行,人家绝对有把握把你说的一愣一愣的,但如果你是行家,比较懂行,他们有作法一般会是沉默,太牛了这招,什么时候我也能学到这招可就真发了,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母爱的故事(二)

  我是我妈妈的第三个孩子,生我时她20岁。我刚出生,护士就把我从产房里抱走了,她未能看到我。医生温和地解释说,我左肘以下没有手臂。随后他建议:“对待她就像对待其他女儿一样,不要有所不同。要求她更多些。”她照办了。

  在我父亲离开我们之后,我妈妈不得不重新工作来养家糊口。在加利福尼亚州莫德斯托的家中有我们5个女孩,我们都得帮着干活。在我大约7岁时,有一回,我从厨房里出来,哼哼唧唧地说道:“妈,我没法削土豆皮,我只有一只手。”

  妈妈连头都没抬,继续缝纫。“你进厨房削土豆去,”她对我说。“再不要拿这个做挡箭牌!”

  当然,我能削土豆皮———用左胳臂按着,用好的手削。总会有办法的,我妈妈清楚这一点。她总是说:“只要你尽力设法去做,什么事都能办到。”

  上二年级时,老师叫我们列队在操场上进行猴架比赛,从一个高杠悬荡到下一个杠。轮到我的时候,我摇摇头。身后有些同学发出笑声。我哭着回到家。

  那天晚上我告诉妈妈这件事。她紧抱着我,我看见她那“我们等着瞧”的表情。第二天下午她下班后带着我回到学校。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她仔细地瞧着猴架的杠子。

  “现在用你的右胳臂拽自己上去,”她给我出主意。她在一旁站着,我奋力用右手把自己拉上去,直到我能用左肘弯勾住杠子。一天又一天这么练着,我每荡过一个杠子她都表扬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全班再次列队站在猴架旁的情景。我荡过一个又一个杠子,朝下看着那些曾经耻笑过我的同学。他们这回可都目瞪口呆地站着。做什么事都这样:我妈妈从不替我干,也不放任我,坚持要我自己设法去做。有时候我怨恨她。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我心想。她不在乎那有多么难。但是,刚上初中的一天晚上,学校举行了舞会,舞会结束后,我躺在床上哭泣。我听见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

  “怎么啦?”她温和地问道。

  “妈妈,”我哭着回答,“因为我的胳臂,没有一个男孩子愿意跟我跳舞。”

  很长时间她没吭声。然后她说:“啊,宝贝,有一天你会用球棒把那些男孩子赶走。你瞧着吧!”她的声音微弱、急促。我从被子下面偷偷张望,看见她面颊上流淌着眼泪。我这才知道她为我忍受着多大的痛苦,但是她从不让我看见她流泪,因为她不愿意我为自己感到难过。

  后来,我跟我认为接受我的第一个男人结了婚。但结果他是个不成熟和不负责任的人。我的女儿杰西卡出生后,为了保护她不受不幸福婚姻的伤害,我挣脱了这一婚姻。

  在我作为单身母亲的5年中,妈妈是我的支柱。如果我想哭,她就抱着我。如果我埋怨下班或放学后得到处追着一个学步的孩子,她就放声大笑。但是如果我要为自己感到难过,我就看着她,然后想起她拉扯过5个孩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