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郭沫若爱情诗《Venus》赏析

郭沫若 时间:2018-07-1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郭沫若】

 《Venus》

  郭沫若

  我把你这张爱嘴,

  比成着一个酒杯。

  喝不尽的菊萄美酒,

  会使我时常陶醉!

  我把你这对乳头,

  比成着两座坟墓。

  我们俩睡在墓中,

  血液儿化成甘露!

  【赏析】郭沫若<18927-1978).,现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厉史学家,“五四”前后开始他的文学创作生涯;1921年出版他的第一部诗集《女神》,随后又出版《星空》、《瓶》《前茅》《复活》等诗集。

  《Venuss》是一首跳动着诗人情绪的爱清诗。Venus即罗马神话中司美与恋爱的女神维纳斯。诗人写这首诗时,正值他与日本姑娘安娜在热恋之中。按诗人自己说是因为有了与安娜的恋爱发生,才有了认真的作诗的欲望发生,所以他最初创作的新诗多是些缠绵排恻的爱清诗,而且这些情诗又都鲜明地表达了诗人自己爱情生活的情感体验。

  郭沫若的婚姻是一次悲剧性的结合。遵从父母之命、媒人之约,青年郭沫若在家乡完成了被他后来称之为隔口袋买猫的结合。为了挣脱这没有感情维系的镣铐,同时伴着对于祖国新生的热切憧憬,他毅然背井离乡,东渡日本求学,期望习一技长一智以报国济民。在日本,他同安娜邂逅并堕入情网,在近乎宗教意识中徘徊的一颗灵魂,跌落进爱河的波浪里。但这不是那花前月下的温情脉脉,而是在苦闷无助的精神困惑中找到了一种寄托。于是,我们看到,诗的情感旋律震颤出一种热烈的渴望,又夹着一丝沉郁的感伤。耽溺于爱河之中的“我”与他的恋人爱得死去活来,忘却了身外的一切.

  郭沫若的诗常以奇特的想象、惊人的比拟令人叹为观止。这首诗即是以此结构了由一组意象构成的两幅画面:生与死。把恋人的嘴比作一个酒杯,里面盛着啜饮不尽的葡萄美酒,倾心相爱的人儿尽情沉醉在生的欢愉里,把恋人的乳房比作两座坟墓,告别生的世界,至死不愉的一对情人双双睡在墓中,将他们的血液交融化成为甘露。在诗人的激情荡漾中,生与死的界限消失了,空间的其它一切隐没了,宇宙万物仿佛凝滞为爱的永值。

  客观地说,这首诗的艺术格调既谈不上高,也算不得雅,用女人身体的一部分来作比还略显粗俗。然而,由于诗人用他奇特的想象引出“酒杯”与 “坟墓”的比拟,构成一组熔铸着“我”在热恋中全部激情的意象,因此读来并无轻挑或粗鄙之感,反而觉得有一股火辣辣的炽情冲击着我们的心扉。

  《Venus》在诗形上并未脱尽旧诗词的束缚,语言也是地地道道的白话,而且白得过于直、过于露、过于浅,也就几乎没有含蓄、意境可言。这其实是郭沫若“五四”时期大多数诗歌的特点,只不过后来诗人是在直白中见雄浑,在浅露中著豪放。这同诗人所追求的美学原则密切相关。郭沫若认为诗的本职专在抒情,诗的本体就是诗人赤裸裸的感情充溢的世界,诗是“写”下来的而不是“做”出来的。因此,他不屑于、也不善于把自我感情进行过滤,提炼、重新整合,纳人形式美的规范中去。尽管这首诗显得粗糙、直白,仅只它赤裸裸真情的渲泄、就足以表示对旧秩序的示巍 ,就足以激起对追求爱情与幸福的强烈共鸣。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