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浅谈郭沫若的两极阅读现象

郭沫若 时间:2018-02-1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郭沫若】

  郭沫若文学是曾轰动一时的经典名作,也难逃被时代的隔膜笼罩的阴影。其实尘封的不只是经典,还有我们对那个时代的认知。学习了太多的主义和思潮,却架空了作品本身蕴含的批判与思考。不得不承认时间与空间上的疏远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理解的障碍。出现的“两极阅读现象”加剧了对经典阅读中的历史隔膜。

  1921年诗集《女神》的出版,不仅确立了郭沫若在我国现代文学史上卓越的位,同时也为中国新诗开辟了一个新时代。但据我了解,现在一般年轻读者对郭作品不会有太大兴趣,评价自然不会太高。但另一方面,文学史的评价却极高。这种现象便称之为“两极阅读现象”。《女神》这部作品具有很强的时代性。而今已时过境迁,所以若非是文学史的学者对其写作背景不甚了解,读起难免有些生疏。且置于诗歌形式日趋完善的现在再读起那些难免觉得有些粗糙,不经文饰。也便不再深入研究,这些经典即便被遮住了光芒。

  究其原因,大概是“专业阅读”的评价与普通读者的理解和感觉存在较大的差距。以往对《女神》的考察主要从思想内容方面入手,即考察《女神》如何体现反封建以及改造社会的要求,如何代表“五四”的声音等等。其与一般读者的理解存在较大出入,他们难以体验到《女神》独特的时代审美内涵。渐渐便敬而远之兴趣变淡。所以要求读者最好采用三步阅读法,即:第一步直观感受,第二步设身处地,第三步名理分析。“专业阅读”往往侧重于名理分析,而非专业阅读则停留在“直观感受”,所以品读经典除去“两极阅读”偏颇的办法,就是三步阅读结合起来。

  以《天狗》为例。

  我是一个天狗呀!

  我把月来吞了,

  我把日来吞了,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我把全宇宙来吞了。

  我便是我了!

  我是月底光,

  我是日底光,

  我是一切星球底光,

  我是X底光,

  我是全宇宙底Enery底总量!

  我飞奔,

  我狂叫,

  我燃烧。

  我如烈火一样地燃烧!

  我如大海一样地狂叫!

  我如电气一样地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飞跑,

  我剥我的皮,

  我食我的肉,

  我吸我的血,

  我吃我的心肝,

  我在我的神经上飞跑,

  我在我的脊椎上飞跑,

  我在我的脑筋上飞跑。

  我便是我呀!

  我的我要爆了!

  初读此诗,第一印象便是狂躁、焦灼。那超验的形象,按捺不住的情绪和短促的句式都给人一种异乎寻常的冲击(感性的、直观的)都在内心卷起波涛。“我把月来吞了,我把日来吞了,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我把全宇宙来吞了。”这是内心的冲动无法排解的忧郁,压抑在心中很久后爆发出来的写照。“我剥我的皮,我食我的肉,我吸我的血,我吃我的心肝,我在我的神经上飞跑我在我的脊椎上飞跑,我在我的脑筋上飞跑”内心的冲动找不出宣泄的慌乱。极富有的想象力,这此刻充分展现。这些便是直观的感受。

  第二步要求我们投身到“五四”时期,那时的读者是刚跳出封建思想牢笼的青年,充满个性,解放思想,非常自信。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可以依照自我的意志加以改造的,但同时可能很迷惘。不知“改造”如何着手,一时找不到实现自我,发挥潜能的机会。一方面觉得信心满满,威力无穷,另一方面又发现“我”无所适从,这便产生焦灼感,莫名的暴躁的心态。

  名理分析自然会注意到“五四”时期那种暴躁凌厉的普遍社会心理,那时的读者其自身就有一种时代的焦灼感。一读《天狗》和《女神》便如同触电,能在作品中营造的那种特别的氛围中沟通,沉醉,宣泄。这就造成了《女神》在那个时期受到广大青年读者的欢迎。成为“五四”时期的经典作品。

  《女神》现在的处境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至此要让经典成为不朽,不仅仅需要文学史的学者深入其中,更得依靠青年读者的深入研究。结合“三步阅读法”,更好的诠释经典。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