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三十九酷吏传》阅读练习题及翻译

试题 时间:2018-08-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试题】

  燕荣,字贵公,华阴弘农人也。父偘,周大将军。荣性刚严,有武艺,仕周为内侍上士。从武帝伐齐,以功授开府仪同三司,封高邑县公。高祖受禅,进位大将军,封落丛郡公,拜晋州刺史。从河间王弘击突厥,以功拜上柱国,迁青州总管。荣在州,选绝有力者为伍伯,吏人过之者,必加诘问,辄楚挞之,创多见骨。奸盗屏迹,境内肃然。他州县人行经其界者,畏若寇仇,不敢休息。上甚善之。后因入朝觐,特加劳勉。荣以母老,请每岁入朝,上许之。及辞,上赐宴于内殿,诏王公作诗以饯之。

  伐陈之役,以为行军总管,率水军自东莱傍海,入太湖,取吴郡。既破丹阳,吴人共立萧瓛为主,阻兵于晋陵,为宇文述所败,退保包山。荣率精甲五千蹑之瓛败走为荣所执晋陵会稽悉平检校扬州总管寻征为右武候将军。突厥寇边,以为行军总管,屯幽州。母忧去职。明年,起为幽州总管。荣性严酷,有威容,长史见者,莫不惶惧自失。范阳卢氏,代为著姓,荣皆署为吏卒以屈辱之。鞭笞左右,动至千数,流血盈前,饮啖自若。尝按部,道次见丛荆,堪为笞棰,命取之,辄以试人。人或自陈无咎,荣曰:“后若有罪,当免尔。”及后犯细过,将挝之,人曰:“前日被杖,使君许有罪宥之。”荣曰:“无过尚尔,况有过邪!”榜棰如旧。

  荣每巡省管内,贪暴放纵日甚。是时元弘嗣被除为幽州长史,惧为荣所辱,固辞。上知之,敕荣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须奏闻。”荣忿曰:“竖子何敢弄我!”于是遣弘嗣监纳仓粟,得一糠一秕,辄罚之。每笞虽不满十,然一日之中,或至三数。如是历年,怨隙日构,荣遂收付狱,禁绝其粮。弘嗣饥馁,抽衣絮,杂水咽之。其妻诣阙称冤,上遣考功侍郎刘士龙驰驿鞫问。奏荣虐毒非虚,又贼秽狼籍,遂征还京师,赐死。先是,荣家寝室无故有蛆数斛,从地坟出。未几,荣死于蛆出之处。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三十九 酷吏传》)

  8.对下列句子中加点字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尝按部

  按:巡查

  B.道次见丛荆

  次:驻扎

  C.瓛败走,为荣所执

  执:抓捕

  D.怨隙日构

  构:形成

  9.以下各组句子中,全都表明燕荣严酷的一组是( )

  ①奸盗屏迹,境内肃然。

  ②他州县人行经其界者,畏若寇仇,不敢休息。

  ③荣率精甲五千蹑之,瓛败走。

  ④长史见者,莫不惶惧自失。

  ⑤荣每巡省管内,贪暴放纵日甚。

  ⑥遂收付狱,禁绝其粮。

  A.②④⑥

  B.②⑤⑥

  C.①③⑤

  D.①④⑤

  10.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A.燕荣性格刚严,武艺高强,为官以严厉著称,管辖地区盗贼绝迹,百姓相安无事,隋文帝对其颇为赏识,常常慰劳勉励。

  B.在攻打陈的战役中,燕荣率领精锐甲兵五千人追踪吴郡国主萧瓛,萧瓛败逃,被燕荣所擒获。突厥侵犯边境,燕荣为行军总管,屯兵幽州,后来由于为母亲服丧而离职。

  C.某次燕荣鞭打一人,那人辩解说自己没有犯罪,于是燕荣答应他如果他下次再犯错,就宽恕他不施以惩罚,后来他再次犯错,别人虽然替他求情,但那人仍然遭到鞭打。

  D.元弘嗣被任命为幽州长史时,害怕被燕荣所侮辱,所以坚决推辞。隋文帝下诏书想要庇护元弘嗣,元弘嗣因而招致燕荣的怨恨。

  11.(1)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7分)

  ①吏人过之者,必加诘问,辄楚挞之,创多见骨。(3分)

  ② 及后犯细过,将挝之,人曰:“前日被杖,使君许有罪宥之。”(4分)

  (2)用斜线(/)给下面文言文断句。(3分)

  荣率精甲五千蹑之瓛败走为荣所执晋陵会稽悉平检校扬州总管寻征为右武候将军。

  参考答案

  8 B(次:旁边)

  9 A(①表现燕荣政绩 ③表现燕荣征战情况 ⑤表现燕荣暴虐放纵的个性)

  10 C(那个人自我开脱说“前些天被打,使君你曾答应我有罪可以饶恕我”,而非他人为之求情)

  11(1)见参考译文①“诘问”“挞”各1分,句意1分 ② “细过”“宥”各1分,句意2分。

  (2)荣率精甲五千蹑之/瓛败走/为荣所执/晋陵/会稽悉平/检校扬州总管/寻征为右武候将军。

  文言文说明及翻译

  燕荣,字贵公,隋代著名酷吏,主要活动于隋文帝时期,性情严厉残暴,心狠手辣,对地方上作威作福的豪门大族,给予酷烈打击,对犯人更是严刑拷打。不仅如此,即使对自己的下属,只要稍不如己意,便横加责难,残酷迫害。在他的残暴管治下,他所管辖的地盘上,倒也落得个平静无事,最终因暴虐凶残、贪赃污秽,而被隋文帝赐死。

  燕荣,字贵公,华阴郡弘农人。父亲燕偘,是北周的大将军。燕荣性刚强严厉,有武艺在北周做官做到内侍上士。跟从北周武帝征伐北齐,由于建有功劳被任命为开府仪同三司,封为高邑县公。隋文帝接受禅让称帝,进升燕荣为大将军,封为落丛郡公,任命为晋州刺史。跟随河间王杨弘攻打突厥,由于建有功劳被任命为上柱国,迁为青州总管。燕荣在青州的时候,选拔力气很大的人充当掌刑衙役,官吏到他那里,一定要查察询问,而且常常加以责打,打到皮开肉烂见到骨头。所以坏人盗贼绝迹,州境之内平静无事。别的州县的人经过青州地界的,害怕燕荣就像害怕仇人一样。隋文帝对他很称赏。后来因为燕荣到长安朝见,特别加以慰劳勉励。燕荣因为母亲年老,请求每年来长安朝见顺便问候母亲,隋文帝同意了。等到辞行的时候。隋文帝在内殿赐宴,下诏命令王公大臣做诗为燕荣送行。

  攻打陈朝的战役中,任命燕荣为行军总管,率领水军从东莱治着海岸南下进入太湖,攻取吴郡。攻破丹阳以后,吴地人共同推举萧王献为国主,在晋陵阻挡大军,萧王献被宇文述打败,退军据守仓山,燕荣率领精锐甲兵五千人紧随追赶。萧献败逃,被燕荣所擒获,晋陵、会稽一带全部平定。朝廷任命葛荣检校扬州总管,不久征召入朝任命右武候将军。突厥侵犯边境,任命燕荣为行营总管,屯兵幽州由于为母亲服丧离职。第二年,起复为幽州总管。

  燕荣性情严厉残暴,容貌威严,官员们去进见的,无不惶恐害怕举止失措。范阳卢氏,世世代代都是大族,燕荣让卢姓族人充当小吏士卒以压抑侮辱他们。鞭打左右随从,动不动就是上千下,被鞭打的人血流满地,燕荣喝酒吃东西像平时一样。有一次出去巡视,在路上见到荆棘一丛,可以用做鞭打的工具,就用来试着鞭打人。有人自己陈述辩解说没有犯罪,燕荣说:“今后如果有罪,可以饶恕你。”等以后这个人犯了小过失,又要打他,这个人说:“前些天被打,使君您曾经答应有罪可以饶恕我。”葛荣说:“没有罪过还那么责打,何况有罪过!”

  又像从前那样打了一顿。燕荣每次巡视幽州境内,听说官吏百姓的妻子女儿有长得美丽的,就住在那家把这些女子奸污,贪酷暴虐放纵任意,一天比一天厉害。当时元弘嗣被任命为幽州长史,害怕被燕荣所侮辱,坚决推辞。隋文帝了解这一情况,下敕书给燕荣说:“元弘嗣如果犯下鞭打十下以上的罪过,都需要上奏让我知道。”燕荣愤怒的说:“元弘嗣这小子怎么敢戏弄我!”于是就派元弘嗣监管百姓缴纳粮食,如果在粮食里发现一点米糠一颗秕子,就加以处罚。每次鞭打虽然不到十下,但一天里边有时要打好几次。像这样过了一年,怨恨一天天积累,燕荣就把元弘嗣逮捕下狱,禁止给他食物。元弘嗣饿得受不了,抽出衣服里的绵絮,和着水吞咽下去。他的妻子进京控告。隋文帝派遣考功郎刘士龙乘坐驿马赶去审问,审问后上奏燕荣确实暴虐又贪污受贿名声败坏,于是召回京城赐死。在这之前,燕荣的寝室有几斛蛆无故从地中突起而出,没多久,燕荣死在蛆出来的地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