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上集贤文相书练习试题及答案分析

试题 时间:2018-03-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试题】

  上集贤文相书

  (宋)苏舜钦

  昨因宴会,遂被废逐,即日榜舟东走,潜伏于江湖之上,日与鱼鸟同群,躬耕著书,不接世故,当日之事,绝不历于齿牙之间,或亲旧见过,往往闵恻而言,以谓某以非辜遭废,天下之所共知,何久穷居默处,无一言以自辩,浩然若无意于世者,岂钝怯不晓者乎?某绝不酬应,且止其说,然内实有所待耳。夫为吏坐贿,国典之所永弃,人情之所不堪,某心膂血气人也,平生厉名节,劝文墨,未尝一施胸中之才,岂其衔冤恨,困处无人之庐,以终此身乎?盖被罪一二年间,谤议汹汹,尚未宁息;相中伤者,皆当路得志,某虽欲力自辩雪,徒重取困辱耳。故若死灰槁木,昏昏自放。去岁闻天子驿召阁下入政事府,某久熟阁下之德望,中怀油然始有萌蘖之望。敢辄以尺纸,少布下恳。

  始者,御史府与杜少师、范南阳有语言之隙,其势相轧,内不自平,遂煽造诡说,上惑天听,逆施罗网,预立机械,使狡吏穷鞠,搒掠以求滥,事亦既无状,遂用深文。推按甚明,具狱备在,无一物入己,而以监主自盗,减死一等定刑。法司前后断狱体例,及自有正条,并不引用。阁下察之,盖有由也。某之偏言,似不足信,幸询于众论及晓法而公者。

  噫!国家制驭奸欺、示信天下者,今惟法律而已。盖法律著之于篇,众所共晓,苟一倾挠,人皆具知。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况本朝自符祥以来,一用宽典,吏有奸赃狼籍,未尝至于深刑。今上仁明爱物,度越前古,官吏一入人罪者,往往十余年未尝升擢,或沉于铨调,不与改官,此见圣心慎刑恶杀之至。而某被此冤滥,又有端由,但未为钜公开陈而建白之。天聪一闻,玉色必悦,阁下以英伟之量,押领魁柄,必以康济民物、湔涤冤滞为己任,故某不避冒渎,以铺此言。况某者,潜心策书,积有岁月,前古治乱之根本,当今文武之方略,粗通一二,亦能施设,废弃疏贱,不信于时。明公敛之弃之,俯伏俟命,谨具手启。

  (选自《苏舜钦集编年校注》,巴蜀书社1991年版,有删减)

  6.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或亲旧见过过:经过 B.夫为吏坐贿坐:犯……罪

  C.使狡吏穷鞠鞠:审问 D.而某被此冤滥被:蒙受

  7.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平生厉名节 通“砺”,砥砺

  B.相中伤者,皆当路得志 相互

  C.官吏一入人罪者 使……入

  D.必以康济民物、湔涤冤滞为己任 洗雪

  8.下列各句中加点的“者”字,与“国家制驭奸欺、示信天下者”的“者”字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A.《齐谐》者,志怪者也

  B.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

  C.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

  D.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9.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某绝不酬应,且止其说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B.敢辄以尺纸,少布下恳徒以吾两人在也

  C.而以监主自盗,减死一等定刑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D.废弃疏贱,不信于时 为降虏于蛮夷

  10.下列对文章有关内容的概括与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作者认为自己被定罪罢官,原因在于朝中的党派之争,并不是自己确有罪责。

  B.被废逐后,作者避世独处,不愿提及所受的冤屈,精神委靡沉沦,看到文相上任,才萌生重新出仕的希望。

  C.作者陈述当时自己遭受笞击、定刑严苛、于法无据的情形,是要向文相力证自己的清白。

  D.作者认为,当时朝廷对官员施用宽典,加上君王仁厚爱人,只要文相肯替自己向皇上陈说,一定能帮自己争取到重新施展才华的机会。

  11.下列用“/”给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

  B.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

  C.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

  D.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

  12.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 某虽欲力自辩雪,徒重取困辱耳。(4分)

  (2)幸询于众论及晓法而公者。(3分)

  (3) 此见圣心慎刑恶杀之至。(3分)

  参考答案

  6、A 过:探望

  7、B 相:我

  8、D (题干中的“者”构成者字结构,D与之相同。A表判断,B表停顿并提示原因,C助定语后置)

  9、C (且:并且/尚且 以:用/因为 而:但是 于:被/在)

  10、B (作者不提自己的冤屈,并不是精神委靡,而是“有所待”,他一直不甘心就此终老,而是在等待机会。见第一段。)

  11、C具体停顿:故大上钦慎,不敢自专,岂容有司自为轻重,苟快己志,以隳旧典,污辱善士,戕害不辜。

  12、(1)我即使想着力为自己向朝廷辩解,请求昭雪,也只不过是再次获得困窘和羞辱罢了。(计分点:虽、力、雪、徒)

  (2)希望您向舆论和通晓法律并且公正的人询问。(计分点:幸、者、状语后置句式)

  (3)这可以看出圣上的心里谨慎对待刑罚、厌恶杀戮到了极点。(计分点:见、慎、至)

  参考译文:

  我先前因为进奏院宴会的事,就被罢官驱逐,当日我就架着小船东行,隐居在江湖之上,每天与鱼鸟为伴,亲自耕作著书,不交接外界的老朋友,当天的事,完全不再提及,有时亲人旧友来看望我,常常很同情地与我交谈,认为我因为并不存在的罪过遭到废黜,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为什么长久地离群索居,没有一句话为自己辩白,好像无心于仕途,这样岂不是个愚钝怯懦、不晓事理的人?我完全不回应他们的话,并且制止他们的说法,然而我的内心其实是有所期待的。做官而犯,这是国家的法典永远抛弃、人之常情所不能忍受的,我是个有心力有血气的人,一生砥砺名节,勤于文墨,还不曾施展一下胸中的才华,怎么会心怀冤恨,困处于无人之地,就这样终其一生呢?是因遭受罪责的一两年内,诋毁非议我的声音还没有平息,中伤我的人,都是当权的志得意满之人,我即使想着力为自己向朝廷辩解,请求昭雪,也只不过是再次获得困窘和羞辱罢了。所以我就像死灰枯木一样,昏昏然自我放逐。去年听说天子用驿马传送文书召您入政事府议事,我熟悉您的道德声望很久了,心中油然开始产生重生的希望。我就冒昧地用纸笔写下我的恳切的想法。

  起初,御史府与杜少师(杜衍)、范南阳(范仲淹)有语言上的嫌隙,两边的势力相互倾轧,御史府心里自然不高兴,于是煸动制造谎言,向上迷惑主上的视听,并且倒行逆施,预设罗网机械,命令狡猾的狱吏从严审讯,严刑拷打,不惜造成冤狱。发现事情没有根据,就苛刻歪曲地引用法律条文,把无罪的人定成有罪。推究审问很明白,据以定罪的全部案卷全都还在,我没有一样物品收入私囊,但是最终被以监主自盗的罪名,比死刑减轻一等来定刑。司法官吏前后断案的惯例,以及本来就有的正式法律条文并没有被采用。您去明察,是有原因的。我的一面之词,似乎不足以采信,希望您向舆论和通晓法律并且公正的人询问。

  啊!国家制服驾驭奸邪欺诈之人、示信于天下人的,现在只有法律了。法律写在文书上,众人都知道,如果受到一点破坏,人们都会知道。所以主上非常谨慎,不敢一个人独自断案,怎么会容许相关的官员自己确定罪责的轻重,只要能够让自己快意,就毁坏旧有的法典,污辱善良的士人,伤害无辜的百姓?况且我朝自从符祥年间以来,一直使用宽典,官吏有作奸贪赃之事的,也不曾对他们使用严酷的刑罚。现在皇上仁慈英明、爱惜臣民,超过了前代,官吏一旦误判好人有罪,常常十多年不能提拔,有的在考察选调时列为末等,不让他改任官职。这可以看出圣上的心里谨慎对待刑罚、厌恶杀戮到了极点。而我遭受这一冤案,又有原因,只是没有向皇上陈述并建议禀告。皇上一听说这件事,一定会非常高兴,您凭借英明杰出的度量,掌握着朝廷的大权,一定会以安民济世、雪洗以前的冤案为己任,所以我不避冒犯亵渎,写下这些话。况且我潜心于书策,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前代治乱的原因,当今文治武功的策略,粗略地懂得一些,也能够为朝廷出谋划策,只是因为被罢了官,被朝廷疏远,地位低贱,未被时人信任。您收容我或是抛弃我,我俯身伏地等待您的命令。我恭敬地献上亲手写下的这封信。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