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爱情测试题心理

试题 时间:2017-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试题】

  本文是小编精心编辑的,有趣的爱情测试题心理希望能帮助到你!

  有趣的爱情测试题心理

  有趣的爱情心理学效应

  男人和女人,爱情是一个永久的话题。在爱情历程中,总会有一些有趣的现象,爱情心理学效应可以解释这些现象。

  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挫折越多,感情越深。莎士比亚的经典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罗密欧与朱丽叶相爱,由于双方家族的世仇,他们的爱情遭到了极大阻碍。但压迫并没有使他们分手,反而使他们爱得更深,直到殉情。所谓“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就是当出现干扰恋爱双方爱情关系的外在力量时,恋爱双方的情感反而会加强,恋爱关系也因此更加牢固。

  古烈治效应:喜新厌旧。古烈治效应说明了男女思维的差异,后来也成了男人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著名心理学效应。这一效应在任何哺乳动物身上都已被实验证明了。男性在心理上有喜新厌旧的倾向也不是什么人格缺陷,而是有着深刻的生理和心理基础。

  契可尼效应:初恋最难忘。情窦初开时懵懂的爱情最让人怀恋。西方心理学家契可尼做了许多有趣的试验,发现普通人对已完成了的、已有结果的事情极易忘怀,而对中断了的、未完成的、未达目标的事情却总是记忆犹新,这种现象被称为“契可尼效应”。

  多看效应:日久生情。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家查荣茨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向参加实验的人出示一些人的照片,让他们观看。有些照片出现了20几次,有的出现10几次,而有的只出现一两次。之后,请看照片的人评价他们对照片的喜爱程度。结果发现,参加实验的人看到某张照片的次数越多就越喜欢这张照片,也就是说,看到的次数增加了喜欢的程度,这真是有趣的爱情心理学效应。

  黑暗效应:光线暗的地方更易产生恋情。浪漫的西餐厅是很多情侣约会的首选地点,因为在光线比较暗的场所,约会双方彼此看不清对方表情,就很容易减少戒备感而产生安全感。在这种情况下,彼此产生亲近的可能性就会远远高于光线比较亮的场所。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之为“黑暗效应”。

  游识猷:你是空想家,还是追梦人?

  前几年流行一本书《秘密》,还拍成了同名纪录片,里面所述的“吸引力法则”令人心动——只要你全心全意地渴望某个结果,你就会散发出强大的磁力,你所渴望之物会被你吸引,而整个宇宙都会倾听你、帮助你,直至你梦想成真……

  这理论乍听之下很赞,但细想又觉疑惑,全心渴望成为世界首富的人,数目肯定远多过真正成为世界首富的人。《秘密》对此的解释是,“那些失败者的渴望不够热烈真诚”。反正这套理论怎样都能囫囵自洽,就看有谁信了这邪。次贷危机时,无数美国人方才惊觉,不管你对自家房产的渴望有多心诚,断了月供,银行还是会把房子收走的。

  摸爬滚打几年,生活有以教我。摸着身上青紫,我总结出两件事:其一,“如果你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会成功”,有很大几率,你依然不会成功。其二,如果你一开始就对自己的成功不抱希望,直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有很大几率,那个最坏的打算就会成真。一言以蔽之,好的不灵坏的灵。

  学法乎上,仅得其中;倘学其中,斯为下矣。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奔着60分去的人常会不及格。不过,何以众多想象着收获西瓜的人,最终抱回家的也不过是一枚芝麻?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加布里埃尔?奥丁根(Gabriele Oettingen)说,原因很简单,若你对“结局”乐观,这种对结局的美好想象让你放松无比,你的血压都会因此降低。但这种乐观想象只够让你觉得“我想要这结局”,却不足以令你动力十足、立刻行动起来将之变为现实。

  这还不是最糟的情形。有时候,越是“乐观”的人,反而越难以达成目标。原因同样很简单,若你对“过程”乐观,这种乐观会让你高估自己的意志力,低估会遇到的困难。就像一个怀着盲目自信上路的人,既不能辨认路上的水坑陷阱,也没有备好风雨大作时的应急帐篷。奥丁根曾让一群正在减重的女性想象自己面对高热量食品诱惑时会怎样行动。有些人对自己满怀信心,她们乐观地估计自己能抵挡诱惑。有些人则显得悲观许多,想象自己在美味前败下阵来。一年后,奥丁根回访这些女士,将她们的减重成果与此前的自我评估一一对应。结果大大出乎乐观者的意料之外,那些对自己抗诱惑能力最为乐观的人,恰恰是减重最少的人。

  如何才能化乐观为动力?综合学界目前流行的“心理对照(mental contrasting)”和“执行意图(Implementation intentions)”理论,奥丁根提出了一种简称为“WOOP”的方法。

  第一步确定愿望(Wish),许下一个你真心渴望的、非常具体的、有挑战性的愿望——譬如说,公开做一个十五分钟的英文演讲。

  第二步想象成果(Outcome),想象达到目标后你将如何从中获益——譬如说,英文演讲既锻炼能力,又提升知名度。

  前两步不算太难,第三步才是关键,寻找障碍(Obstacle),对比你的现状和你渴望达到的目标,需要弥补哪些差距,可能遭遇哪些挫折,自己的身心状况在努力过程中可能如何波动——需要一个有吸引力的演讲主题,需要约2500单词的演讲稿,单词发音需要矫正,台风需要更加镇定,可能写稿写得沮丧,可能上台前紧张到怯场,可能上了台发现头脑一片空白……

  列出所有能想到的障碍后,就轮到第四步具体计划(Plan),计划亦有特殊技巧,一定要采纳“假如处在X状况下,我就采取Y行动”的计划形式——假如晚饭后我在电脑前,我就开始写演讲稿。假如我在地铁上,我就默默背诵说辞。假如我觉得“我的稿子好糟,我不可能讲好”,我就要对自己说“不管怎样,努力后我会比从前更擅长演讲”……

  WOOP的原理在于,要让大脑行动,必得先告诉大脑“对结局保持乐观”,而后告诉大脑“还存在哪些差距”,最后告诉大脑“遭遇挫败时该怎样行动”。实验证明,就连意志力最差的吸毒者都能靠着这几个简单步骤,用一个下午写出一份求职简历。WOOP还能用来排除那些你并非真心渴望或者太难实现的目标——如果现状跟目标差距太大,或者根本想不出遭遇险阻时该如何解决,那么就该及时收手,换个更可行的目标,免得白白蹉跎时光。

  有梦想是好事,只须切记一点——要当追梦人,勿做空想家。正如《黑客与画家》所说,“你必须对解决难题的可能性保持乐观,同时对当前解法的合理性保持怀疑”。既要笃信前途光明,亦懂应对道路曲折,才是乐观的正确使用方式。

  别羡慕,你也可以被训练成“最强大脑”

  像素眼郑才千、魔方男神贾立平,盲填数独孙彻然,超级记忆者刘宏志和黄金东……随着《最强大脑》收视率攀升,各种讨论也越发热烈。有人列出了参赛者从前接受的训练后问,这种练出来的,算得上最强大脑吗?

  事实上,通过训练得到的天才更值得赞许和效仿。最强大脑是靠练出来的,不是靠生出来的。

  对于天赋向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是认为天赋生来相对固定、难以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另一种则认为,通过努力训练可以大大改变自身的天赋。

  天赋固定论者,很自然地会致力于寻找“天生有才者”。大概一百年前,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刘易斯·特曼(LewisTerman)就相信有些人天生拥有“天才基因”,而且既然这种基因与生俱来,就应该可以被早早识别拣选出来。特曼精挑细选了百位“神童”进行跟踪,遗憾的是,他们中虽然出现了不少人才,但却无人长成“天才”。倒是被特曼排除在外的儿童里,出现了梅纽因这样的世界级音乐家。

  天赋可变论者,则自然会致力于寻找“提高天赋的训练方法”。有两项能力好比大脑的“肌肉”和“心肺功能”——工作记忆以及专注力。训练这两项能力,负责归纳推理新知的“流体智力”就会显著提高。每天冥想15-25分钟,甚至能让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者(ADHD)的认知功能得到改善。

  近年来,研究界流行利用冥想训练来锻炼专注力,用电脑游戏来锻炼工作记忆。比如让被试者在游戏中记忆如下要点:之前出现的字母与方格位置,再之前出现的字母与方格位置,再再之前出现的字母与方格位置,再再再之前出现的……2008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刊登的一项研究就表示,完成这种“双N-back任务”后,被试者能答上更多的综合分析矩阵问题。这意味着游戏练出的绝非简单的“熟能生巧”,而是训练出了更通用的能力,这种能力能被迁移运用到其他情境中。会玩“Angrybird”的人未必玩得转“FlappyBird”,但学会速算的人玩“21点”的能力就会提高。

  如今的研究结果越来越倾向于天赋可变论。打个比方,属于你的灵魂伴侣其实不是“找到的”,而是“相处出来的”。同样道理,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伟大,但那份伟大不是一个等着被“找到”的成品,而是一个需要朝夕相对、仔细雕琢的过程。人并不是生下来就注定被分为“小草”和“乔木”,每个人的大脑都蕴藏着长成参天大树的潜能。天赋不但常见,而且是可再生资源,但是如果你不针对“超越自我的事”进行高强度训练,你的大脑便永远达不到它本能达到的极限。

  相比起来,天生如此、难以自抑的“最强大脑”对于研究者是无价之宝,因为这样的大脑往往在“硬件”上有明显异于常人之处,能为人脑解谜提供宝贵线索,然而,他们的大脑却大多患有疾病,“普通人做不到”的种种才能,其实是疾病的结果。大脑所受的伤害与其说是“制造了超能力”,不如说是提供了专注发展特定能力的机会,是大脑可塑性的表现。悉尼大学的艾伦·施耐德(AllanSnyder)曾用电磁刺激来抑制健康人的左前颞叶,这块脑区负责存储一些固有观念,结果发现抑制此区的大脑不但能绘出细节更丰富的图画,就连创造性解题的成功率都从20%提升到60%。

  “学者综合征”患者能记住圆周率后的数万位数。“雨人”原型金·皮克能逐字记忆数千本书,但却无法给自己系上哪怕一次鞋带。如今,随便一个智能手机也能“记住数万位圆周率数字”“记忆数千本书”,但却无法做到普通大脑所能进行的一些复杂运算。Facebook投入重金的Deepface人脸识别正确率达到97.25%,看上去很高,其实也就是略次于普通人的水准。而2013年,欧盟为亨利.马克莱姆(HenryMarkram)教授的人工大脑模拟项目注资十亿欧元,目标仅仅是模拟出一个“普通大脑”……你自以为“平庸”的大脑,蕴藏着远超你想象的“超能力”。

有趣的爱情测试题心理

  最强大脑,宁有种乎?其实正如Dr魏在微博上所说:“最强大脑选的绝不是大脑天生就和常人不同的,绝不是不需要训练就是天才。没人有不训练就是天才。相反,在一定天赋基础上,拼命训练才可能有天才般的表现。比如,台上记忆高手的大脑结构和普通人的基本没有差别,他们后天大量的记忆训练才是成功秘诀。”

  “最强大脑”是练出来的,不是生出来的。在节目之外,还有一批真正的“最强大脑”,它们擅长的不在于博闻强记,而在于创新和挑战。凭着偏执狂般的坚持训练,那些最强大脑们所创造出的东西不但可以改变自身,而且可以改变世界,并改变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走出舒适区,你真的就能成功吗?

  心理舒适区是一个科普心理名词,概念是比较宽松的,并没有严格的学术定义。心理舒适区很好地说明改变自己带来的不适感是成长的必然,不能因为不舒服的感觉而回避成长(改变自己)。

  乍看心理舒适区这个概念,大家都会觉得很有道理,有受启发。可是仔细一想,我在舒服圈里(心理舒适区)过得很自在,为什么一定要我跳出舒服圈呢?例如,我做教师这份工作做得得心应手,每天工作生活也很愉快。如果不能一直待在舒服圈,我是不是要辞掉教师工作,当当医生、律师什么的,扩大自己的舒服圈呢?按照这么理解,心理舒适区的理论简直荒谬之极。

  但是要跳出心理舒适区的说法在很多时候又显得那么有道理,一个内向孤僻的学生应该要勇于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扩大交际范围,这样的说法又往往是正确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到底要不要跳出舒服圈?或者应该这么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该跳出舒服圈?

  我还是用图像的方式来表达比较清楚吧。自从上次写了情绪为什么会反复的答案之后(情绪为什么会反复? - 蔡中元的回答),我有点喜欢上这种表达方式,直观形象。

  我们为什么想跳出舒服圈?因为我们想成长,成长的动机来源于自己的追求和社会的期待(可能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我尽量简化我的理论模型,不求完美,但求明了)。例如,我想跳出总是宅在家里的舒服圈是因为我想增强自己适应社会的能力(自己的追求),或者也可能是你的爸爸妈妈希望你能提高交际能力(社会期待)。

  那么就可能出现以下几种情况。

  一、当成长动机(自己的追求或社会期待)与舒服圈落差较小,那么来自内部压力较小,反之则较大。

  当我的心理舒适区既符合自己的追求也符合社会期待,那么就不存在跳出舒服圈的必要了。例如,教师工作我得心应手,也是我的追求,也符合社会对我的期待,那我干嘛要换工作呢?

  二、我的追求和社会期待的偏差可能会影响跳出的动力。

  例如,周末要戒掉打电脑的习惯安排复习任务,如果只是父母的要求(社会期待),并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那么跳出这个舒服圈(戒掉打电脑)的动力就会较小。如果这既是父母的要求,也是自己想做的事,那么跳出舒服圈的愿望会更强烈一些。

  三、社会期待、我的追求和我的舒服圈重合度越高,那么幸福感就越强

 

[有趣的爱情测试题心理]相关文章:

1.经典爱情友情心理的测试题

2.好玩的爱情心理测试题

3.测爱情的心理测试题

4.对待爱情的心理测试题

5.简单的爱情心理测试题

6.经典爱情友情心理测试题模板

7.爱情测试题及答案

8.关于职业心理测试题

9.心理小测试题目及答案

10.心理年龄测试题

本文来源:/shiti/1046952.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