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冻豆腐生活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7-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进入冬季,北风呼啸,将一块雪白的豆腐放置户外,经过一番彻骨之寒的脱胎换骨,豆腐奇异的变化,变成蜂窝状、海绵体的冻豆腐。老少皆宜,柔软爽口,别有一番滋味。

  清朝时,冻豆腐就很流行,不分贵贱尊卑到了冬季都好这吃这口,并且被文人雅士所钟爱。清朝王培荀《听雨楼随笔》“无腐相,亦无腐气,得味外味焉。”儒生曹九,常常吃青菜和冻豆腐,写了一首了《冻豆腐》的诗“腐尚难看冻奈何,莹然早被雪霜叵,自他有耀还生甲,泣釜何心更起窝,已分糜身调鼎去,敢辞彻骨受寒多,闺中欲奏厨刀绩,却下晶帘待素娥。”多优美的诗句啊,突出了“冻”的形态,闺中摆上冻豆腐的佳肴,却还要放下晶帘,待那月中的嫦娥同来享受,冻豆腐的美味使月宫九仙都思念人间。

  民国的时候,天津的“进门冻豆腐”很有名气,并且由来已久,成为天津卫一带民间老百姓冬季家常菜。《津门杂记》中有一首清朝诗人崔旭描写冻豆腐的诗“菽乳温柔不耐寒,凝霜冻块入朝餐。切来巧露蜂巢密,煮出混同羊肚看。彻骨玲珑堪下筋,嚼冰滋味恰登盘。黄韭白饭先生馔,正好冬厨饱冷官。”这首诗,将冻豆腐的形状、滋味,以及食之快感,宜人之处,写得淋漓尽致。

  旧时,我国北方大约在冬至前后开始制作和使用冻豆腐,南方也许晚一点,因为冻豆腐的制作是天然的,必须天寒地冻,露天制作才可以。

  冻豆腐的制作简单,将新鲜豆腐放入一个盛器,最好先用清水将豆腐淋几遍,去掉豆腥味,然后再加清水,以淹没豆腐为限。傍晚时分,放在室外的屋檐下,露宿一夜,在冰天冻地的严寒季节,冻豆腐便自然制成,也有不加水的,但不加水的冻豆腐食之口味较老,不及加水的冻豆腐嫩香。

  冻豆腐吃法多样,能煮、烧、入汤羹,入暖锅,还可以与红烧菜肴同煮。烧、煮冻豆腐,只需要将冻豆腐切成片状,控去水分,在油锅中煎至两面呈金黄色捞起,沥去油后回锅,加入酱油、盐、大蒜……烧煮,起锅时候加少许辣酱,味道很佳。民间有谚语“冬吃豆腐,打耳光也不放。”还有“豆腐不煞馋,就靠辣和咸”,冻豆腐要趁热吃,又热又辣又咸,滋味无穷。入汤羹、入砂锅的冻豆腐大多切成片,也有切成小块,待汤汁煮沸后加入,随后可以蘸调料即可。调料可以根据各自的口味,随心所欲地调制。这种吃法,比较清淡,可以品尝到冻豆腐的原味真谛,也别具一格。另外冻豆腐还可以和猪肉同煮,或者炒雪菜笋片等。冻豆腐取之容易,食之美味,配之广宜,是至今深受人们欢迎的好菜。

  随着社会的进步,冻豆腐也不局限于冬季,一年四季都能够尝到,可以用冰箱实现冷冻,夏季也可以自制冻豆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