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恰似亲人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9-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是一个兼职小导游,每年带团不多,不过每个团都有不同的故事在上演。

  绝大多数时候,导游跟游客都是点水之交。短暂的相逢,如蜻蜓点水般划过我们彼此生活的时空。很多的面孔来不及记住,已经被无情地丢在时空的尽头。当然也有一些面孔和声音,即使不用刻意去记忆,他们也会牢固地安放我的心头。萍水相逢,转瞬便擦肩而过,也不会去强求我会留在多少人的记忆里。更何况自己还远不是一个专业优秀的导游,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合格的导游,我有什么资格和资本在一个陌生人的心中刻下印记。

  哪怕只言片语,哪怕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他们友好相待,必然在内心深处泛起朵朵涟漪,我会感激每一次美丽的遇见。

  我是带团遇到的她。与她的遇见,却不只是遇见。

  八天里,她很诚恳地说过一句:“我们都没把你当导游,当成自己的女儿,我们的孩子都比你大很多了。”我能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的分量,因为她们确实没有把我当外人。向来都是导游照顾游客,这次却也是她们在照顾我,尽管她们是一群基本上都过六十岁的老年人。

  她甚至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跟我说:“等你想要考虑谈对象的时候,提前跟阿姨说一下,我帮你物色一个条件好点的,现在年轻人奋斗太不容易了。”朴实真挚的话语中寄托着一个老人最诚恳的牵挂和祝福。

  得知我要去上海读书,她热情地提出上学或回家时中途接待我。“你来了,提前打个电话,我不在,让爱人去接;爱人不在,让女婿去接。”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所有的感激和道谢都显得太微不足道。

  我终于厚着脸皮把行李寄放到她家里,这样就不用再把行李从家来回拖了。去上海的前一天,我来没来得及给她们打电话告知情况。阿姨就开始主动联系我,询问什么时候到新乡。临走那天,本想着是等我上了车,大概确定了到达时间,再给她打电话。结果又没等到我打给他们,她又打来电话了。这份挂念,是来自一个游客。可这分明是一个牵挂儿女出行的妈啊!

  我下车到达新乡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一打电话联系他们,夫妇俩人就赶紧开车来接我了,真是没让走半步路。本来觉得去人家蹭饭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结果他们还要在外面吃饭送行。饭间如父母般给填汤加饭,如父母般给出很多真诚的意见:“要跟导师搞好关系”“找对象,要么找潜力股,要么找单位经济效益好的”……吃完了饭,时间还比较早,就回他们家取行李,也顺便休息一下。阿姨又是给倒水又是拿水果,特别地贴心和周到。梨子看着特别新鲜,叔叔介绍说,那是他们去果园自己采摘的。叔叔顺手拿了一个梨,不动声色地开始削。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削好后直接递给了我。那一刻,我真得是愣了两秒。拒绝不了,我满心感激地接下。接下那个精心削好的梨,更接下那份沉甸甸的心意。一句简单的“太谢谢叔叔”岂能表达那时内心的欣喜与满足。叔叔甚至有心地询问经济状况,带的钱够不够用,不够的话可以给我添点。萍水相逢,他们何来这么多的信任和慷慨。阿姨则是不断地确认时间,生怕耽误了我的火车。其实我自己完全可以一个人去火车站的啊,打个车很方便的事情。他们却一直淡淡地说:“没事,没事,反正我们闲着也没事干。”我所有的拒绝,都被他们贴心真挚地挽回。结果,叔叔和阿姨真得像送走一个女儿那样,开车一路把我送到火车站口。不到五点就把我送到了火车站,他们回去的时候却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结果到六点多才到家。这么热情周到体贴地给送行,从见到他们的第一眼起,内心就涌满了感动和欢喜。

  而我仅仅是她一个八天旅游团的小导游,年轻却也无为。我这个年岁,何谈对她能有多么细致入微的照顾。

  从一开始我“厚着脸皮”要在她们家放下行李,一直说我自己打个车送过去就好,结果叔叔顺路给我接走了。还好顺路,要不然,怎么忍心让年长的他们这么为我折腾。我说我四号走,仅仅也只说了一次,他们便用心记在心里,甚至主动提前联系了我。临走那天为了等我,中午饭都没有吃,直等到了我,才一块出去吃的饭。从接上我的那一刻起,都没有消停过,而他们本来可以有个美美的午睡,也可以悠闲地看会电视。

  我只能说,能碰到他们,真得是我的福分。

  只是因为人群中遇到了你,只是因为短短八天的缘分,不是亲人,恰似亲人……这种几乎无来由的爱让我受宠若惊。

  那天,是个阴雨天。那天,是我一个人。那天,一个人要奔赴魔都。一个人阴雨天启程,心情还是很美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