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今天对世界说Please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First,请允许我从这一刻开始雪月风花,再谈青春,这也是我最喜欢感慨的。

  ——题记

  我们的生命都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有没有想过你快乐、悲伤的时候,光阴就走了,走的干脆利落,再也找不回来。

  再笑的时候或许我就开始满头白发。只是我还没有意识,我丢了什么吗?

  所有在青春里叛逆颓然的人们听我说

  这世界总是排挤我们自己,甚至舍不得拿多余的空间让我们顺畅的呼吸。

  这世界的顶层总是用最不屑的眼光扫视我们,因为堕落在自己世界的人们没有那些所谓上进的思想与情绪。

  但是我们依然在笑啊。

  我们过得很好。

  不要你们来约束。

  不需要你们来管。

  该干什么的滚去干什么吧!

  曾经同甘共苦的兄弟,你们在哪里。坐在什么金碧辉煌的地方谈笑风生。

  曾经举杯走散的兄弟,你们在哪里,留着陪在什么样人的身边吃喝玩乐。

  我还有一段青春。

  那是不是剪回忆。

  我还有一场梦想。

  那是不是黄粱梦。

  夜色总有孤单的影子一掠而过。

  就像我们所有人的过错。

  擦不亮长空,抹不黑幕布。

  只是每一夜每一夜有明月,要么在云层里,要么一眼就能望到像是所有所有青春的悲伤逆流成光。

  越明亮的其实越黑暗。

  越热闹的其实越孤寂。

  不是太多的人倚靠在围栏边笑着说话、放荡地打闹或是绕开着漫不经心地走过。

  明月都照亮了他们清秀的脸庞。

  他们都有年轻的笑容。

  他们都有奇装和异服。

  他们有的留长了头发。

  在夜色的风里随欲舞动。

  都在三更的街道上。

  像流离失所却毫不在意的流浪过路的人。

  他们主宰了黑夜的盛大。于这个无穷在壮阔里孤单、在孤单里热情的黑色的天下。

  那就是我们这个年龄的颓然者吗?

  不是。

  他们是被叫做颓然。

  那就是我们这个年龄的堕落者吗?

  不是。

  他们是被叫做堕落。

  这是全然不同的两类人吗?

  不是。

  他们有让这世界的某些人可以金榜题名的权利的。

  他们还有让这世界的淘汰赛变得更加激烈的权利。

  谁又想当别人的垫脚石,看着陌生的人们轻易地翻越高山。

  谁又不想像得志有成人,走了就再也不回头毫不回头离开。

  舍不得付出自己的努力,到了最后才那么感慨地放纵自己。

  偏偏不想去追赶。

  偏偏不想去争夺。

  为什么。

  ……

  如果和我们的心一样都死在了年轻的时候。

  那时的自己是不是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

  那时的自己是不是还有挥之不往的青春。

  原谅我们对未来的沉默不语、对未来的望洋兴叹。

  这世界必须有人需要沉寂在这似冰天雪地里,于是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世界,在里面无所畏惧地疯狂。

  这世界必须有人需要落魄在这似繁花满地里,于是我们找到了另一个二次元,在里面有我们从没有尝试的东西。

  曾经那些追梦的少年,

  你们在哪里。

  又将去往何处——

  请看见明天依然是美好的。

  曾经我们挚爱的世界。

  你在哪里。

  又将去往何处。

  请停下。

  Please

  Stop。

  ——银孤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