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关于老妈的善意谎言梦想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6-2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北京呢

  2011年夏天,有两件事让我特别难忘:一是淹到半城的洪水,二是老妈突然的一场说走就走。

  那天上午单位开年中总结会,我作为行政秘书正在做会议记录,电话突然响了,显示是北京的区号。北京没熟人,我想应该只是个普通的骚扰电话,摁掉了。

  开完会,北京的那个电话掐着我下班的点儿又打来了,不接还好,一接发现那边竟然是老妈的声音,我就惊了:

  妈你怎么到北京去了?

  是的。我准备在北京待几年,实现年轻时的梦想。

  我惊呆了。妈,你已经60岁了,现在你的梦想就是颐养天年,含饴弄孙!

  我体检过了,身体各方面都好得很,要是不趁着现在追追梦,还等到七老八十吗?

  老妈是老家镇上医院的护士长,小有名气。2007年退休后被医院返聘,如果不是爸爸突然生病,她可能现在还在镇医院上班。爸爸被肺癌折腾两年多去世后,妈妈就一直留在我家帮我和李铮照顾女儿。

  回想起来,妈妈去北京是有征兆的。女儿进了幼儿园后老妈就开始念叨,她喜欢在医院帮助别人,她年轻时就特别想去北京,看京剧,练书法,住老四合院。

  那时候我并没有把妈妈的话放在心上。北京是那么好混的地方吗?刚毕业的时候我也想去北京啊,学设计的谁不想去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看看,可混了两个月我就知道那地儿居不易,能人特多,房价极高。不是每一个热爱设计的人都可以成为陈幼坚。于是我乖乖回了老家,很幸运在国企找到了一个待遇不错的位置,任务轻松,福利也好。

  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些漂在大城市的非常羡慕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其实我和老公过得并不比别人更好,一个是事业单位的行政秘书,一个是房企的项目负责人,收入刚好能过上不那么穷困的日子,够在婺城区买一套小复式而已。我也并不太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就像微博上说的那个段子一样,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我们这代人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不物质,不世故,我们还能怎么样。

  所以,老妈一个60岁的人跑去北京,要是为了长期旅游我还能接受,为了梦想?简直疯了!

  真的只是为了当个医生么

  我向单位请了年假,准备去接老妈回来。到北京找到老妈时,她正在一个社区服务中心照顾老人。穿着白大褂,显得特别精神。妈,你怎么能招呼也不打就跑这儿来了?我带着质问的口气问。

  当医生啊,这可是我的梦想。老妈倒是丝毫不介意我的态度,她像个孩子一样回答了我,“不用担心啦,我在这里工作挺好。再说,现在宝宝也长大了,你们自己就能照顾得过来,我留在那儿也没什么事做了。”

  这时候我才觉得老妈还真是有点不可理喻——当医生这种事明明也可以在家里进行的,为什么你非得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在家里又不是不能实现这个梦想。还有,像北京这种超级大都市,跟我们老家比,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受得了吗?

  咱们老家?那地方太小啦,北京多好,所有的东西都是全中国最棒的!老妈完全无视我的态度,继续打着哈哈说,而且,我现在的身体很健康。

  说不过老妈,我只能等她下班再慢慢劝。一起吃过晚饭后,我想去看看老妈住的地方。老妈似乎有点不太情愿,但也没拒绝。原来,老妈所谓的住处,其实就是一个狭窄拥挤的出租屋,刚好只够摆一张小床。可就是这样,老妈也很满足了。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用四处淘来的物什,把房子装扮一番。

  大设计师,既然来了,顺便帮老妈把屋子重新设计一下啦。老妈有点开玩笑似的朝我挤了挤眼。

  “设计师”这个字眼,让我很不好意思。那是很遥远的梦想了,虽然想想还是令人激动,但在四五线小城市,根本不会有人欣赏你的设计。大部分人就喜欢按照当地首富、第二富豪们的豪华家庭装修,给自己来一个山寨版或者低端应用版。我陪着老妈一起在北京这旮旯里生活了一个星期。

  那一个星期,却让我觉得好像是自己这辈子以来第一次这么亲密地接触到一个真实可感的老妈。这个老妈,她的生活虽然物质匮乏,条件也不好,但精神却积极向上,总能化悲苦为快乐,过得一点也不像传说中大城市生活的那种压抑和苍白。

  除了平时上班,老妈一有空就去北海公园爬山、打太极;周末泡国家图书馆,看书交朋友,还经常和别人为了某篇文章争得面红耳赤;老妈还定期地到附近的老年活动室练书法,看别人演京剧;有时候,她甚至会穿梭在年轻人聚集的798艺术区,那些美妙的创意老妈显然看得不是太懂,但是却把我迷得差点找不着出去的路。

  到最后,我没能把老妈带回家。但从那以后,我总觉得老妈去北京并不只是为了当个医生而已。她过得那么怡然自乐,真的就像是一个实现了梦想的年轻人。

  原来你一直默默地做着榜样

  从北京回来后,女儿总追着我问外婆哪儿去了。奇怪的是这时候,我反而会不由自主地提高音量略带自豪地告诉她,你外婆在北京当大医生哦。

  女儿当然以有这样的一个外婆为骄傲了,逢人就说她的外婆在北京。

  去年中秋节我担心老妈在北京过得不好。她还住在那个狭窄的小屋子里吗?老公看我很惦记妈妈,就提议全家都去北京过中秋。当然,主要目的是去看看老妈。

  这次见到老妈,她的精神状态比上一次还要更好。她已经从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里搬出来了,住在一个旧院子里。当然不是四合院,现在北京能住四合院的都是富豪。不过旧院子也不错,房间很多,院子里还有好几户老人家。在老妈的屋子里,该有的家具全都有,靠窗的位置还摆着一张大书柜,上面堆满了她喜欢看的各种文学书籍和杂志。

  我随手翻开一本书,发现在页眉和页脚的空白处都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乍一看还以为是读书笔记之类的,等到凑近了才看清楚,原来这些都是老妈的随手日记

  7月24日,一直没跟女儿说,家里装修得很漂亮,可是她的设计在那儿没人欣赏。

  8月12日,现在女儿天天要陪领导应酬,很晚回来,还憔悴不堪。哎,我还记得她以前有那么多信誓旦旦的梦想,难道都忘了?

  8月14日,女婿李铮今天偷偷地告诉我,他想去北京开公司……可女儿每次都打击他,说现在你能当个经理收入稳定,要是出去的话失败了就什么都没了。原来你们不是没有梦想,却都是缺少改变的勇气。

  8月16日,外孙女长大了要去上学,我也闲下来了。突然想起女儿上学时那股年轻气盛的劲儿了。

  8月17日,来北京的第二天,找到一家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要是能住在四合院就好了。9月10日,今天去看798的展览,他们做的设计真好看,可惜女儿没在,要不然她肯定会喜欢这里的。

  9月28日,都说北京的高房价扼杀了80后的梦,我觉得房价确实高,但是成功的机会也很多啊。现在的年轻人,可以更勇敢一点的。

  11月23日,北京的冬天是严酷干冷,还好有暖气啦。今天又看了设计展,好多作品都跟女儿以前做的相似,如果女儿能来参加就好了,她以前不就是梦想着要拿个什么奖?

  12月1日,金华太小,容不下太多太大的梦想,希望女儿能懂得这个道理。

  人生很短,老妈的日记很长,可是在这一段又一段的记录当中,我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妈妈面前,我的人生是多么的世故妥协,随遇而安。老妈热爱护士的职业,不管中间隔了多久,她还是要回到这个位置;老妈年轻时就喜欢北京,直到60岁她还念念不忘,说去就去了。老妈哪里是在完成自己的梦想,她是在做一个榜样给我看。

  世界上最不能将就的事情

  回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并不是没有过气吞山河的梦想,读书的时候也曾立志要做一个伟大的设计师,可一旦在大城市遭到挫败和压力,面对现实的柴米油盐,我就直接宣布弃城投降了。

  然后把梦想丢到一边,去将就自己,将就生活,做着完全谈不上喜欢的工作,学会奉承周旋,一天到晚见到人就笑脸相迎,不断往上爬,等到终于把自己熬出头了,梦想也差不多被磨平,变成了一件最不愿提起的往事。

  所以,老妈说得对,世界上最不能将就的事情就是去实现梦想。

  一个星期后,我和李铮终于鼓起勇气,辞职卖房,拿着这笔钱来到了北京。

  我们的设计公司很小,我做设计师,李铮当总经理,但是……这一连串的事情我们几乎是一气呵成的。

  北京的温带季风气候时不时就会给我们送来一阵沙尘,这时候空气迷蒙,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高楼大厦全都被湮没,没有谁是例外的。

  面对生活,即便我们中有的人卑微平凡,有的人伟大剽悍,可是,我们做梦的权利是一样的。就算生活再艰难,也总有风开云散的一天。

  虽然我和李铮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创业初的日子会这么艰难。资金拮据就是最现实的问题,要不是老妈把她的退休金和工资都凑给我们,我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为了节省开支,我们既要当管理人员又要亲自出去跑单、做宣传,经常搞得晕头转向,但每次一回到家里,看到老妈准备的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和女儿笑呵呵地坐在旁边,多大的辛苦疲惫就都烟消云散了。

  这样忙忙碌碌奋战一年后,我算了一笔账,收支相抵还略有结余。可这已经让我们满意了,因为在这段艰难的过程中,所有的奔波都不再是一种对梦想的将就,而是坚守是承诺。

  当我们进入第二年,准备第三年的时候,老妈说,只要你们还坚持,妈妈就会一直陪着你们。而我想的是,既然当初没有把老妈带回家,那就留在北京陪她。然后我们一起去完成一次华丽丽的逆袭,在北京的风沙里,也做好这个梦想,给我们的孩子看看。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