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怀念我的亲人

散文 时间:2017-12-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一篇散文具有一个或多个中心思想,以抒情、记叙、论理等方式表达。以下是小编整理的经典散文:怀念我的亲人,欢迎阅读!

怀念我的亲人

  

  人到中年,细想家族同辈人中谁是最可爱的人,苍天无语,大地无言。有一天忽然来了灵感,终于找到了答案:非大哥莫属。

  我家兄弟姊妹5人,家族同辈14人,男丁10人,我的大哥在男丁中排在第七位,因癌症只活了半个世纪,去世时儿女尚未成家。

  记得在读初中的时候,我的父亲一把算盘已在全镇小有名气,担任大队会计,常常被农经站抽到镇里去各村清帐。也许是见多识广的缘故,他对我的母亲态度大变。只要喝了酒回家,就会骂娘,说母亲害了他几辈人;如果酒有点过量,就会把他的婚姻介绍人——我的姨父也大骂一通;如果母亲顶他一句,他就会把去世的外公大骂一番,仿佛非从坟墓里拉出来方才解恨。当时我们住在小集镇上,父亲咆哮的声音常常引来许多围观的人。也许是父亲爱面子之故,后来骂娘改在了半夜。每次大骂,我都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

  那时,我的两个哥哥都已成家,住进了我们屋后的两栋新房,姐姐也出嫁到了外地。只有一个糊涂虫哥哥和我与父母同住在祖宅里。

  有一年腊月,父亲半夜又发病了,那骂声与呐喊没什么两样,住在河对岸的姨妈也听到了。母亲一直面对墙角落泪,那情景至今挥之不去。正当不可收拾的时候,大哥打着电筒站到了堂屋里,把父亲“吼”了一通。自高自大的父亲总算停了下来。面对一身正气的大哥,他只好上楼去睡觉,不过边上楼边骂:“杂种,狗 杂种!”不管是杂种还是克隆,自那以后,骂娘的事就再也没有听见了。然而,大哥去世后,父亲的老毛病又犯了,我们谁也拿他没办法。

  现在,母亲不在了,大哥也走了。回首往事,潸然泪下。

  母亲去世后,我把她葬在了大哥身边。有大哥的保护,母亲一定不会受人欺负。作出如此的决定,缘于大哥在我心中高大的形象。

  我被职业和农村传统观念所缠绕,做不了“大哥”,但我永远赞美大哥,因为我这个穷秀才知道什么是真善美,知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谁是最可爱的人。

  我的大哥,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想念他、思念他、怀念他。

  

  一个失去母亲的人,他的灵魂是不全的。中年的我终于体会到季羡林所说的这句话的含义。遇到难事,我会不由自主地来到母亲的墓前,再次看看母亲的烤瓷照片,波涛汹涌的脑海渐渐水平如镜,随之而来的是眼里噙满泪水。

  我的母亲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常年奔走在田间地头,从来没有愁苦。对待儿女只有付出,从不计较回报。任劳任怨,勤劳一生。

  记得那是我在外地工作的时候,有一回到镇上为学校领书,我回家去看看60岁的母亲。父亲告诉我,母亲到园子里找菜去了。于是,我风风火火地爬到位于半山腰的菜地,正准备下田,母亲看见了我,忙说:“快回去,站到路上,别弄脏了鞋子!”她提着篮子吃力地向路上爬来,我跑下去接过篮子。当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母亲满脸是汗,衣服已经湿透,满腿是土灰。她一点也没有责备我们这些儿女的意思,这使我更加自责。她说:“你的工作忙,家里的事不要操心,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后来,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镇工作,其目的就是为了照顾母亲,也不知忙些什么,家里的事同样没有照管,依旧是母亲打点,她仍然没有责备我们。

  母亲生前,种有两亩旱地,都是母亲自种自收。我常常为母亲的身体担心,可母亲总是说劳动使她身子骨更硬朗,种点地,心里也停当。她总是想着儿女们各有各的负担。儿女们虽然住的不是很远,然而除了母亲过生和谈年,却很少有我们陪着她。回首往事,黯然泪下。

  母亲70岁那年,种了一亩的油菜。收获时节,阴雨绵绵。终于雨过天晴,母亲忍着腰酸背痛,硬是割完了菜籽,她怕割不完,没有吃中饭。晚上,睡在床上,浑身不舒服。第二天,她以顽强的毅力,一个人“打菜籽”。下雨前,硬是把菜籽全部背回了家。幸好那年减产,否则,不知她会急会累到何等程度……

  岁月在母亲的额上耕耘 ,母亲在大地上耕耘 ,她以无私的胸襟在平凡里守护一方清新,老去的是容颜,老不去的是美丽的心灵。

  母亲是一棵大树,春天倚着她幻想,夏天倚着她繁荣,秋天倚着她成熟,冬天倚着她沉思。母亲是那高大宽广的树冠,使四野永不荒野。

  在悲伤时,母亲是慰藉;在沮丧时,母亲是希望;在软弱时,母亲是力量。

  

  舍己救人的小青年李诚,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阴沉沉的,寒风阵阵,山路上的行人稀少。伤心的我们来到你的“门前”,忽然眼前一亮:一个银白的小十字架挂在一个细小的木棒上,木棒插在砖缝里。显然有人来看过你,而且是小青年,我感到一丝欣慰,仿佛吹散了心中的阴霾。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忘记才是生命的终结。

  你到另一个世界快四个月了。在这一百多天里,我们天天在心里给你写信,怕你寂寞,陪你说话。

  有人说:“奶奶带你去了一个没有寒冷的世界。”也有人说:“是童话带走了你的灵魂。”我非常赞成他们的说法。你去的那个世界,一定是美丽的天堂,不然,你不会走得那么匆匆。我想,阳光灿烂,鲜花满地,空中飞翔着带翅膀的安琪儿的世界一定欢迎了你。

  你是个不幸的孩子,出生几个月就失去了母爱,由奶奶养至12岁,之后跟姑妈生活。受奶奶和姑妈的影响,善良的种子深深埋藏在你的心底。

  暑假,你的好朋友小向过生日,他的母亲做了一桌好饭,邀请你和小朱前去共进午餐。那是个令人难忘的中午,你们三个好朋友津津有味地吃美味佳肴,快活地谈论童年的故事和同学的趣事。你们去兜风、玩耍,感到燥热,因为太阳像个小火球。“会点水”的小向提议去向家河游泳,正好一辆小客车开来,你们便上车去了那里。

  你是最怕冷的,伏天睡觉还要盖薄被子。跟着同学游泳去过几次,只在岸边坐坐,卷着裤子在浅水里走过几回,但从未扑到水里游过,看见深水就腿软,完全是个旱鸭子。小朱跟他的父亲学过,但没有学会,跟旱鸭子没什么两样。

  小向扑进水里游起来,小朱看见他飘在水上向前游去,脚一蹬,用力扑到水中,很快就掉进了深水区,大呼“救命,救命。”你一边喊小向“快救人”一边扑进水里去拉挣扎的小朱。你毫不犹豫地用手去拽,结果自己歪进了深水区……

  当我接到你出事的电话时,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即使有千千万万的意外,也绝不会有水祸降临在你的身上,因为你怕水。来到出事地点,看见你躺在救护车上的脸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仿佛正在午睡,跟你大伯离开我们时一样安详,我的眼里立刻溢满了泪水。陪你回家的路上,我的左手一直摸着你的头,右手一直揩着眼泪。

  你奔向呼救的好朋友,毫不犹豫地扑过去,伸出手用力拉他的那一刻,永远珍藏在我们的心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觉得非这样做不可。”一定是你当时真实的写照,这是多么美丽的心灵。

  就在你离开我们的前半个月,昭君镇一位高中青年溺水身故,约他游泳的同学都给了经济赔偿。而我们并没有那样做,因为那样就失去了做朋友的意义,也是你不愿看到的。小朱的父亲拿出两万元钱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婉言谢绝了。

  人世间,有许多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在美丽的故乡小镇好多人都懂,可是又好像都不懂。正如道德只是个简单的是与非的问题,但实践起来却很难。

  你在人间的最后一晚,小向和小朱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以泪洗面,痛苦万分。你的老师和同学一直把你送到了“新家”才回去。

  你没给我们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一想起来,就伤心难受。在你离去的日子里,我们深感孤独。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像一阵风吹过,你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你是一个舍己救人的青年,你是故乡小镇第一个舍己救人的青年,生的平凡,死的高尚。

  你的人生是一本薄书,细节精彩;你的人生是一支童谣,音符昂扬;你的人生是一幅中国画,绚丽多彩。

  我们永远记着你的名字,我们无比骄傲的至亲至爱的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