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张晓风经典散文

散文 时间:2017-10-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张晓风,中国台湾着名散文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并曾执教于该校及香港浸会学院,现任台湾阳明医学院教授。以下内容是小编为您精心整理的张晓风经典散文,欢迎参考!

张晓风经典散文

  张晓风经典散文一

  受创

  来采访的学生在客厅沙发上坐成一排,其中一个发问道:

  “读你的作品,发现你的情感很细致,并且说是在关怀,但是关怀就容易受伤,对不对?那怎么办呢?”

  我看了她一眼,多年轻的额,多年轻的颊啊,有些问题,如果要问,就该去问岁月,问我,我能回答什么呢?但她的明眸定定的望着我,我忽然笑起来,几乎有点促狭的口气。

  “受伤,这种事是有的——但是你要保持一个完完整整不受伤的自己做什么用呢?你非要把你自己保卫得好好的不可吗?”

  她惊讶的望着我,一时也答不上话。

  人生世上,一颗心从擦伤、灼伤、冻伤、撞伤、压伤、扭伤,乃至到内伤,那能一点伤害都不受呢?如果关怀和爱就必须包括受伤,那么就不要完整,只要撕裂,基督不同于世人的,岂不正在那双钉痕宛在的受伤手掌吗?

  小女孩啊,只因年轻,只因一身光灿晶润的肌肤太完整,你就舍不得碰碰撞撞就害怕受创吗!

  张晓风经典散文二

  如果作者是花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诗选的课上,我把句子写在黑板上,问学生:

  “这句子写得好不好?”

  “好!”

  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像真心的,大概在强说愁的年龄,很容易被这样工整、俏皮而又怅惘的句子所感动吧?

  “这是诗句,写得比较文雅,其实有一首新疆民谣,意思也跟它差不多,却比较通俗,你们知道那歌辞是怎么说的?”

  他们反应灵敏,立刻争先恐后的叫出来: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

  美丽小鸟飞去不回头,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那性格活泼的干脆就唱起来了。

  “这两种句子从感性上来说,都是好句子,但从逻辑上来看,却有不合理的地方——当然,文学表现不一定要合逻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看得出来问题在哪里?”

  他们面面相觑,又认真的反复念诵句子,却没有一个人答得上来。我等着他们,等满堂红润而聪明的脸,却终于放弃了,只因太年轻啊,有些悲凉是不容易觉察的。

  “你知道为什么说‘花相似’吗?是因为陌生,因为我们不懂花,正好像一百年前,我们中国是很少看到外国人,所以在我们看起来,他们全是一个样子,而现在呢,我们看多了,才知道洋人和洋人大有差别,就算都是美国人,有的人也有本领一眼看出住纽约、旧金山和南方小城的不同。

  我们看去年的花和今年的花一样,是因为我们不是花,不曾去认识花,体察花,如果我们不是人,是花,我们会说:‘看啊,校园里每一年都有全新的新鲜人的面孔,可是我们花却一年老似一年了。’

  同样的,新疆歌谣里的小鸟虽一去不回,太阳和花其实也是一去不回的,太阳有知,太阳也要说:‘我们今天早晨升起来的时候,已经比昨天疲软苍老了,奇怪,人类却一代一代永远有年轻的面孔……’

  我们是人,所以感觉到人事的沧桑变化,其实,人世间何物没有生老病死,只因我们是人,说起话来就只能看到人的痛,你们猜,那句诗的作者如果是花,花会怎么写呢?”

  “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他们齐声回答。

  他们其实并不笨,不,他们甚至可以说是聪明,可是,刚才他们为什么全不懂呢?

  只因为年轻,只因为对宇宙间生命共有的枯荣代谢的悲伤有所不知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