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师的作文六篇

散文 时间:2017-08-08 编辑:苏欣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散文】

  关于老师的作文(一)

  多年以前,我曾经对我的一位老师寄过这样的明信片:“老师,不论你从什么地方升起,都是我心中的太阳”。

  不知是好多的时间过去了,我的那位老师而今已经到了九泉之下。现在,那老师留给我们的,出了还能在仿佛中偶尔幻想出他的轮廓外,就再也没有留下什么多余的记忆。在今年的教师节来临的时候,我本来就想,准备在那样特定的日子里,好好地写一写我的那位逝去的老师,也算是我对老师的一种怀念。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却老也动不了键盘。只到现在,我才能勉强静下心来,怀想一些关于老师的往事,就算是我对我的老师的一份纪念吧。

  那位我们叫做“大杨老师”的杨老师,一直是教过我多年的师者。我从6岁进入小学校门,直到初中毕业,都是在大杨老师的门下,足足地过完我整个童年和少年的时光。

  上个世纪的70年代,好些事情确实不可理喻。在我们的记忆中,曾经有很多的事是不可想象的。在那些日子里,我们还在学校里有气无力地高喊“b、p、m、f”的时候,每逢农忙的时间,还得要走好“五.七”指示的光辉道路道路,得下到乡村去帮助老百姓干些农活,为贫下中农作出贡献。虽然我们只知道感觉好奇,但我们的老师却是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我们随之一去,一不小心弄出个什么事来,不好向家长们交代。

  记得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好像我也已经11岁了吧。那年的夏天的农忙假期,公社的干部安排大杨老师带领我们班全体学生,去到全公社最落后的塘流大队帮助群众栽秧。想想那个时候,刚有田埂高矮的我们,哪里会栽什么秧苗来着。秧苗还未田去,跟着就在水面打起飘来。一看见田里的蚂蝗飘舞,大家就赶着在田里赛跑,搞得贫下中农们怨言连天。后来不知是哪几个个子大点的同学,在田外边追出一条手腕粗的蛇来,还勇敢地把皮子剐了,在村子学校的临时伙房的饭锅里煮了满满一锅。蛇肉的香味飘起来的时候,男女同学们奋不顾身,挤做一团,你一块我一块,很快就把蛇肉抢光了。吃到了蛇肉的同学个个笑逐颜开,只有杨老师脸上的天气变成了晴转多云。

  第二天的时候,老师就把我们分成几个小组。年纪小的就不让出工了,年龄大些的同学就由两个老师和几个个子高的同学分别带着,不准离开老师半步。由于实在没有什么好的理由让我们闲留下来,老师就想了个办法,让年纪小的同学都发挥优势,留在学校帮助老百姓制造栽秧确定行距用的尺子。造尺子用不了那么多人,就叫我又发挥自己的优势,专负责写一篇对村子里的感谢信,算是我的专门的任务。

  结果那封感谢信写了不知有好几回回,老师叫我写了又改,改了又写,一直写了两个星期时间。到农忙假期结束的时候,杨老师才做了大量的修改,并找张七分钱一张的白纸亲手抄了,贴在村口的板壁上,才终于算完成了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关于老师的作文(二)

  初中的时候,正遇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政治高潮。我们学校也不例外,天天都要从报纸上深入学习些社论什么的。大杨老师每天下午的两节上课时间,就这样按部就班地,一丝不苟地组织我们提高政治理论水平。教育我们革命的新一代们,必须要又红又专,擦亮眼睛,与阶级敌人划清界限。日复一日,天复一天,我们都被老师念报纸念得头昏脑胀了。老师眼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到学校所在的村子,和大队商量了一片距离学校很远的坡地,作为我们班学生走“五.七”指示道路的基地。

  就这样,大杨老师就和我们一起,把全班分成6个组,每个班干带领一个小组。好像是每组8个人,每组分别安排了一片山地,自行砍山,单独开荒,独立管理。在我们的汗水和辛勤的劳作下,在那时候已经感觉是宽得望不到边的6亩地平整在我们的面前。记得第一年种的是花生,老师带领我们浇水培土,抬粪施肥,搞得有点像模像样的了。收花生的时候,杨老师悄悄地给每个学生分了一大包,住校的同学自己享受,像我们家在附近村子里的,就都全部拿回了家里,全家人喜滋滋地品着我们娇嫩的劳动果实。剩余的花生老师就全部卖了,每个同学都分到了几个作业本子,心里充满了很成就的喜悦。

  那时候好像我在学校里的特长和爱好就是写作文了。好像老师安排我写的作文也特别地多,我也喜欢乐此不疲地写。我写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张贴在学校墙报园地上,但每到学期结束,却都找不到写完的作文本子。直到后来我参加工作过后,下乡去到我原来的一个同学家蹭饭,并在他家住宿的时候,才在他家房角的那堆乱书里,找到我久违的发黄了的作文本。我那同学皮笑肉不笑着嘿嘿地说,当年是他的父亲要他把我的作文本偷回去给他父亲看的。直到了那时候,那个一直令我莫名其妙了很多年的困惑,才终于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那很青涩的时节,我最难忘的记忆还是发生在属于我们的那片荒地上。第二年的春天,太阳照样地慢慢温暖起来。清明节刚刚过去,阳雀刚叫了几声的时候,我们就又在那片希望的地里,又种上了新的花生。由于那一年的山雀极多,种子刚播下去,山雀回过头来就把种子糟蹋了。实在是没有了法儿,老师就安排我们几个班干带人轮流值守,用我们地方的土话说,就叫“守老鸦”。轮到我带班的时候,是和一个叫杨胜吉的同学一起。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得不能再明媚的日子。杨胜吉是个住校生,年纪比我稍大了些许,是冲着我的学习成绩选择和我一组的。那时那地,他就已经比我懂事成熟多了。他从学校的食堂里带了锅碗瓢盆等炊具。好像他还是学校食堂的保管员,还利用职务方便从食堂里弄了些油盐大米什么的。我们就这样在野外的地里,用柴刀掏了个火坑,忘情地埋锅造起饭来。那时候我是什么忙也帮不上,全由那同学做主。于是我就搬了个作文本子,躲在地边新发的树荫下,如痴如醉地写我的那些异想天开的文章。当饭已弄好,准备开锅的时候,我才发现锅子里满是从地里掏出来的花生种子,和从地里提前摘下的早产洋芋颗儿。那一锅新鲜油亮的活儿,在野外的阳光照耀下,闪着油星和诱惑的光芒。还来不及怎么犹豫,一阵噼里啪啦的动作,就把肚子填了个大饱特饱,感觉味道真是好极了。

  后来的一次班会上,我们老师给班上讲了个故事,那个故事的名称就叫《老报守瓜》。老报是我们当地又馋又懒的一大名人,平常以帮生产队看守东西,又顺手牵羊偷走东西四处闻名。后来再后来的时间,我就特别地想起,那个故事的情节我竟是那样的熟悉,和我们的那次经历十分的相似。

  关于老师的作文(三)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大杨老师的业余爱好确实很多,光是喜爱的乐器就有好几种,其中有好些宝贝疙瘩我们那时还叫不出名称来。

  那些乐器除了花钱才能买到的之外,还有好些都是老师自己生产制造的。在他房间的四壁上,房角边,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乐器。笛、萧、二胡、手风琴、风琴等等,都一律摆在那里。老师兴趣上来的时候,我们就能听到不同的乐器的声音。特别是笛子,显得特别的多,长的短的都有,就满满地挂了一排。有事无事的时候,我们的老师们就凑到一起,拉拉曲子、吹吹笛子什么的作乐,凑完了就哈哈哈大笑一回,还真是开心至极。有一次,我就有幸看到杨老师和另外三个老师一起,搞了个大流行歌曲“铁路修过苗家寨”的口琴合凑。只看到老师们个个都在呼气、吸气,个个弄得口水长流,那阵式,还真是好些了得。

  我们感谢大杨老师。因为老师有了这种爱好,所以除了读书学习和走“五.七”指示道路外,老师就一心要培养几个音乐苗子。那一大段时间,是我们班上最流行制造乐器的时节。有的造二胡,大多的在造笛子。因为笛子的制作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而且很快普及开来,几乎到了一人一笛的程度。特别是来自党古村的那几位同学,每天都从家里偷偷带来几节水竹,那是制作笛子的上好材料。一节竹子就能换起好大一个人情,生意硬是红火了好长一段时日。

  那个时候,革命的样板戏一直站领着学校的宣传阵地,这就无形中为我们老师落实培养吹笛子拉二目标提供了便利。我们每个班都在排练拿手的节目,每天吃了晚饭,就一心一意练那玩意儿。其他的班不是唱啊就是跳啊的,只有我们班里不唱不跳,专门只练学吹笛子和学拉二胡的技术。通过一段时间的吹吹拉拉,还真是把我们同学中间的、一大部分有乐器天赋的,都练出来了不少。在学校举行的一次演出会上,我们班的一共三十人组成的笛子合奏,三十支清水竹做成的笛子一字排开,吹得《我的祖国》的那一条大河的波浪,一浪宽过一浪,那种感动令我至今不能忘怀。

  之后,杨老师花了好些的精力,对他的这支队伍进行了用心的辅导,最后还真有几个功夫不错的同学得到了老师的真传。离开学校许多年以后,在一次观看县里“三下乡”活动的演出时,就看到一个吹着一管铜笛的高手。看那身影出奇的熟悉,只不过是好象比记忆中的模样放大了一些而已。盯着那人看来看去,终于发现了个中的奥秘,原来那小子竟然是我们那一届同学中,笛子吹得最棒的姜政豪,现在已经成了远近有名的、名声比笛声还响亮的首席笛师了。

  老师教会的那些乐器,一直伴随了我们好多年月。在那阵阵远去的乐器声中,我们不知不觉地长大,圆滑,甚至是成熟了。现在,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年,只有那些若隐若现的丝丝乐声,还残留在记忆的深处,依然涛声依旧。我不知道,这些远去的声音,我们的老师是否都还能听到?

  关于老师的作文(四)

  七月流火。

  那一年的七月,我们终于完成了初中三年的读书生涯,很快就要奔赴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了。尽管那地方不是祖国最需要的,更不是我们最情愿的,但在我们高调了多时的《毕业之歌》里面,就是这么豪迈地唱着,而且唱得是那样的义无反顾,惊天地而泣鬼神。

  由于刚刚恢复了考试制度,对我们那几届的学生来说,从贫下中农的推荐入学,过度到闭卷考试择优录取,还真是一个天大的考验。那时候的我们那个班级,是那年的公社领导们心血来潮加战略眼光扩大招生的。由于领导的一厢情愿,教师和教室都十分缺乏,我们就是在一部分小学文凭的老师的执教下,在一高一矮搭拼的两块简易的木板上,完成了初中三年教育的。

  在最后的那个学期,为了应对那场开天辟地的考试,学校和老师也都绞尽了脑汁。后来就索性将我们两个班一百多名学生进行了分班管理,目的是要设法好好保住几个重点。把平时成绩好些的编在重点班,剩余的就是普通班的爷们了。那两个月的时间,大家都在努力做着三十夜晚喂鸡的填鸭式活路,测验模拟循环轰炸,搞得我们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就在差点快要窒息的时候,大杨老师还抽空在晚自习的时间,教会了我们最后的一首歌曲。那首歌好像是我进入学校以来,最容易学会最记忆深刻的了,一直记到现在,想忘都一直不敢忘怀。

  毕业典礼那天,我们两个班的一百多号同学,和我们朝夕相处了三年的科任老师一起,举行了个简单而隆重的仪式。我们的大杨老师带领我们回顾了我们在一起三年的时光片段。那些过去的行云流水,日日夜夜,回顾得我们的鼻子酸酸的。好些容易激动的女同学们还陪了些眼泪。只记得我们是在学校门前的那株大枫树下聚集,七月的太阳从树上拥挤的缝隙中间流泻下来,清凉而闪亮,斜斜地映照在我们很嫩稚的脸上。那时的时光好像有些凝固,只感觉那一年的七月的那一天,日子是那样的漫长。

  随着大杨老师的指挥,我们唱起了平身学会的第一首毕业之歌。那歌声随着我们的脖子的摆动抑扬而荡漾,时而随风凝抑,时而长风万里。在我的记忆深处,只有那一年的那一天的那时那刻,天竟然是那样的蓝,又是那样的记忆和高远。

  “七月的熏风吹送着花香,

  祖国的大地闪耀着阳光,

  迈开大步新长征路上,

  贡献我们一份力量。

  再见了亲爱的母校,

  再见了敬爱的老师,

  再见吧,再见吧,

  我将要走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让青春放射光芒。”

  这首带着时代特征的《毕业之歌》,就这样成了我们人生旅途的一个标点符号,伴随我们走上了人生开局的魔幻之路。就在毕业典礼那天的晚宴上,所有的老师都第一次同我们一起喝酒。虽然那时我们还不懂喝酒的章法,只知道也端起酒碗喝了些许。我们轮流给大杨老师敬酒。我们的老师都喝了很多的开心,好像都喝得有些豪言壮语了。都在一个劲地祝愿我们这些门生们个个鹏程万里,使得我们个个心里比七月还暖洋。

  那一年的考试下来,我们学校共有五名同学被区级高中录取。非常感谢我的老师,托了老师的福气,我也有幸成为那五人之中的一员。也就再一次迎来新的机会,去攀越人生的新一轮征程。

  很多的记忆随着人生的风景徐徐远去。偶尔歇下来的时候,我就学会了些新的思想。也许,我们的每一次得失,每一场的努力,直至如今,说不定都很是让我们的老师失望。但我相信,我们也是十分的努力,差点就鞠躬尽瘁了,相信我们的老师们还会是理解我们的这些不屑的吧。

  以后的日子,我们就离开了大杨老师的门下,在漫漫的人生旅程上,一直风雨兼程。

  关于老师的作文(五)

  全国第一个教师节。那是大杨老师终生不能忘怀的日子。就在那个全中国广大教师热烈庆祝自己的第一个节日诞生的时候,我们的大杨老师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

  这个轰动的爆炸性消息,瞬间传遍了山里山外。

  除了大杨老师自己高兴得无法形容之外,县、区、乡几级的领导们的眼睛也大放异彩。想不到自己治下的地方居然还能飞出了个国家级的金凤凰,还真不知道是哪块龙脉显了灵气。县、区、乡各级政府都接二连三地分别召开了气氛浓烈的座谈会议。大杨老师第一次被那么客气地请来请去,迎来送往。迎着一排排惊奇的目光,畅谈自己的过去,展望美好的未来,收获着很多的掌声和精彩。在县政府召开的座谈表彰会上,大杨老师照例是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会后,教师出生的县长大人亲自陪同大杨老师同桌就餐,还恭恭敬敬地亲自向杨老师敬酒。杨老师哪里见过这般感人的场面,一直把我们的大杨老师感动得热泪盈眶。

  之后好长的时间,大杨老师都一直生活在这种感觉良好的、非常荣誉的光环之中。并且顺理成章地当选州政协常委,大张旗鼓地履行着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职责。在每年的政协会议上,都不厌其烦地提出重视发展山村教育的提案。老本行中的那些教书育人的大事,也就更加敬业上劲了。遇到工作马虎的年轻的老师们的偷懒行为,都逃避不了我们的大杨老师的谆谆教诲。尽管有些时候还受到他们的置之不屑,甚至嗤之以鼻。真有遇到那些不识好歹的、竟敢和大杨老师争辩那么几句的人,大杨老师就会搬出“全国优秀教师”的武器来,再加上那非同寻常的悠悠25年教龄,就足可以让那些年轻的同事们顿时哑口无言。

  又是一年的春天,我已经混到乡政府做起了“半脱产”干部。被安排在办公室里做些帮助接接电话,打打下杂的那些活儿。第二个教师节快要到来的时候,区教办打来电话,说是通知大杨老师到北京参加全国优秀教师夏令营活动。所有的费用都由县教委负责,先由个人垫付后,再凭发票到县教委报销。我们都为我们的老师有这样的机会心怀高兴,马上把这个大好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差人通知了他。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的大杨老师却对这个消息不屑一顾。他淡淡地算了笔账,来回一趟要花掉3000块钱,谁知道县里是不是真给报销;如果县里真给报销了,3000块钱就在我的手上花掉了,实在是好生可惜;如果县里说说就忘了,我那3000块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一番权衡过后,他便毫不犹豫地予以拒绝了。尽管我们都一直为他感到惋惜。

  从那以后,杨老师就一直非常留意报纸上的信息。终于有一天,大杨老师终于从报纸上看到,全国优秀教师在北京参加活动的消息。特别是看到国家副主席王震亲自到北戴河接见教师代表的新闻后,似乎是很有触动。心想自己一生从教,虽说是为党和人民作了一些贡献,但最现实的却是自己活得充实。党和人民给予了这么不可多得的荣誉,还给了这么个更不可多得的和党和在一起的机会,竟然被自己的一个简单的念头,就白白的放弃了。不知道是多么的可惜,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此后的时间,大杨老师就把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一边努力工作着,一边在等待着这样的好事从头再来。也就在这样的等待中,岁月的风尘轻飘飘地在头上开起一片白发。回首之间,退休的时刻也就这样不知不觉、毫不留情地悄悄来临。

  关于老师的作文(六)

  一年的冬天,寒气早早地袭来。重阳节刚过,保暖衣裤就往身上厚厚地穿上了。我所在的那个久仰乡海拔高得厉害,常年雾气缭绕,寒冷也就特别的丰富。夜幕刚刚降临,顾不得在笔记本上随意敲下几笔,就经不住寒气的紧逼,赶紧关了电脑,进入电热毯烤暖的温柔乡里。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顺手打开一看,是在县城的朋友龙寻打来的。龙寻和我一样,都是大杨老师的学生,都是在大杨老师的门下,看着我们一起茁壮成长起来的。龙寻在电话里说:“快点下来,大杨老师快不行了,你来快点还可以见上一眼,如来晚了,就看不到了。”于是我赶紧叫醒了驾驶员,跳上那辆漏风的车,以神舟6号的速度往县城里直赶。

  去到县医院,一大堆人挤在病房里,过道上也站了好些,都是大杨老师的兄弟、侄子和媳妇,还有我的好些同学们。杨老师躺在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还挂着氧气。一屋子人在和我重播刚才的危险情节,都口径十分一致地说,若不是医生抢救及时,我们的杨老师就真的过去了。

  大家静静地守了好一会,只看见他漫漫地睁开眼睛,从我们身上一遍一遍地扫过。然后嘴角斜了一斜,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来。屋子里中央,一炉炭火旺旺地燃着,照着我们杨老师的脸庞,漫漫地染上了一层韵色。杨老师开始慢慢地和我们说话,虽然声音很轻,速度也很漫,也十分的吃力。但我们终于放下心来,危险已经总算是走开了。

  看到杨老师已经喘过气来,我们就海阔天空地回忆起当年的陈年旧事。不知是谁无意中讲起,那时候杨老师经常对我们憧憬的、吃鸡肉都有剩下的共产主义般的神仙生活,还真勾起了杨老师的美好回忆。杨老师说,还真没想到,那种生活现在却被我们过腻了,我们也终于过上那种生活了。我们相互说起一些老师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官场上的故事,杨老师好像从来没听说过,简直是大开了眼界。好像这些家伙都已经不再是他的学生,而是一些不大不小的党国官员了。杨老师如数家珍般唠叨着几个吃上官饭,摇上官船的学生的名字,每说到一个,就激动一回,弄得我们的老师眼上,不时闪过丝丝的激动之情。

  接下来我们就和老师一起讨论病愈后的安排。龙寻就对杨老师说,等老师的病好了,我们就召集在剑河的学生统一陪同老师,乘坐他单位的专船下三板溪电站的仰阿莎湖区去作一回观光;再在船上搞个烧烤宴会,让我们的老师感受一次现代生活。我们都觉得这个主意相当的不错,纷纷表示赞同。杨老师也说,想不到人生的晚年还有这样的好事,还能和这么多有了出息的学生一起重新聚首,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第二天,我们每人凑了点钱,送给我们的老师。老师开始不肯接受,说是自己有钱。我们就说,我们平时打麻将输掉的钱比这还多,这只是我们做学生的一份心意而已。一阵热泪盈眶过后,后来我们的老师还是终于收下了。于是,我们就一一和老师握手告别,希望老师保重身体,从此远离病魔,一生平安。

  后来的时间,我们都是在无绪的忙碌中渡过。再后来的2008年的初春,一场据说是八十年一遇的雪凝灾害,把我们这些所谓的党和国家最低领导人们搞得焦头烂额。当我在乡里完成最后的一场慰问,踏着厚厚的积雪和疲惫,回到老家和家人过春节的时候,才听说我们的大杨老师,已经在那场大雪封山的时候不幸去逝的消息。

  那期间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百年一遇的坚壁清野时刻。由于连续40多天的雪凝天气,我的家乡早已停水断电,道路被大雪封锁,早已成了世外桃源,也就根本谈不上电话联系的事了。据说是老师的邻居和侄子们,把老师的灵柩扶了上山安葬的。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大杨老师没有儿子,一直就把我们这群猴样视为己出,倾注了一生心血。一生默默无闻,平常与人无争。谁能想到竟然是在那样洁白宁静的时刻,以那样的一种方式,简简单单地离开了他无限留恋的尘世。

  一望无际的白雪,掩埋了我们终生的怀念。有事无事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些,关于我对杨老师的感念。我只是不曾想到,那种怀念,竟然比山还沉重。每每在这样的时刻,我就不禁回想,是我们的老师,教会了我们很多。尽管我们已经走过千里万里,但我们都一直只是,走在老师用心血为我们奠基的路上。我们走着老师的叮咛,也走着老师的期望哦。

  一张白纸,一场感伤,就这样把杨老师和我们隔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轮明月,一轮清辉。岁月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对老师的怀念定格在时光的墙上。此时此刻,我们还能多说什么,我已经是什么都不想多说。此时此刻,我唯一只想知道,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的大杨老师,你在那边还好吗?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