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日如年(学生小品台词)

发布时间:2016-11-17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度日如年

        编剧:梁永坚

    某行商家的客厅。行商哼着粤曲小调进场。

行商:(伸伸懒腰,坐在桌旁,清清嗓子,捋捋胡子)来人啦!给我上茶。

下人进场递毛巾,上红茶。

下人:来啦!行主,这是给您抹脸的热毛巾。

行商接过热毛巾,抹脸,擦手,然后把毛巾放回到下人的托盘里。

下人:您的红茶,请慢用。

行商从下人手里接过茶杯,揭开杯盖,嗅了嗅,呷了一啖,漱漱口,吐到痰盂里,再细细地品茶。

监督上场,敲门,下人开门迎接。

下人:这位客官,到行主府邸来,不知有何贵干?

监督: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乃粤广海关监督,找你主人,有要事相商。快传!

下人走到行商跟前:行主,外面来人,头戴玉石帽珠,说是海关监督,找您有要事相商。

行商触电一样,急忙起身:监督?玉石帽珠?怠慢不得,得好生伺候,快请!

下人听罢,赶紧出去,点头哈腰,把监督迎进屋里:监督大人,里边请,里边请!

监督跟着下人,趾高气扬地走进客厅:怎么?见你家主人还难过见皇上啊!

行商下跪:未知监督大人光临,有失远迎,小人该死!小人千该万死!(低头不起)

监督在桌旁坐下:知道就好,起来说话。

行商:谢监督大人。来呀!给监督大人上茶。监督大人,您日理万机,还纾尊降贵,拨冗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要事相商?

下人给监督上茶,给行商添茶。

监督:皇上寿喜在即,巡抚大人督办贺仪,要我跟进,这贺仪是你给置办的,准备好了吗?(喝了口茶)

行商:小人丝毫不敢怠慢,早已备办齐全。来人,把送皇上的贺仪呈上来。

下人把贺仪放到桌面上,打开。

行商:请监督大人过目。

监督:不必细看。待会儿,着人送到巡抚衙门便是。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你得顺带给巡抚大人备点薄礼。切莫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否则,什么都办不了。

行商:我懂!我懂!遇佛磕头,见庙烧香。这年头,各方面都得孝敬打点。

监督:知道就好。(从贺仪中拿起一个琉璃盆和鼻烟壶仔细端详)咦,啧啧啧,挺漂亮的。(打开鼻烟壶,嗅了嗅)薄荷味,香!

行商:大人喜欢就拿去。

监督:这可是送给皇上的宝贝疙瘩,样样都价值连城,我怎敢……

行商:没关系,我另外补上就是了。

监督:(满脸堆笑)呵呵……那就……却之不恭啰!诶呀,说实在话,我挺同情你们的,整天都要自掏腰包给朝廷采购进贡。

行商:小财不出大财不入。不如此,朝廷就不允许我们跟洋人做生意。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唉!

监督: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司库上场。拍门。

行商:来呀!看来者何人。

下人出去开门:hello,mister。Who  are  you?

司库:No English,say chinese。我找你家主人。你跟他说,英国广州洋行的司库找他有要事相商。(递上名片)

下人进屋通传:行主,外面有一番夷上门,说是英国广州洋行司库。

监督看过名片:哦,日光日白,要见鬼了!

行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还愣着干什么,去把他带进来吧!

司库随下人进客厅,抱着双手,丁字脚傲慢地站立着。

下人:你这番夷,见了大清监督,怎么不下跪行礼?

司库:(背着手,昂起头)我只跪大英帝国君王。

行商:(拍桌子)闭嘴!

司库:(指着行商)什么?你要我闭嘴?

行商:不,我叫下人闭嘴!这等礼仪,老黄历啦。现在小鬼升城隍,番邦的舶官贡商已经与朝廷命官平分秋色,跪什么跪?(指着下人)你,头发长见识短,得罪人多称呼人少。

监督:(拍桌子)你给我退下,(甩手)呆一边去!

司库:(指着行商)你要我呆一边去?

监督:不,我叫他。(指着下人)

司库:(翘起手,十分倨傲)量你也不敢。

行商:(指着下人)你这厮,不说话,没人叫你哑巴。(甩手)退下!

下人:(低声)贱骨头!(愤愤不平,悻悻退下)

行商起身,把位子让给司库,打躬作揖:司库,sorry,very  sorry!恕我对下人管教不严,多有得罪。这边请坐,喝口茶,消消气。(走到桌子后站立)

司库毫不客气地坐下,气鼓鼓,挽起衣袖:未见官就先打五十大板,岂有此理!知道吗?我们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水手被你们海关扣押了。

行商:什么?!(走到桌子后,双手按着桌子,抬头,表情惊讶,身体一怔)

监督:(神情自若)知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们的商船走私鸦片,你们的水手殴伤打死我们码头工人,触犯了我们大清的律例,船长却拒交凶手,难道不该扣船扣人治罪罚款吗?我们大清“怀柔远人”,给了你们夷番诸多优惠,你们却贪得无厌,仗着坚船利炮,有恃无恐,逆我天朝,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司库:(嚣张跋扈)哼,我们大英帝国,日不落,什么大清小清,天朝地朝?呸!我只认得moey and guns、银两和枪炮。告诉你,我们一百多个水手已经带上枪,把你们海关衙署包围起来,我们皇家海军的大炮已经对准了你们的海关衙署。(挥动右手)我们的船、我们的人,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手指地下)这,是先礼后兵!最后通牒!哼!你们哪,老虎头上叮虱蚤,厕所里头点灯笼! 

监督拿茶杯的手在抖,茶水泼湿了衣服,一边不住的擦,一边磕磕巴巴地问行商:呵,这天气,有点冷……英夷那条走私鸦片的舶船,保商是谁?

行商:我。(也发抖,茶杯碰得叮叮噹噹响)

监督:你怎么做的保?(高声质问)你怎么做的保?

行商:还说,(指着监督)你们,打狗不看(指着司库)主人,(指着自己)把我也搭上了。

监督:我不管,这堆苏州屎,你给扫干净。

行商:话不能这么说,你们扣押西船,除了逼他们上税,还为了打脚骨、敲竹杠,洋夷的钱你们没少赚,什么扣西船是因为他们走私鸦片、伤中国人,只是个幌子、借口。

监督:(拍桌子)你!信口雌黄!污我清白!

行商:鸡吃放光虫,你心知肚明!现在,捅出篓子,(右手扪胸)就赖我们保商,要我们掏钱去为英夷交罚款、赔汤药,黑狗得食白狗挡灾?无论如何,你们海关衙署也得分担一份责任。否则,我告你!(指着监督)

监督气急败坏,扇行商一巴掌:你敢再说,(双手抱拳)我就奏请皇上,(指着行商)说你里通外国、汉奸,将你发配充军,抄家连坐,让你倾家荡产。(指着自己)你告我,(翘起二郎腿,双手搭在膝盖上)朝廷里都是我们的人,你胳膊抗不过我大腿。这已有先例,那行商被迫自杀了。你想步他后尘?

行商:(指着监督)你!未曾吃羊肉,反惹一身骚!这保商,我不当了!(反身背向监督,甩手)

监督:保商可以不当,保钱不能赖账!

  司库:(敲桌子)嘿嘿嘿!你们别在那里踢皮球,扯猫尾,狗咬狗,废话连篇。本来,我是来找保商要船要人的,现在,监督也在,就一块儿收拾。反正船得放,人也得放,罚款、汤药更得交!不放不交,就打!你们俩看着办! good  bye!(拂袖而去)

  监督、行商顿足:嗨!

  行商:(喝茶、喷茶)噗!来人哪!这茶怎么这么苦,这么凉!

下人:小人这就给你换!这就给你换!

行商:慢着(指着下人胸前)你胸前挂的什么玩意儿?

下人:十字架基督。

监督:你,信耶稣啦?

下人点头。

行商:气死我啦!那些个神甫,到处招徒纳信,聚朋结党,妖言惑众,竟教唆国人烧掉祖宗神主牌改放十字架……

下人:不!神甫开班教孩子们认字算数学洋文,还派米接济穷人,劝人博爱……

行商:神甫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还胳膊肘往外拐,替他评功摆好?简直鬼迷心窍、走火入魔。还不给我摘下来!(伸手去摘)

下人:不!(双手护着十字基督)

监督踹他一脚:不摘,就剪你的辫子!不摘,就板杖伺候!让你站着进躺着出。

下人只好把十字架基督摘下来。

监督:给我滚!(下人出)

   外面一片混乱,嘈嘈嚷嚷。

行商:来人呀!告诉我,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下人进来:小的来了。一个夷妇,违反大清律例,竟然衣着暴露,袒胸露背又裸腿,坐轿子在西关招摇过市,还和华人买办卿卿我我,不干不净,简直有伤风化。很多人气不过,要抓这对奸夫淫妇浸猪笼。

监督:这些个洋人,兴风作浪,不让人半天安生! 

舞台打红光,放烟雾。

行商:天怎么那么红?那么热?这浓烟呛死人了!

下人:行主,大事不好,十三行那边起火!我们的行馆也被波及,眨眼就烧没了。

行商:(晕晕乎乎,踉踉跄跄,快支持不住)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下人:我才打听过,说是米旗兵攻占了十三行,在那里驻扎,为了保卫洋夷洋行,要设无人区,竟把附近的民房拆毁,激起了民愤。有人一气之下,放火烧着民房,让大火蔓延到洋行,已经烧通天,就算舀干白鹅潭的水,也灭不了啦。

监督:这帮刁民,我得去得弹压、弹压!(下)

行商:(把杯子一砸,捶胸顿足,捂头)我的天!这世道……简直度日如年哪啊!(捂心)呃!(急气攻心,晕厥倒地)

下人:来人哪,快来救主人呀!行主,行主!(众人过来与下人抬行商下)

 

梁永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