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荣锁:为搬掉如山的作业,应不惜上法庭!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教育新闻教师随笔 2015-12-01 手机版



  这是苦逼的中国学生面对如山的作业,发出带泪的黑色幽默戏剧般的控诉。据调查,中国中小学生的作业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下面朋友们马上可以看到,作业甚至可以取人性命。
背景
  2015年11月10日,年仅15岁的少年云博过劳猝死,因为头天晚上他写作业写到12点多,早上6点20起床。这件事情将会作为应试教育杀人的又一典型罪状载入史册。
  云博父亲写道:愿天下父母别再给孩子加压了!娃啊!每天睡那么少,爸爸知道你累了,从此再也没有压力了。
  残酷的现实是,作为云博的父亲,你既然知道孩子每天睡得很少,你为啥不让他多睡一会。你再忏悔,也永远挽救不回孩子的生命。世界上买不到后悔药。
  喊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口号的恶棍,现在也终于可以满意了,终于看到学死的了。
  学习,原本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也要让你往死里学,这是对待孩子怎样凶残的族类。
  媒体采访了王小妮等多位名人,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说自己的孩子遭遇过超重作业负担的事情,他们都曾无奈地替孩子写过作业。王小妮说没办法,不替孩子写作业,孩子就睡不了觉。
  笔者也曾因为孩子作业问题,与妻子激烈争吵。孩子初二时候,遭遇一两位特别敬业的老师,疯狂留作业。当孩子写作业快到夜间12点时,我说休息,妻子说马上就要做完了,再做一会。于是我俩大吵一顿。因为妻子太顽固强势,孩子又害怕老师责备,我失败的次数多一些。好在一年后,那位最能疯狂布置作业的老师不教孩子所在的班级了。
  中国社会就是一部缠脚布的历史。明明知道祸害人的事情,大家又都热衷其事。一边打着“为了你好”的旗号,一边嘴里叫着“没有办法”,一边施虐和受虐。
  高考与缠足何其相似,缠足者说,大家都缠足,不缠足将来就嫁不出去。逼迫孩子应试高考者也是这么说,大家都为了高考死命学,你不死命学就考不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就没有好工作,没有好工作就没有房子,就讨不到老婆,就不能升官发财。这就是千年不变的单线僵化思维模式,这就是所谓的榆木脑袋。
  中国社会的最大悲剧就是大家都看到问题了,大家都解决不了,无论官员、学者、教授、工人、农民、市民,面对问题都只会摇头叹气,或依靠酒精麻醉,或喝一点心灵鸡汤以自慰。缠足问题存在了大约一千年,最后才因为洋鬼子打进华夏,得以逐步解决。否则很可能现在满街都跑着三寸金莲。
  每个人的口头禅都是“没得办法”。
  吴非老师说,作业究竟应该布置多少基本合适,有哪些作业是重复的,有哪些是价值不大的等,可惜没有人没有部门去调查研究,去着手解决。
  即便是社会各界都长期高度关注的严重问题,我们依旧看不到解决的一线希望。过劳猝死的孩子、高压自杀的孩子,还会一个一个地出现。
  现在的孩子真的太苦逼了。我上小学那会儿,老师只布置课后的三道题目,我们一嚷嚷说多,老师往往改成两道或一道。如今的孩子,做作业不是按照“道”来计算的,而是按照“套”来完成的,往往一次作业就是一张试卷。
  时间不等人,时间就是生命。佛教不是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政府强力干预?
  能不能,由政府强力作为?如:
1.一刀切限制作业量?
  由教育局等部门下文件,严格规定每一科目每周只能布置多少作业。这个方法可行吗?我思考了很久,感觉不靠谱。
  一是因为政府文件被地方忽视,成为一纸空文的现象比较普遍。如各级政府教育部门每年都会下达禁止补课和乱收费的通知,但几乎无人遵守。
  另外,这个量很难确定。假如,你规定某科目只能一周布置一道题。但他可以在一道大题里面包含许多小题,就像一个大盘子里放很多小盘子一样,算一大盘菜。
  一道题目的量也可以非常大:如,写出宋元明清四个朝代的政治体制演变的基本状况,并分析其异同与特点;网上查找宋词,精选50首,并背诵之等。
  国人在这些方面的智力是世界顶尖水平。
2.一刀切规定作业完成时间?
  假如我们明文规定,某一科目每周布置作业不得超过两次,每一次布置的作业量不能超过半小时。这种规定好是好,但操作起来困难。
  对于学习成绩优异,反映敏捷的学生,可能半个小时完成的作业,而对于基础差、反映慢些的同学可能需要一两个小时才可以勉强完成。八个比较简单的地理试题可能学生花费二十分钟就完成了,而一道复杂的数学题学生花费两个小时可能还没有解出来。
  另外,有的同学喜欢快速完成任务,不计质量;有的同学喜欢边做边深入思考;还有喜欢玩一会写一会的呢。
  看来,由政府出面强力干预,不便实施。
  哀求家长和老师发善心?
  能不能,劝告老师和家长心慈手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1.劝告老师
  以好言相劝的办法,对教师灌输人道主义,以孔子的仁爱、佛家的慈悲、基督的博爱反复熏陶,让老师良心发现,少布置作业。笔者以为这样做只能对极个别老师起一点作用。
  少布置作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所任教的班级笔试成绩较差,你不但将会失去一切荣誉、奖金,还会受到领导的警告、处罚,甚至同事的歧视,家长和学生的投诉。
  这一切是普通老师所无法承受的。除非像笔者这类极个别的非主流教师。
  即使老师们知道自己布置的作业有一半是重复或垃圾,但因为抢占了学生更多的学习时间,挤走了学生学习其他学科的部分时间,不出意外,即便该老师教学水平艺术智慧超级低下,只要够狠,会抢能抢时间,成绩出来往往优异。
  “落后教师”一看形势不妙,也会被迫加入抢夺时间大战。据说部分省份部分教师,因为争夺学生时间,打将起来的都有。理解一下吧:他们要生存。
  教育莫大的悲剧在于,优异成绩往往和卑劣手段有关,而与智慧、慈爱无关。
  所以,今日相当一部分所谓名师,从本质上看很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
2. 告诫家长
  苦口婆心,以鲜血与生命的实例告诫家长,如果作业量太大鼓励孩子放弃,以充足睡眠为第一要务。孩子作业做不完,就不让他做了,早点休息。
  估计也是只有极少数家长听得进去。鲜血与生命也无法唤醒部分家长,衡水二中虽然发生了学生几连跳,一度大楼都封上了铁丝网,你放心,照样有家长争先恐后把孩子往里面送,丫绝对倒闭不了。
  我见过很多因为孩子笔试成绩低两分而焦虑万分的家长,还从未遇到过因为孩子学业负担重而愁眉不展的家长。
  家长们口口相传着某校抓得紧、管得严,艳羡不已。
  每当学校宣布停止补课,或少布置作业的时候,总会看到全国各地的家长们集体抗议。前不久武汉发布的禁补令,在家长的巨大压力下,仅仅维持了10天。理由还一套一套的,什么“逼迫学生花更多的钱去补习学校或者聘请家庭教师补课!让穷人输得更彻底!”之类。不补课,少布置作业,无疑如同杀他们一刀一样,简直就没办法活了。
  我就不明白了,古人、外国人不补课,少作业,人家咋就都可以活呢。
  这就是中国家长,部分变态学校已经规定学生清晨5点半到校或起床了,从来没看见家长集体反抗过。
  这些家长个个以为只要自己的孩子苦学,就一定能考上211。“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依然是他们永恒不变的座右铭。
  所以,劝告家长,此路不通。
  画家陈丹青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今是家长和学校合谋,细细地摧残孩子。这就告诉我们不能指望依靠家长和学校解决问题。那么,看看能不能教会孩子,用法律保护自己。
拿起法律的武器!我的设想是,立法!
  1.可不可以考虑,通过立法规定,学生每晚做作业超过晚间10点,即为非法。仔细一想,发现似乎不妥。因为你是惩罚孩子,还是家长。谁来监督是否超过晚间10点钟?假如孩子兴致正浓,过了晚间10点,还是想再多做一道题目呢?
  2. 我的大学老师,如今已经是世界知名学者秦辉,一段时间里曾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你不能剥夺他学习钻研的自由。当然,他是成人,是自愿。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的保护。
  3. 于是就只能以自愿和强迫为法律界限了。自愿与强迫,是文明与野蛮的分水岭。
  4. 通过立法规定:①学生拥有拒绝写作业和少写作业的权利。②是否写作业,写多少作业,由学生自己决定。任何人强迫都属于违法,学生都可以报警,家长强迫,视其情节轻重可判处有期徒刑一个月至半年。③学生未完成作业,教师不得惩戒,否则视为违法,学生可以及时报警,违法者视其情节轻重,可判处有期徒刑一个月至半年。
  对违法人员给于怎样的处罚,我还没有完全想好。这只是一个不太成熟的初步意见。
  其实学习这种事情,主要依靠自觉。即便真的出现个别学生实在不愿意学习不愿意做任何作业,也属于正常。假如大部分学生不愿意学习,不愿意写作业,那一定是整个教育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问题,而绝非孩子有问题。大部分学生厌学就如同大部分孩子厌食一样,一定不会是孩子本身存在什么问题。
  要信任我们的孩子,哪些题目无聊、重复,哪些题目有趣、有料,哪些题目难度太大不适合自己,他们都基本上分辨得清楚。故而请赋予他们选择性做作业的权利。再也不要像过去那样,你老师疯狂布置多少作业,我学生就得拼命定时定点完成多少作业。
  我一位同事的孩子去英国上中学,她说英国老师对学生课后学习几乎不监督。你不努力学习,将来拿不到足够学分,你就不能毕业。每一位孩子要学会对自己负责,自己掂量,你不想拿到毕业证,也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老师无权也没有必要整天盯着你逼迫你。笔者以为,这是一种比较正确的态度。
  因此,还是以尊重孩子本身的意愿,依靠法律来解决问题,可能比较有效。请不要以富国强兵、振兴中华、光宗耀祖、升官发财等冠冕堂皇的理由或借口,逼迫孩子。包括作业以外的问题。强扭的瓜不甜。
  社会上应该成立这样的培训机构,培训学生用法律解决问题,保护自己的意识、能力,特别是取证的能力。
  我的办法也许不够好。你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吗?说来听听。【游行、集会可能不准】
  良知之人转起来吧,转到更多人大代表的眼中;转到更多能拿出好办法的仁人志士心中。
  鲁迅是个伟人,因为他说:救救孩子!
  笔者作为普通公民,说一声:法庭上见!
  作者简介:张荣锁。中国创造学会理事;荣锁公民意识培育小组创始人;著有《快乐创造》《如何高效学历史》《孔子思想病毒分析报告》。《灵动教育》正在撰写中。创作电影剧本《末日天灾》《巨鼠之灾》《中华圣女》等。
相关链接:教师随笔

·语文课件下载
·语文视频下载
·语文试题下载

·人教版高中教案
·人教版选修教案
·人教版初中教案
·苏教版高中教案
·苏教版初中教案
·语文版高中教案
·语文版初中教案
·粤教版高中教案
·粤教版选修教案
·鲁人版高中教案
·北师大初中教案




点此察看与本文相关的其它文章』『相关课件』『相关教学视频|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师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