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高一习作

发布时间:2016-8-27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家

    

 无论多么简陋,它也不仅仅只是一个住所。--它亦是一种理念,是心灵的归属地。

                                                                                                        --题记

海涅曾说:“我宁愿用一小杯真善美组织一个美满的家庭,不愿用几大船家具组织一个索然无味的家庭。”可见,豪华富丽的别墅中不一定有幸福,简陋的房屋中不一定没有温情。

我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因为有疼爱我的爸爸妈妈,家的温情渗透于生活的点点滴滴。    

                                                                                                                                                 一件毛衣

 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我将所有的衣服都整理了出来。打算把不能穿的都收拾收拾给扔掉或拿给表妹穿去。整理的时候,一件鹅黄色的毛衣吸引了我的视线。那是一件很小的开襟毛衣,鹅黄色,领口处袖口处是一圈蓝色的小花,白色的半圆形扣子,使然已经压在箱子底下很长时间,但依旧闪着光泽。毛衣有着复杂的花纹,看起来是手工织的,不过,我怎么没一点印象呢?

      拿着毛衣我来到妈妈的卧室,妈妈正在看电视,抬头看见是我便招了招手,说道“怎么到我这屋来了,想看电视啊?”“哪儿啊,喏!你看”说着我将毛衣递了过去,“刚才我在收拾旧衣服,看到了这件毛衣,挺好奇的,我对它没什么印象,就来问问你”。

      妈妈接过去看了看,笑着说“这不是你小时的毛衣嘛!你怎么给翻出来了。我都忘了,还以为让你爸丢了呢,没想到还留着”。我好奇道:“这是我的啊,怎么没一点印象呢?”“那时候你才多大啊,傻丫头。”妈妈细心的将那件衣服折好,放在双腿上,“这是我给你织的,那时候你才两岁不到吧。看看这些小花,可费了我不少的功夫。那时候你穿着真可爱,不过,眨眼间你都长这么大了”。妈妈似是感慨的说道。“嘿嘿,长大了不好吗”?我反问道“好,当然好。”妈妈说到。看着妈妈手里的毛衣,我问道“那这毛衣怎么办,这么小也没人能穿,要扔了吗?”妈妈一愣,问道:“扔了?”我点点头:“不然放哪儿?家里有没有人能穿。”“那就扔了吧。”妈妈低声说道。只是眼里闪过一丝落寞,手掌一下一下的抚过那折好的毛衣。望着妈妈的动作,我不禁一愣,其实妈妈是不想扔的吧。“我看还是算了吧。妈,我喜欢这件小毛衣,留在你这里吧。”我坐在妈妈的旁边,对她说道。“哎啊,哎,好,放我这里吧。”妈妈很高兴啊。我心里默念道。接着,妈妈便将那件毛衣放进了她的衣橱里,又放了一颗樟脑丸。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望着妈妈的背影,我不禁眼眶发热,妈妈的毛衣真温暖。

      妈妈,真好。

一碗面

       我很爱吃面条,板面、炸酱面、搓面……但是我最爱吃的还是爸爸做的手擀面。

      爸爸在外面打工,一年只能回家一次,一次也只能在家呆上小半月。每次他回来总爱给我做手擀面,因为爸爸知道,那是我的最爱。 

     一碗水两碗面粉和在一起揉成一个白嫩的面团,然后放在菜板上用擀面杖擀成一个圆圆的大大的很薄的面皮,然后又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粉,对折几次用刀切成细条,然后放到事先准备好的鸡汤里,最后盛入碗中洒上一撮香菜、葱。一碗喷香喷香的鸡汤面就好了。

      每次吃完,我总是搂着爸爸的胳膊,对他说:“爸爸,你别走了,在家给我做面条吃吧,你做的面条真好吃,怎么吃都吃不够!”爸爸总爱捏着我的鼻子笑着说“馋猫,我在家做饭谁赚钱给你花啊!”“那就不花呗!”我反驳道,爸爸不搭话,只是摸着我的头哈哈大笑。偶然,爸爸也会说声“傻丫头。”

我傻吗?不,我怎么会不知道爸爸的难处呢?他当然想呆在家了,呆在妻子和女儿身边。只是做为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必然要担上这个责任,让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过上好的生活。

因为工作,爸爸落下了一身的病,我只是不想让他这么累罢了。其实我拥有一个很好的爸爸,不是吗?他没有太多的钱,也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他很疼我,一直在用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生活的更好。

爸爸,真好。

我有一个家,一个贤惠的妈妈和一个能干的爸爸,他们给了我一个家,一个避风的港湾,一个心灵的栖息地,这是我的家。我爱我的家,我爱我的爸爸妈妈。

 

陈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