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学校,1名老师,3个学生老师坚守37年

发布时间:2016-11-20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37年前,从师范学校毕业的他选择了回乡支教。

37年来,他送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现在,他成为村里唯一的教师。

他名叫郑遐乾,今年55岁,在大冶市刘仁八镇郑沟村郑沟湾学校工作了 37年,如今,学校里只有他一名老师和三名学生,“哪怕只剩下一个,我也会教下去。”

11月21日,记者驱车前往这所深山里的学校,在宁静的小山村里,郑遐乾向我们分享了他坚守37年背后的孤独与快乐。

大山深处传出读书声

三个孩子和一位老师的学校

“妈妈起床了,很轻很轻。轻轻地穿衣,轻轻地走路,轻轻地开门,轻轻地说话……”11月21日清晨,大冶市刘仁八镇郑沟村郑沟湾,当小山村第一缕炊烟还未升起时,学校里孩子们的早读声就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这是一个位于海拔700多米大山深处的小山村,不足两米宽的盘山小路成为这里通向外界的唯一纽带。这里的民居红墙青瓦,峭壁上的马头墙非常醒目。循着读书声而去,在湾子的西北侧斜坡上,三个孩子和一位老师正在早读。

这三个学生分别是:女孩郑语鑫,6岁,三个孩子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读小学一年级;5岁男孩郑童博,读学前班;年龄最小的男孩郑语轩,4岁,读学前班。在郑遐乾的带领下,三个孩子正在读书。郑遐乾和这三个孩子构成了郑沟湾里唯一的学校。虽说是学校,可这里没有挂牌,而是“蜗居”在郑沟村村委会一侧的房间内。走进这间约10平方米的教室,一个圆规、一盒粉笔外加一瓶久未开启、已经长霉了的红色墨水瓶,一面刷黑的墙体黑板和五张课桌,构成了这个小学教学资源的全部“硬件条件”。而一根跳绳、一副飞行棋则是学校里仅有的体育娱乐“设施”。

郑遐乾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这里原本是一所五年制的学校,随着湾子里的年轻人外出务工和迁居下山,学生逐年减少,老师也一个个离开了这里。到2007年时,郑遐乾成了这里唯一的老师。今年开学,这里只剩下3名学生。

在乡村讲台坚守37年

山沟沟里的“老鹰捉小鸡”

“好,现在我们打开课本,学一学第二个内容。”带着浓浓的大冶口音,郑遐乾开始了一天的课程,尽管只有3名学生,但他依然按教学计划上课。

要知道,郑遐乾站在这个讲台上一站就是37年。“1977年8月,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当分配工作的老师问我想去哪里时,我当时就告诉老师要回我老家这里来。”当年,郑遐乾的同学们纷纷走出深山任教,郑遐乾选择留在郑沟小学。“那些当年选择在外地任教的同学们现在生活都过得比较好,每月工资上相差有400-600元,他们的教学条件要比这里好很多。”郑遐乾说,但他表示自己的选择尽管物质上无法跟同学比,但精神上过得是很快乐的。

村委会门前不足200平方米的平地是村民和学生们唯一娱乐活动的地方。接受记者采访之余,郑遐乾在课间带着三个孩子来到教室前的空地上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郑老师扮演的老鹰把孩子们逗得哈哈大笑,几轮下来,郑遐乾已经是满头大汗。

一个人的守望

只为了留守的孩子们

虽然跟孩子们在一起很开心,但郑遐乾告诉记者,他也会有累的时候。“2007年时,当时学校就只剩我一名老师,但有10多名学生要上课,我一个人就开了一到三年级的课。一年级上完就安排他们在一旁写作业,接着讲二年级的课,三年级的学生在一旁跟着复习或者预习要上的课文。”后来郑遐乾发现,光语文和数学两门课教下来,自己已经快吃不消了。

学校旁边的一栋民房就是郑遐乾的家,推开这扇标有“里门湾小区60号”的石拱门,郑遐乾家里冰箱、电视机等家电齐全。尽管房里目前就他一个人居住,但堂屋右侧屋门上小儿子结婚时留下的大大的“囍”字,还是让这个房子里充满生气。“我们这个湾子共有70多户人家,人口400多人。”郑遐乾说,由于许多人外出务工,如今村里常住人口只有40人左右,“这样带来的问题会有很多。如留守儿童教育的问题。为了孩子们,哪怕只剩下一个,我也会教下去。”

郑遐乾有两个儿子,大儿子1981年出生的,目前在上海工作,小儿子1983年出生,在北京工作。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有了孩子,他们此前曾多次想让郑遐乾出去走走,郑遐乾总说“抽不来时间”。两个月前他的爱人也迁居到山下的镇里,郑遐乾还是选择了在山上,每两周去一次镇上看妻子。

在山上一个人的生活,郑遐乾就种种菜、养几只鸡打发时间,他说自己一个人闲着就会望望家门对面的山坡,“宁静中可以好好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