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学生给90岁班主任祝寿,延续尊师爱生传统

发布时间:2016-3-20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一个甲子,代表一次轮回。所以一件事情一旦上了60年,足以说明悠久。

杭州师范学校(现杭州师范大学)1955届三甲班的学生,在毕业60周年后,开了一场同学会。而他们把同学会定在昨天,因为那正好是班主任方天培90岁的生日,他们要为恩师祝寿。

方天培过90大寿,他的一班学生们,也都年近80了。放眼看去,一屋子耄耋之年的银发老人。

当年的团支书叶松伟老师说,全班一共49人,如今健在的38位,昨天到了23位。最远的一位,章德珍老师,从呼和浩特赶来。

“我们那个班,不知怎么了,班主任像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方先生是最后一年才来的,一直带我们到毕业。”叶松伟说。

在毕业后的60年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和方天培保持着联系,只是那时叫他老师,后来称他为先生。

那年是1953年,方天培还是一个刚从浙江师范大学(原浙江大学教育系)毕业的青涩小伙,分配到杭州师范学校,成了一帮花季男生、女生的班主任。

老师才比学生长10来岁,就像大哥哥带着一帮弟妹。所以昨天的同学会上,大家请方先生说几句,他第一句话就说:“气氛不够活跃啊,你们就当是开班会嘛。”

叶松伟赶紧应和:“待会我们就疯起来。”

忆起当年的班会,同学们纷纷笑开了--

“方老师把我们拉到紫阳山上,宣布一项‘军事行动’--攻占敌人的碉堡,其实就是把小红旗插到山顶,‘牺牲’了不少同学呢。”

“还有,带我们去九溪露营,让我们自己生火做饭……半夜里醒来,那黑压压的树林,山谷里的风呼啸着,猫头鹰凄厉地叫着,然后就轮到我去放哨了。”一个女生说。

不喜欢作文却成了语文特级

老师的鼓励很有用

回望方先生的经历,他就是一位普通的教师。在杭州师范学院教了一辈子书,退休后返聘,又干了10年。

这些当年的学生,后来大部分都成了老师,活跃在浙江甚至全国教育一线,桃李满天下。

都说一个好老师可以影响学生的一生,这些老师说起他们的方老师,都视为“一生的偶像”。

戴军千老师说,自己当年胆小,不善言辞,在班里很不起眼。昨天他主动申请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毕业后我分配到舟山中学,那是一所省级重点中学,没想到,一上任就让我当高一班主任。见到那些个头跟我一样高的学生,我担心,跟他们说些什么好呢?我就学着方先生当年的样子,‘希望能以兄长的身份,成为你们中的一员,和大家打成一片’,倒也很受同学们欢迎。”

朱雪丹老师最近身体不太好,每天都要打点滴,昨天还是坚持来给恩师贺寿。这位杭州安吉路实验学校的老校长、浙江省首批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当年可不喜欢写作文了。方天培让大家写周记,她只勉强涂写几句。不料每次本子发下来,方老师的评语都比文章还长:“没有一句批评、责备,满满的都是鼓励与期望,让我好感动。”

昨天,她带来了A4方格纸上整整14页的回忆文章。尽管还没来得及念,她就得赶回医院了。

而今,安吉路实验学校马上要迎来60周年校庆,朱雪丹的一位学生告诉钱报记者,那是他最难忘、影响他最深的老师。教育传承中的能量,应该就在这里吧。

同学会是最宝贵的财富

延续尊师爱生的传统

有人说,参加十几二十年后的同学会,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因为物是人非,同学间贫富、权力、社会地位都重新洗牌。

方天培的这一班学生,有大学教授,有学校校长,有特级教师,也有普通教师。但大家都说,其实人生轨迹差不多,不过教的阶段、学科不同罢了。

他们也是参加同学会最多的人了,除了自己的同学经常小聚,还不断被邀请参加学生的同学会,对师生情也有了特别的理解。

“有时候最调皮捣蛋、经常被你骂的学生,长大了反而更念旧,时常惦记着你。”一位老师说。

“谁最‘出息’,时间久了才见分晓。我有个学生,当年是名副其实的差生,后来也做得很好。人生是长跑,不能用分数定英雄。”另一位老师说,所以他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学生。

在他们看来,同学会中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尊师爱生的传统延续,并始终践行着--

30年前,这群年过半百、临近退休的老同学,在经历了文革的“失联”后,重新聚到了一起。

此后,他们相约每隔十年就办一次同学会。但到了2004年,也就是毕业50周年,这群年近70的老人觉得,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同学会了吧。

“我们一不小心又活了十年。”叶松伟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