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学遇空巢,一个年级只招到两位新

发布时间:2016-3-20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9月2日是淳安县中小学开学上课第一天,记者跨进了金峰乡中心学校。“a、o、e,请跟我大声朗读”,语文老师话音过后,却没有传来本该发出整齐响亮的跟读声,只听到两声蚊音般的声响。走近一看,原来一年级新生只有两个人!两张课桌放在宽敞教室,显得空空荡荡。班主任严云霞郁闷地告诉记者:“我教了11年书,还从来没有碰到一个班只有两名学生的课堂。”对于一所下辖11个行政村的中心学校,为何只招到两名新生,校长徐小虎也是一脸无奈:为了争取生源,我们学校开学前还专门进行了家访,但家长就是不肯把孩子送进来。

金峰乡这种新生屈指可数的现象,并非“个案”,记者随后赶到宋村乡中心小学、鸠坑乡完全小学,了解到两校今年都只招到7名新生。宋村小学校长钱雪啸叹道,不仅开学时学生少,中途还有学生“开溜”,他们学校今年年初就又跑了一个一年级学生。该校曾拥有11个班350多名学生,现在一路锐减至69人,今年比去年又减少了11人。

目睹如此惨淡情景,宋村乡乡长余维初回忆说,他1997年任汾口镇龙山完小校长时,学生多达450个,10间教室要放12个班,也出现过“超级大班”现象。没办法,课桌做窄人坐多,教室后门不打开,最多的一个班竟坐下了67人。可是想不到今天生源一落千丈。余乡长将其原因归咎于城镇化快速发展,农村孩子都随打工父母去城市,导致了乡村学校无米下锅。

生源锐减引发教学难题

讲台下仅有二三张面孔,直接影响到了老师的教学积极性,金峰学校严云霞老师说,以前望下去黑压压的都是学生人头,一有提问,学生总是争相举手,现在上课气氛一点都没有,往往连问多遍,都没人回答。除了老师,学生也受影响,不仅竞争能力、交往能力受限,课外活动也觉乏味。鸠坑完小二年级女生严国连抱怨,全班只有三个学生,下课后,两个男生总是一块玩,丢下她一个女同学,每次只得下跳跳棋。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了更多难题,比如学校虽新生寥寥无几,但各门功课的老师照样得配齐,无形中造成师资的浪费;比如现在教师数都按学生数配置,学生不增,教师不能再招,导致学校多年不能招收年轻教师,造成师资“老龄化”,不少“留守儿童”在家对着爷爷奶奶,上课对着“外公外婆”;再比如,学生急剧减少,致使大量校舍和教学设施闲置,像学生总数仅有44人的鸠坑乡完小,有一半校舍空关,但该投入还得投入,前几年修缮校舍花了80多万,去年整修操场又用去100多万,校长王会敏说,现在学校样样好,就是学生少。

乡村小学如何走出“空巢”困局

这种“空巢”现象,其实早成蔓延全省乃至全国的“通病”,有资料表明,全国平均每天就有63所农村小学消失。那么,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乡村学校如何应对窘境,又如何走出困局?一些多年从事乡村教育的校长向记者各抒己见:金峰乡中心学校校长徐小虎建议恢复“复式班”教学,即在一间教室,两个或三个不同年级同时上课,一半听老师讲课,一半自做作业,各不相干。徐校长说,这种二复、三复式既符合现在的生源实际,又与以学生为本的教育理念相吻合。但是记者了解到,不少家长对这种10多年前无奈进行的倒退做法并不认同。也有学校提倡“名校+分校”,即将城市优质教学“嫁接”到乡村学校,让城市老师到乡村分校上课,通过提升乡村学校教学质量,留住农村孩子跑往城市的脚步。除了创“优”,多年从事农村教育的宋村乡乡长余维初则提出走“专”道路,像金峰乡学校正在尝试开办的摄影学校,梓桐完小着手进行的毛笔书法教学,在保证文化课同时,让孩子从小掌握一技之长。余乡长说,通过创特色、树名牌,有望增加乡村小学的吸引力。

然而,造成乡村学校“空巢化”的根源还是在于城乡二元化发展、城乡师资的巨大差距,以及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记者以为,要减少农村生源流失,最后还得有赖于乡村学校师资的力量增强,有赖于乡村学校整体教学质量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