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人物形象分析之鲁智深 备课资料(语文版八年级上册)

发布时间:2016-5-27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水浒传》人物形象分析之鲁智深

   《水浒传》塑造了一百零八位草莽英雄,写得“情状逼真,笑语欲活”,从语言行动、性格作风到理想志趣,人物的迥异性格被刻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金圣叹曰:“所叙一百八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本文就一百八好汉中鲁智深一人进行分析。

  鲁智深,原名鲁达,绰号花和尚。原是渭州经略府的提辖官,为因好打抱不平,三拳打死“镇关西”,而流亡江湖,后上梁山泊作了步军头领。是《水浒传》中一个独具特色的人物形象。下面对其性格进行具体分析:

  相貌粗恶,性格粗卤

  鲁达一出场,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上穿一领鹦哥绿纻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貉臊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这是第三回他出家前的外貌描写,再看第五回他出家之后的外貌描写:皂直裰背穿双袖,青圆绦斜绾双头。鞘内戒刀,藏春冰三尺;肩头禅杖,横铁蟒一条。鹭鹚腿紧系脚絣,蜘蛛肚牢拴衣钵。嘴缝边攒千条断头铁线,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生成食肉餐鱼脸,不是看经念佛人。这一前一后一粗一恶把鲁智深相貌描绘得极为生动形象,读之让人脑中尽现这相貌粗恶的鲁智深。

  此人不止相貌粗恶,性格也粗卤,且好打、好骂,焦躁急性。鲁智深与史进英雄相惜,当即请史进上街吃酒,路上碰见使枪棒卖药的李忠,因是史进的师傅便邀其一同吃酒,谁知李忠道:“待小子卖了膏药,讨了回钱,一同和提辖去。”鲁达道:“谁奈烦等你,去便同去!”李忠再诉缘由并叫史进与鲁达先行,鲁达就焦躁起来,把那看的人一推一交,骂道:“这厮们夹着屁眼撒开,不去的洒家便打!”这会搅了李忠的生意,李忠只好无奈收摊同去。吃酒时听得人哭,焦躁起来,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酒家来问,他又是张口即叱责。当店小二不放金老父女走时,鲁达大怒,揸开五指,去那小二脸上只一拳,打得那店小二口里吐血,再复一拳,打落两个门牙。金圣叹评说“写鲁达阔绰,打人亦打得阔绰。”还有他救史进到了少华山,朱武请他和武松到山寨中去细谈,鲁智深道:“有话便说,史家兄弟又不见,谁鸟耐烦到你山上去!”当朱武劝他息怒时,鲁智深焦躁起来,出口便骂。

  由于性格焦躁,鲁智深一些言行也表现得很十分莽撞。第五回过赤松林,遇剪径的人只探头探脑,望了一望,他径抢到松林边,喝一声:“兀那林子里的撮鸟!快出来!”一来二人不分青红皂白打了几十个回合,方知对方是史大郎,差点误伤了英雄。正如金圣叹曰:“胜打、胜骂、胜杀、胜剐,真好鲁达。”

  鲁智深也有自傲自大的毛病,眼中无难事亦无所畏惧。这是因为他出身军官,做个提辖,有一定社会地位,加上武艺高强,不知不觉地态度傲慢,言行托大了起来。如他和史进、李忠吃酒期间,听到隔壁哭声,焦躁发怒,把碟盏摔在地下,店家慌忙来问他要甚么,鲁达道:“洒家要甚么?你也须认得洒家!却恁地教甚么人在间壁吱吱的哭,搅俺弟兄们吃酒?洒家须不曾少了你酒钱!”可见他口气之大,完全不顾与之交流的是谁人,更全无商量委婉的口气。又如请李忠吃酒,立逼就去,不去便要打;资助金老银钱,直呼“老儿,你来!”;劝周通退婚,逼他折箭为誓。在与别人介绍自己时往往把延安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军官鲁提辖挂在嘴边,也有点自炫的感觉。就连智真长老给他摩顶受戒时,给他讲三归五戒,鲁智深不晓得戒坛答应“能”、“否”二字,却只应个“洒家记得”,引得众僧发笑。出口洒家,闭口洒家,也体现其粗卤和倨傲。他的托大也指他有时因为有所恃而疏忽大意。第六十九回宋江协助卢俊义打东昌府时,没羽箭张清神弹百发百中,已打伤好几位梁山好汉。吴用定计,让鲁智深和武松押粮车赚张清。张清果然来夺粮草,鲁智深已经望见张清却无视他,大踏步只顾走,忘了提防他的石子,结果被张清一石子打在头上,打得鲜血迸流,望后便倒。若非武松拼死相救,结果不堪设想。

  粗中有细,有勇有谋

   鲁智深虽然性格急躁,行动莽撞,但他在斗争中有时又是粗中有细,有勇有谋。第二回中,他为了保证金氏父女能平安的离开,他几次“寻思”就表现他的精细。他寻思怕店小二拦截金老父女,自己就在店里掇条凳子坐了两个时辰,约莫金老父女去得远了方才起身。拳打镇关西时,用切瘦肉臊子、肥肉臊子、软骨臊子的方法,来“消遣”他,至其被激怒,来打人的他反而变成被人打的。打死郑屠后,又寻思道:“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一边骂郑屠诈死,一边趁机走开。救林冲时,他看见酒保请两个公人说:“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便生了疑心,感到其中有阴谋,放心不下,一路尾随跟踪,料定他们要在野猪林动手,先奔往那里隐藏。当两个公人举棒杀害林冲时,早已等着他们的鲁智深飞起禅杖,把水火棍丢了九霄云外。救下林冲之后又担心沿途还有人烟稀少的僻静险恶之地,董超和薛霸还会害死林冲。因此便沿途监押直到肯定前路无险才和林冲分手返回东京。这些地方均说明了鲁达粗中有细,有勇有谋,并非一味鲁莽,头脑简单。正如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有言:“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写得心地厚实,体格阔大。论粗卤处,他也有些粗卤;论精细处,他亦甚是精细。”

  行侠仗义,不畏强暴

  鲁智深还有一副热心肠,不管事情与自己相不相关,也不瞻前顾后,只要有不平,只要他人有危难有需要,他就义无反顾地去帮,尽管他清醒地知道自己的仗义举动会给他带来种种不利的后果,他仍要义无反顾地一往无前地去打抱不平,去干预不合理的人和事。而且每做一件事都会做得痛快,做到彻底。

  第一件事是他听了镇关西恶行之后不问后果便要出手教训他,三拳便将其打死,替金老父女出了冤气,为民除害也落得自己丢了官职,要亡命天涯,但他毫无怨言还引以为豪。第二件事是大闹桃花村,痛打小霸王周通。在他前往东京相国寺的途中只是于桃花村投宿刘太公庄园,一听刘太公说周通要强娶刘太公独生女儿,便主动提出要给强盗说因缘劝他回心转意。新婚之夜他揪住周通痛打,后又领着刘太公到桃花山退亲,还逼周通折箭为誓才罢休。第三件事是林冲妻被人调戏,他不请自到,前来帮助厮打,也不管得罪官人。林冲发配,他放心不下,悄悄跟踪在后面,提前在野猪林藏身,救林冲于生死关头,又亲自护送林冲去沧州,路上百般照料保护,确保无恙才与之分手。第四件事是他听说史进被捉,气得大骂朱武等慢性不着急:“都是你们这般性慢直娘贼,送了俺史家兄弟!只今性命在他人手里,还要饮酒细商!”连一滴酒也不吃,当晚和衣而睡,明早起个四更,独自一人忽忽下山去救史进。正如金圣叹道:“写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不曾为人出力。”

  四、率性而行,不拘小节

  鲁智深的率性和不拘小节突出表现在三方面:第一,行侠仗义,从不后悔。无论是“拳打镇关西”、“大闹桃花村”还是“大闹野猪林”和“华州救史进”,他都由着自己的性情去做,尽管行侠仗义曾经给他造成了“东又不着、西又不着”的困难情况,但是他从没有过任何怨言,也从来没有在困难面前望而却步的念头。第二,皈依佛门,酒性不改。鲁智深是一个“遇酒便吃”的人,尽管到五台山当了和尚,尽管佛门中的“五戒”就有一戒是“不要贪酒”,尽管智真长老向他宣布了戒规,他也说“洒家记得”,可是鲁智深总免不了要突破戒规的束缚。在五台山两次喝酒,而且喝得大醉,“打坍了亭子,打坏了金刚”,扰乱了寺院。使自己终于无法安身下去,只好离开五台山去东京的大相国寺。第三,反对招安,不愿为官。鲁智深虽然敬佩宋江仗义疏财的行为,但是对于宋江的招安主张他却极力反对。虽然后来他也随梁山集团一起接受了招安,而且多次为朝廷立功,但他并没有自己打抱不平时的自豪感。特别在他擒获方腊后,宋江说要奏闻朝廷,使他还俗为官,他却丝毫不为名利所动,鲁智深说:“洒家心已成灰,不愿为官,只图个净了去处,安身立命足矣!”宋江又说:“吾师既不肯还俗,便到今师去主持一个名山大刹,为一僧首,也光显宗风,亦报答父母。”他仍坚决回答道:“都不要,要多也无用,只图个囫囵尸首,便是强了。”鲁智深的军官阅历,侠义行径,使他能用理性的思维认清社会现实,也了解官场内幕,所以他的不愿为官的心态和行为仍然是他反对招安、不愿与朝廷合作的态度的继续,更是他一贯的侠义习性的反映。此外,在桃花山,他嫌李忠、周通为人悭吝,索性偷了他们的金银酒器,滚下后山,不辞而别。尽管有人认为此事不是丈夫所为,但叶昼以为:“殊不知智深后来作佛,正在此等去处。何也?率性而行,不拘小节,方是成佛作祖根基。”金圣叹也评道:“要盘缠便偷酒器,要私走便滚下山去?公曰:堂堂丈夫,做什么便偷不得酒器,滚不得下山耶?益见鲁达浩浩落落。”

  由此可见,鲁智深相貌粗恶,性格粗卤而心地善良;脾性急暴而用心精微,粗中有细,有勇有谋,性急如火,而又心细如发;嫉恶如仇,见义勇为,好打抱不平,具有“救人须救彻”的禀性;慷慨大方,重义轻财;力大艺高而处事谨慎,胆大心细,很有主意;武功超群,建立了赫赫军功,但对当时的社会现实强烈不满,不求富贵,淡泊名利;为人大丈夫坦荡荡,率性而不拘小节。

 

覃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