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中的人物形象--以《林黛玉进贾府》为例

发布时间:2016-4-15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在现代文阅读中,不仅仅是对文章写作技巧、知识内容的把握,还需要做到品文与品人的兼顾。我们都知道,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在塑造人物形象上,语言是塑造人物形象的最重要的表现手段。教学文学作品,需要通过语言的把握去分析人物的形象。下面我就以经典名著《林黛玉进贾府》为例,来简单地谈一谈这个问题。 

    《林黛玉进贾府》选自《红楼梦》,是高中语文必修三第一单元的第一课。,对于这样的经典作品,如何来分析人物形象呢?在具体的教学中,我认为采取比较分析法比较好一点。可以结合小说中分析人物形象的方法,引导学生品味语言,把握人物,体会思想,进而突出典型形象的典型性。

    通观全篇文章,对林黛玉和王熙凤的刻画可以说是细致入微。我们先来看对林黛玉、王熙凤的形象塑造,比较一下黛玉的两“答”和王熙凤的三 “笑”。两“答”,答出了黛玉的“心较比干多一窍”;三 “笑”,笑出了王熙凤泼辣、圆滑、善变和虚伪的个性特色。

    语言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的言谈举止均可反映他的思想性格和情趣爱好。文段中宝玉问妹妹可曾读书,自然表明,宝玉关心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读书接受教育,他认为女子也应有资格、有权利接受教育,女子也要和男子一样读书上进,有才学,有修养。封建社会对女子的要求不高,认得几个字,不必读什么书,女子无才便是德,此种思想在贾母话语中有所体现。女子要用《女经》《女诫》之类的东西来规范自己,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即可。可是,宝玉不这样看,他觉得女子要读书,要有自己的心灵世界。显然这一问就问出了他的不拘时俗、男女平等、民主自由的思想。

    同是对黛玉的关心,宝玉与王熙凤的问话确实截然不同的。文中对王熙凤见黛玉有这样的描写:“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授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连珠炮似的追问,貌似关心黛玉,实为讨好贾母,更为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的地位和权威;并且,所问内容也多是吃喝玩住这类的东西,可见此人除了对权势地位的贪婪,对虚荣的追求之外,根本没有什么高雅的精神趣味。而宝玉问书,则是一问一答,尊重对方,看重精神,情趣高雅。

    样是回答读书的问题,贾母的回答和黛玉的回答截然不同。文中写贾母当着众人的面回答黛玉有关姊妹们读何书的问题,“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此回答让黛玉意识到,贾母并不太主张女子要读很多书,要接受多少教育,认得几个字就可以了,女子无才便是德。黛玉觉得她先前的回答“只刚念了《四书》”不对,不符合贾母的心意因此,后文写宝玉问她读书之事时,她立刻改口“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句式、语气、内容和贾母先前的回答非常相似,显然,黛玉是想迎合贾母的心意,并不是鄙视宝玉,看不起宝玉。由此亦可看出,黛玉寄人篱下,时 时在意,处处留心,心细如针,思密如发。

    我们试着再来分析一下,如果将宝玉问读书这一问题改为“妹妹喜欢吃什么?”换一个角度来分析。实质上是换一个角度引导学生加深对人物形象的理解,改换的设问多是关于物质生活方面的内容,吃穿玩乐,俗气平庸,缺乏情趣,缺乏涵养。贾宝玉不是这样的人。看一个人的情趣思想,只要看他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脱口发问即可,宝玉问书自然是己之所爱,问之于人,拓石问路,寻找知音。为了帮助学生理解这一点,教学时可设计了一个情节,黛玉仍像先前回答贾母问题一样,“只刚念了四书”,宝玉听后,当即表示送给妹妹一本《孟子》,可以吗?这个情节和课文一比较,学生就会明白,不可以的,宝玉怎么会喜欢《孟子》呢?那可是封建正统书籍,而宝玉最讨厌的就是这类书,送什么合适呢?自然是《西厢记》啦。为何?它反映青年男女自由恋爱,追求幸福,反抗封建啊。

    一部好的作品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净化人的灵魂,尤其是在世风日下的今天,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们要以课堂为阵地,在传授文化知识的同时,谨记文学的教化功能,做到品文与品人的统一,使学生学习文化,感受经典,陶冶情操,净化心灵。

 

柳玉丽

[语言中的人物形象--以《林黛玉进贾府》为例]相关文章:

1.林黛玉进贾府歇后语

2.高二语文《林黛玉进贾府》教案

3.我眼中的林黛玉周记

4.故事在语言教学中的运用

5.关于林黛玉的论文

6.木兰诗的人物形象

7.木兰诗人物形象

8.语言活动小班教案

9.语言教案活动

10.形容语言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