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密:莫言红高粱的酒香醇厚

发布时间:2016-10-2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火红火红的高粱地

20年前拍摄的《红高粱》电影,今天看来仍然让人们心潮澎湃。当时,张艺谋正在山西太行山里参与著名导演吴天明的电影《老井》的拍摄工作。作为摄影师,张艺谋拍摄的《一个和八个》、《黄土地》、《大阅兵》在影坛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然而,这一切都似乎无法表达他心中的热情,他决心自己当导演。就在这时,一部叫《红高粱》的小说激起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

小说《红高粱》是山东高密作家莫言根据家乡的故事创作的,在当时的中国文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小说所描绘的高密东北乡的人和事深深吸引住了张艺谋。在《老井》拍摄的间隙,他从太行山的拍摄现场,赶到北京找莫言谈小说的改编权问题。“张艺谋剃着光头,上身穿着一件特别破的衣服,穿着短裤,鞋子就是农民用那种胶皮轱辘做成的简易凉鞋。”虽然以前未曾谋面,但张艺谋的电影曾经给莫言留下过深刻的印象。二人谈的投机,很快就谈定了改编权的问题,谈到红高粱,谈到小说中那些充满激情的人物,二人都很兴奋。莫言说过:“我对张艺谋没有任何要求,我说我不是鲁迅,也不是茅盾,改编他们的作品要忠于原著,改编莫言的作品爱怎么改怎么改。你要“我爷爷”、“我奶奶”在高粱地里试验原子弹也与我无关。”

张艺谋和莫言很快就商定了改编权的问题,这让张艺谋对高密那片土地产生了强烈的向往。除此之外,张艺谋最想看的就是高粱,然而,现实的情况让他陷入了困境。

当时的高密,已经没有了一望无际的高粱地,莫言说:“小说写的是过去的事情,高密种高粱是50年代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农民连小麦都吃不完。”在莫言的家乡山东高密,高粱曾经是旧时代人们的主要口粮,今天的高密人的爷爷奶奶们,靠着高粱生存,正是有了高粱的养育,也才有了高密今天的后代。没有高粱,电影就无法拍摄,莫言曾建议张艺谋到东北去拍摄,但是张艺谋坚决地选择在高密拍摄,而且决定自己种高粱,感动他的就是高密土地上那浓烈的气息。

1987年春天,张艺谋派副导演带着原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吴天明凑下的4万元钱到了高密,开始选景种高粱了。那一年,山东干旱少雨,高粱长得很差。就在准备调动消防车来浇水的时候,天下起了雨。后来张艺谋回忆说,高粱这东西天性喜水,一场雨下透了,你就在地里听,棵棵高粱就跟生孩子似的,嘴里哼哼着,浑身的骨节全发出脆响,眼瞅着一节节往上蹿。直觉着满世界都是绿,满耳朵都是响,满眼睛都是活脱脱的水灵。这正是张艺谋要表现的生命感觉。

在经历了一系列磨难之后,1987年夏天,《红高粱》终于在莫言的家乡--山东高密开拍了。最重要的情节几乎都是在高粱地里拍摄的。“我爷爷”和“我奶奶”轰轰烈烈的爱情是发生在高粱地里,“我罗汉爷爷”是在高粱地里被鬼子杀害的,“我爷爷”他们杀鬼子是在高粱地里杀的……红高粱就是他们的生命舞台。正是剧组和高密人的努力,才让我们在电影上看到了激情飞扬的红高粱。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在电影中,出嫁的镜头并不多,但中国传统婚俗的形式和色彩却十分浓烈。电影中,“我奶奶”出嫁时坐的是轿子,这和上世纪50年代之前高密的妇女出嫁时是相同的。电影《红高粱》中,“我奶奶”出嫁的路上,年轻力壮的轿夫们插科打诨、嬉笑挑逗的一段戏让观众忍俊不禁。这种类似于闹洞房的场景,作家莫言就曾从村里的老轿夫嘴里听说过,轿夫在路上折腾新娘子的事情确实有过。“抬轿子折腾新娘子,这种事确实是有的。如果女方或者是男方家里比较吝啬,把轿夫打发得不高兴,给的赏钱不够,轿夫们可能就不高兴了,就这样颠来颠去,把新娘子颠吐了。”但电影中那场载歌载舞的“颠轿”戏,却是张艺谋在民俗基础上的创造。莫言介绍:“这个情节在我小说中也是浓墨重彩,张艺谋又夸张了。”为了营造气氛,剧组用卡车拉了十几车黄土,铺在路上。开拍后,演员在前面走,工作人员在后面用铲子扬土,气氛一下子被烘托了起来。

酒是喜庆的必备品,山东自古出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武松打虎的故事就是山东英雄最好的代表。高密的酒文化十分丰富,酒是高密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饮料。而民间酿酒更是普遍的现象,作家莫言就还记得故乡的酒作坊里散发的阵阵酒香。“村子里就有3个酒作坊,每到春节的时候,就有许多车来拉酒,那时候满村里到处都散发着酒香。”

孙家口伏击战遗址旧时酿酒的形式已经无法拍到,但《红高粱》电影中却为我们想像出了乡村酿酒的生动图景。九月初九是酒作坊烧锅生火的日子,“我奶奶”怀着好奇来到酒作坊,她想看看红高粱是怎么变成高粱酒的。当红红的高粱酒从酒糟中流出来的时候,“我奶奶”的表情充满了无比的新鲜和好奇,观众也被这种传奇般的酿酒方式所吸引。而片子接下来的“敬酒神”的歌唱,将高粱酒的文化推到了极致。虽然电影中红高粱酒的做法是一种想像和夸张,但是,电影中的“十八里红”酒却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喝了咱的酒,一人敢走青杀口

在高密拍摄电影《红高粱》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外景地--孙家口。当年,美术师杨刚为了寻找种高粱的开阔地来到了这里,眼前的这座石桥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这种大条石本地并没有,从外地运来这些石头修桥,用这样的力气修筑了这样一座坚固的桥,就可以想像这里曾经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交通通道。电影中,日本人在“青杀口”的高粱地里残忍地杀害了“我罗汉爷爷”,也许是一种巧合,就在电影的拍摄地--孙家口的这座桥边,真实地发生过一次抗日的事件。在高密的县志中记载,1938年,日本人在这里遭到了游击队的伏击,军车被炸毁。后来,日本人来报复的时候,错把邻村的公婆庙当成了孙家口,制造了公婆庙惨案。石桥不远处的一块抗战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这次伏击战而设立的。随着莫言小说的发表和电影的拍摄,这个打鬼子的故事在民间也越传越神奇。

鬼子的残暴激起了人们的仇恨,在电影中,当“我罗汉爷爷”被敌人杀害,当悲壮的“祭酒神歌”再次唱起的时候,我们分明感受到了红高粱的悲壮和决绝。当“我爷爷”和酒坊的伙计们抱着点燃的高粱酒冲向鬼子的汽车的时候,观众的感情也仿佛被高粱酒点燃了。

高密的红高粱喂养了一个土生土长的作家莫言,红高粱地也滋养了张艺谋和他剧组的伙伴们。之后,他们借着高粱酒壮起的胆量,一路大胆地往前走。高粱地是他们的起点,从这里他们走向了柏林,走向了世界。20年来他们的电影总是引起关注甚至轰动,而且他们也永远记着脚下的那块高粱地。

(根据央视《走遍中国》栏目之“中国电影地图《红高粱》--山东高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