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将也--也谈班主任

发布时间:2016-12-17 编辑:互联网 手机版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孙子十分重视将帅在战争中的作用,他认为:“懂得用兵的将帅,是民众命运的掌握着,是国家安危存亡的主宰”。故提出了选将用将的五条标准:智、信、仁、勇、严。孙子说为将者五德缺一不可,笔者认为为师者亦如此。为师者除了要传道、授业、解惑外,还要懂得如何带领学生们在学海中苦战得赢,这就要求为师者亦需有一定的为将之材。

一、师者智篇

孙子把“智”放在“五德”之首,说明孙子对领导者指挥才能的重视。班级是学校最基层单位,班主任是班级工作的具体领导者和组织者。班主任的基本任务是认真实施学校教育与教学计划,组织与指导开展班级工作,保证班级全体学生健康成长。如何领导、组织;如何实施、开展班级工作;如何保证学生健康成长……这是需要智慧的。

智慧是指对事物能迅速、灵活、正确地理解和解决的能力。笔者认为班主任老师所需具备的“智”主要在如下方面:

1、“选贤与能”之智。一个好的班集体离不开一个得力的班委会,班委会是班级学员的群众性组织,是部分教学活动,如组织自学、小组讨论、专题研讨和学习考察等的具体组织者、实施者,因此,充分发挥班委会的作用,不仅有利于班级管理和班级建设,而且有利于贯彻执行教育的指导思想、方针和教学计划,促进学习任务的完成。故班主任应该有“选贤与能”的智慧。

2、巧妙的“惩罚”之智。当学生犯错误时,也是我们教育者最容易犯错误的时候。学生犯错班主任老师容易出现:“小题大做”,缺少宽容和幽默,缺少“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豁达,把学生弄得很累,自己也心力交瘁。错误的批评、错误的惩罚,往往不能达到预期的教育效果,如果班主任能够在教育行为中恰当地打破常规,往往可以变被动为主动,达到教育的目的。

这儿有一例:英国科学家麦克劳德上小学时偷偷杀了校长家的狗,校长于是惩罚他画两张解剖图--狗的血液循环图和狗的骨骼结构图。正是这个智慧的“惩罚”让麦克劳德爱上了生物学,最终发现了胰岛素在治疗糖尿病中的作用而走上了诺贝尔奖的领奖台。

3、授之于“欲”之智。我国古代大文学家、哲学家韩愈在其代表作《师说》中把“传道、授业、解惑”视为教师的基本职责,这一观念在我国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但从现代教育观念的视角来看,韩愈的认识,体现的是一种教师中心论的立场。如果把学生当做学习、成长、发展的主体,从尊重学生的动机和兴趣出发,教师只“传道、授业、解惑”就远远不够了。一个真正尊重学生、平等对待学生的教师,应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启发学生认真思考,引导学生提出问题,作为自己在教育教学过程中的重要任务。故笔者认为现代的师者不光要传道、授业、解惑而且要考虑如何智慧地传、如何授、如何解才能收获最佳。

“欲”是想得到某种东西或想达到某种目的的要求,是一种自主的要求,是变被动为主动的要求。 “欲”是指学习的内驱力、兴趣、动机,建立在人本主义的教学观基础之上。“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欲”是指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不如激发学生学习的内驱力、兴趣、动机。让学生有欲望才是智慧之举,才是实现“最佳”的最佳。

选贤与能、巧妙惩罚是我们管理班级的智慧之举;授之于欲是我们搞好教学的智慧之举。有了这些智慧,何愁成不了智慧的班主任、何愁统帅不了你的军队、何愁打不了胜仗。

二、师者信篇

孙子对将帅的要求除了能多谋善断,还要求将帅必须取信于人。班主任也必须将这种“信”深深植根于全体同学的心目中。

“信”在此释为诚实,遵守诺言而取得的信任。为人师者,笔者认为“信”是如是:

1、言必信,行必果。言必信,行必果,就是说出的话就一定要去做,一旦做了就一定要果断,不要犹豫。

曾参杀猪教子的故事还记得吗?

有一天早晨,曾参的妻子忙完了家务,就想上街去买点东西。小儿子高兴地跑了过来,缠着妈妈带他一块去。

曾妻被闹得没有办法,回过头去,她看见了自家院子的那头小猪,又想起儿子最喜欢吃肉,就随口应允说:“好乖乖,妈妈回来就把小猪杀了,炖肉给你吃!”

听到妈妈的保证,小儿子高兴极了,这才放她走。

曾参的妻子从街上回来,还没有进家门,她就看见丈夫正在院前的大树下准备杀猪,那头小猪被捆了四蹄,“嗷嗷”地叫着,雪亮的尖刀搁在水盆边……

一见这个情景,她大吃一惊,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赶忙制止曾参说:哎呀,这猪太小了,你怎么能现在就杀呢。”曾参指了指站在一旁热心观看的小儿子,问道:“你早上跟他说的那些话,难道不记得了吗?”……

曾参为兑现对孩子的诺言而杀猪是因为曾参深深懂得,诚实守信,说话算话是做人的基本准则,若失言不杀猪,那么家中的猪保住了,但却在一个纯洁的孩子的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曾参用言行告诉我们,为了做好一件事,哪怕对孩子,也应言而有信,诚实无诈。 

教师面对的就是一群年少无知,世界观、人生观正在形成的孩子。教育家乌申斯基说:“教师个人范例,对于青年的心灵,是任何东西都不能代替的有用阳光。”教师对学生进行思想品德教育的方式方法很多,但言教不如身教,身教是教育的法宝。身教是教师身体力行,是教师示范的实际行动,它具有很强的榜样性和效仿性。所以我们要深深懂得身教重于言教的道理。

2、赏罚有信。善用赏罚是军队管理中“砺士”的一种艺术。孙子说:“善治军者,赏罚有信。赏不避小,罚不避大。”这里最值得重视的就是一个“信”字。有信,赏罚才有权威性;有信,赏罚才能达到激励士气的目的;有信,领导才有号召力。

教育者面对的是一群喜怒无常的孩子,阴晴雨雪随时爆发。同时教育是允许犯错的,教育就是在纠正错误中不断认识、提高。笔者认为在这里需注意几点:

注意对同一对象的恩威并施,有赏有罚让其明确能为与不能为。

注意重赏轻罚,让每位学生认清自己的闪光点。

注意物质奖励与精神奖励并重,满足学生多样、多层的需求。

赏罚是一种激励,是一种强化手段。一个高明的管理者应该从人的本性出发,充分利用各种有效的激励强化措施,去控制、改变、塑造人的行为。教师就该用这种有信的赏罚来改变学生们的思想认识进而来支配他们人的行为。

三、师者仁篇

“仁”的主要表现为“爱人”,不仅要爱自己的家庭成员,还要实行广博的爱,即“泛爱众”。师者就需要有这种“仁爱”。《孟子离娄下》亦有:“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