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鸡,兔,狗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7-1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我一直认为,孩子不应该养宠物。

  毕竟,大部分孩子没有责任意识。即使养了宠物,大部分时候也是由家长在照顾;责任心强一点的,会自己努力饲养,但是由于技艺不精,也很难养到宠物应有的天年;即使养得好,长大了,小小的孩子看着它,充满欣喜。但是……

  很多时候,你的所有的努力,都会被现实无情的击碎。

  我曾经真正上手养过的东西,只有养过一些蚕宝宝。我对于它们的印象,仅限于在手上软绵绵的蠕动,还有“蚕食”桑叶时发出的,充满生命力的“沙沙”声。

  我没有杀死任何一只蛹来取蚕丝,却没想到它们下一代的蚕卵,都葬送在了蚂蚁的肚子里。一开始只是发现,那些卵似乎有点苍白的过了头;等到了来年春天,鲜嫩的桑叶爬满了树枝,我才不情愿地接受事实。

  现在看来,那时候我所感受到的,只是一种无谓的失落。谈不上什么感情,倒像是坏了一件无关紧要的玩具,或者不小心把看了一段时间的杂志撕了条口子。我想,当时的我,并没有真正对它们付出过太多的感情。

  这和我的邻居,有本质的差别。

  当时的我们,都是小鬼。不一样的是,他是住一楼的小鬼,所以如果要养宠物,他的余地远大于我——毕竟,那一小片的开放式小院子对于宠物来说,可以说是意义重大。再加上他的家人观念更开明,这使得他饲养了不少宠物。即使在最后,他估计宁愿他没有养过它们。

  一开始,是两只小鸡。

  染色小鸡这种东西,在我们那个年代可以说是街头一景了。即使我们都知道,这种小东西很难养活,但是,他还是坚持把它们养了下来。

  小鸡褪去了绒绒的黄毛,长出了新生的羽毛。但是,院子里的流浪猫却临床不久了,我们并不清楚,它什么时候盯上了这些小鸡。

  等到我们发现的时候,小鸡已经少了两只。

  这是我少数几次看到我的邻居发飙。我们借了梯子,在一处房顶上,救出了一只被咬伤的小鸡,顺便看到了一些羽毛和骨头的碎片。他的眼睛发红了,似乎还有些潮湿。喃喃的骂声在他的嘴里打转着。

  两天过去了,受伤的小鸡也去了。

  从此,我们和院里的流浪猫便结下了梁子。这里就不赘述了。

  后来,是一只很漂亮的大兔子。

  那时候,我们的同龄人基本上养的,都是宠肉二用的,花鸟市场十元一只的小东西。我们并没有,也不知道有折耳兔,安哥拉兔,迷你兔之类的种类,毕竟花鸟市场没有卖。而“托付给朋友/长辈的宠物兔子被吃掉”,也成了我们当时孩子之间,算是有名的“都市传说”。

  不过,这个故事,完全是倒过来的。

  这只黑云压顶,还有白色鞋子的毛色,的确很漂亮。但是,这是属于一只有成年人手臂长,几乎和猫一样粗壮的肉兔的。它本来就不是为成为宠物而生,葬送在人类腹中应该也是得其所哉。

  而我的邻居,却因为不舍,在和父母协商之后把它救了下来。

  这个故事,并没有一个童话一样的结局。它咬开了铁笼子,但是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回来睡觉。邻居曾经叫我帮忙抓它,但是它很快教会了我们“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含义。

  自由散漫惯了的兔子,在一个暴雨天溜出了笼子。后来,我们在一辆车已经被雨水漫湿的车底,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兔子。

  三天之后,兔子的遗体被邻居埋葬了。

  再后来,是两条狗。

  它们被赋予了相同的名字,有着类似的来源,也获得了类似的结局。

  对于第一只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但是第二只还是印象深刻。

  那个小家伙,是从菜市场溜出来,跟着邻居的父亲回到了邻居的家。他们一家人向来宽厚,于是就收留了这个小家伙。

  它在白天从来没有带上链子,因为它从来没有伤害过周围的任何邻居;它对于喜欢它的人赋予欢快的叫声和笨拙的欢迎,对于不喜欢它的人,也不会随意讨好或者吠叫。它悠闲地活在天地之间,没有邻居真正讨厌过它。

  这一切在它发情的那一天起,被打破了。周围没有链子的几只流浪公狗从此开始聚集在邻居家的周围,从清晨开始便不住地吼叫哀嚎。这对于学校比较远,上课时间也早的我和邻居问题不大。但是,不是所有的邻居都是学校很远上学也很早的初中生。

  有一天早上,我走到了他家的小院子里,发现地上只剩下了一条链子。听那些大人说,有邻居联系了打狗队,把它带走了。因为是土狗不是洋狗,而且全天运动,一身健美的腱子肉,估计已经被做成了一锅……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也不知道能怎么想。那天早上,我一直没有看到过我的邻居。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的邻居养过宠物。

  再后来,我们渐渐搬家了,关系一点点疏远。

  不知道现在,他是否还会因为奇奇怪怪的机缘——

  ——再次养上一只宠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