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上邪杂文随笔

时间:2019-01-08 15:42:01 随笔 我要投稿

上邪杂文随笔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杂文随笔

  ——————————题记

  【上邪】,多么美好的誓言,无论听多少遍,总会觉得能够一直相守下去。 那时的他听着她为他轻咏的那首【上邪】,心中早已认定眼前良人,可谁曾知,敌不过的哪是岁月情长,江山已为他和她找到此生分别的方向......

  那一年长安城中飞花漫天,她披着火红的嫁衣决然远嫁,连春风都在泣血。他心中怀有家国,她的心中却怀有他。远嫁异国他乡,她又何尝不痛苦呢?和亲的队伍路过他身旁,春风吹起红帘,轿中她凤冠霞帔,较好的妆容,他见她原本眼中开倾世桃花,如今却桃花雨下。到底是她轻许了姻缘还是他转身轻负了她如花美眷?

  看见她泪如雨下,他想回眸追溯那似水流年,耳畔循着她为他吟咏的【上邪】,思绪回到了从前......可记那年那月心相惜,她为他吟咏【上邪】,他的心中默默复着:发同青,鬓同雪,生同寝,死同穴。如果他不是卫国将军,如果她不是宗室女子,是否这两句誓言还可实现?是否他们会有不同的结局?山河破碎,国仇家恨,纵使他似海情深般要想与她长相厮守,却也不得不与她分离......

  战场上他与敌厮杀,风中的血似酒般浓烈,转眼间身边已横尸遍野。从此,她吟咏的.【上邪】,他再听不真切.......

  风吹醒了一时痴呆的他,他望着她,其实早已沦陷。而她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他定不会怪她的吧,只有她去和亲,才能为国家争取扭转的机会,但她去和亲成全了家国,却单单负了你。在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中,儿女情长又显得多么渺小。她不忍他长年征战的劳苦以及随时送命的危险。她对他说“我愿与君绝”是为了让他不要再留恋往事,也可能是为了让他彻底死心,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的思虑如此之多,虽然她不能陪伴在他的身边,而这思虑的件件事,都离不开他。他或许不解,不过男儿国是家,此时一场腥风血雨的战争正等着他......

  她和亲后仅仅不过一月便郁郁而终,她不甘,可又能怎样呢,逃不过的劫......而敌国却借此挑起两国战争。他在临上战场前,已刻好墓志铭,上刻这他和她的姓名。他披战袍,剑指西山,西出阳关,人迹渺。两国实力悬殊,纵使如此,他也要撑到最后。他心中又何尝无恨?只有化悲愤为力量,他杀红了眼。体力有限的他终于杀不动了,敌人的刀不依不饶跌进他的怀抱......

  午夜的战场,狂风烈烈,他抬手拭去唇边的血迹,只有一人誓死一搏了啊.....

  他身后,亲友找到了他的尸体,按照他生前的意愿与她空棺合葬......

  她的姓名终被刻入史笺,他却把她刻他坟前。纵使生前无法天长地久,但他愿身后与她空棺合葬,陪她永远......

  过往之事,总是会让人们停留,驻足,这尘封在历史中的故事已重见天日......

  【文案】公元2012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以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錞,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封号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目前尚不知为何......

【上邪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上邪歌词

2.杂文随笔

3.让的杂文随笔

4.让的杂文随笔

5.上邪原文及翻译

6.随笔日记杂文随笔

7.羁旅随笔杂文随笔

8.随笔起跑线的杂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