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姐妹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1-07 我要投稿

姐妹杂文随笔

  二月二,是妹妹的生日。妹妹远在广州,我想她了。

姐妹杂文随笔

  一直想写写我和妹妹,可是,不是想写什么就能写出来的,许许多多,平淡无奇,却提笔沉。我怕写不好。

  妹妹比我小四岁,小的时候,可能在父母的眼里,我各方面比她可塑性强一些,所以对我期望越大,管教相对愈加严格,对她稍有放任。因此呢,在性格上,妹妹天马行空,当机立断,我俩截然不同。

  在妹妹二十二岁的时候,她正在热恋中,父亲不接受她的男朋友,觉得那个男孩工作还无着落。她为了赌气,放弃了很好的工作,自己去了广州。

  记得她对家人说出决定的时候,在我看来,那只是一种想法,需要三思而后行,而当时,她的车票已经买好了。

  父亲只能说,让她去玩几天吧,玩够了就回来了。我和家人又给了她些费用,让她好好散散心,看看外面的世界。送她到了车站,这才感觉她是真正要远离这个城市。我抱着她哭了,她笑容满面,拍拍我的肩,“没事的,姐。不用担心。”

  表姑在广州,对她有所照顾,这让家人放心了些。电话里她说了很多在广州所长的见识,开阔的视野,她要在广州立足。

  一年后回来,全家人去机场接她。在人群中,看见她拉着行李箱,招着手,笑容灿烂款款而来,我跑过去,拥抱着她,抱着她比走的时候瘦多了的身体,我心疼地哭了,她笑着,拍拍我的肩膀,“没事的,姐。都可好。”

  后来妹妹在广州成家了,小日子过得还不错。她怀孕的时候,打电话说想念家里的面食,牛肉,做梦都闻到家里小磨油的味道。

  我想去看妹妹。大包小包带着家乡味道的干面条,那滴滴都是浓香的几壶小磨油,父亲亲自下厨卤味儿的牛肉,听妹妹说她担任小学校长的婆婆喜欢二月河的书,又带了一本由二月河亲笔签名的《康熙大帝》,这更是代表着家乡的荣耀。在90年代末的那个春节,大年初六,我坐上了开往广州的列车,二十多个小时后,见到了妹妹。

  多年过去了,妹妹差不多两年回来一趟。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开始越来越恋家,一年回来一趟,而且,在家住的时间越来越长。以前她回来,给家人的时间很少,基本上都是住在我那里,白天我上班,她找老同学老朋友玩,晚上我们才去逛街,陪她去品尝那些她思念的家乡美味小吃。

  现在她回到家,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年老的父亲说说话。

  我和妹妹一直在电话里,微信中相互传递着关心,说到自己,都是报喜不报忧。这也是我们姐妹间的心照不宣。

  四年前的`夏天,妹妹带着孩子回来,还是和我住在一起。有一天中午她饭做好了,还不见我回去。打电话没人接,就跑到单位去找我。同事们说我上午突然晕倒,被送到医院了。她慌忙跑到医院,看见我躺在病床上,抱着我,从来不哭的妹妹,哭得像个泪人儿。我强打起精神笑着拍拍她的肩,“没事儿,姐没事儿,只是血糖低些,一会咱们就回去了。”

  刚去广州的那些年,她一回来就说,这个城市怎么看怎么土,发展有些慢,人们的穿着不时尚……那现在呢?我问她。她会说,姐呀,现在发现越来越好了吖,越来越喜欢了。

  有些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坐在咖啡屋里,喝着咖啡,享受着这个城市的温馨,隔着玻璃窗,看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妹妹喜欢吃饺子,我们在她最喜欢的颜天喜饺子馆,两个小菜,一直会坐到店里快关门。

  店里的老板说,进门就一直注意着你们两个呀,那么优雅,说话那么小声,是姐妹两个吧,长得不怎么像,可是神态相似着呢。是的,大部分人见我和妹妹,都会这样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转眼间,我们都步入中年。姐妹间的牵挂和思念比年轻时更加浓厚。妹妹在广州,生活事业还都挺好。我呢,也不错吧。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段时间,妹妹给我打电话,我都是支支吾吾,她听出我在掩饰什么,一次一次追问,习惯了报喜不报忧的我仍然不说,却控制不住声音哽咽。她急了,急得哭了。她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在我终于撑不住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给妹妹打电话,撕心裂肺地痛哭,告诉妹妹她姐夫投资失败,我们倾家荡产,还背了一身债,生活巨变,姐姐活不下去……妹妹听着,在电话里焦急地安慰着我,最后平静地说,“不哭,姐。等着我,明天立刻回去……”

  第二天妹妹乘坐着飞机回来,出现在满面沧桑,憔悴不已的她的姐姐面前。姐妹相拥,妹妹心疼地泪流不止,用她那瘦弱的身体抱着我……

  那十几天的时间,在租住的房子,一直由妹妹照顾我,开导我。每天都是她和她姐夫出去买菜,回来做饭。妹妹生性乐观,开朗,家里郁结的空气在流动,总算有些生机……

  妹妹请假的时间到了,作为公司主管的她必须回去。临走时妹妹给了我两万块钱,我不要,倔强地塞给她。她说,“日子还要好好过,还有孩子呢!留下吧,虽然解决不了太大的问题,心里总是不会太慌张吧!回去再想办法给你打些。”

  可是我知道妹妹的工资并不高。还有广州的房贷压力。

  她又给孩子打电话,“有什么困难对小姨说,家里的事情不要担心,一心好好学习。”

  她说,原本想和姐夫好好谈一谈,但看见他那疲惫不堪的样子,不想再在他伤口上撒盐,责怪没有用的,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互搀扶,重新站起来吧!

  一年半过去了,我已经恢复了元气。在我们的努力下,一切都在好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我的好妹妹,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给我温暖和力量,那沉甸甸的温情援助,伴我前行。

  二月二,我祝我的妹妹,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姐妹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姐妹生活随笔

2.杂文随笔

3.让的杂文随笔

4.宿舍的友谊塑料姐妹花杂文随笔

5.随笔日记杂文随笔

6.随笔起跑线的杂文随笔

7.随笔写的日记杂文随笔

8.随笔记杂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