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这就是家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24 我要投稿

这就是家杂文随笔

  洗完澡,静静地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用心去看这个寂静夜晚的一切。我看到了躲在草丛中的虫子正在鸣叫,听到了夜风轻轻抚过树叶的声音,感受到了花朵在一点一点的开放的样子。这就是家,总是让人无比舒心和惬意。

这就是家杂文随笔

  没有城市的嘈杂和喧闹,一切都是静静的。

  打开电脑,面对空荡荡的文档,手掌托着下巴回想着近来身边发生的一切,希望从中捕捉到有趣的情节助我构思出一篇精彩绝伦的文章。这时微风掠过窗户悄悄来到我的身旁,吹拂着我湿漉漉的发梢,轻吻着我的脸颊。稍一抬头,就可看见窗外的树枝随风而动的样子,远处天边繁星点点,比划着这是属于哪个星座,好久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干净的只剩下星星的夜空了,遥想起小时候搬席子到楼顶上,躺着数星星的'那些情景。很享受这一刻,希望时间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空气中充满花香的气息,似乎也夹杂着蚊香淡淡的香味。我深呼吸,努力闻嗅着,就像一个部队的小狗在寻找着敌人的蛛丝马迹。四处查看,稍弯下身,床底边火星点的蚊香在乌漆嘛黑的堆积物中显得格外耀眼。伊始只是星星点点的光火,随着风力加大,便有了“火烧燎原”的趋势,一阵阵淡淡的蚊香味更是扑面而来。

  咦?怎么会有蚊香在这里?吃晚饭的时候……

  在家第一个晚上,睡到半夜就被不停盘旋在耳边的蚊子吵醒,一气之下,拉起棉被,差点闷死在里头。然而,还是于事无补,第二天顶着熊猫眼起床后,看到蚊子在我身上,脸上,特别是手臂上留下清晰可见的痕迹,又是一阵抓狂。

  吃晚饭的时候,静悄悄的,有意打破这沉寂的局面,

  “你们看,我的手臂,都快要被蚊子占领了。”

  说着,不忘抬起手臂,嘴里念念有词,“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被蚊子咬的。”

  他们吃着,还是一如既往专心致志地吃着。只是妈妈夹起一小撮菜,停在半空中,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

  他们毫无波澜,让我有点小失落,默默转移话题,这才会让自己免陷于被冷落的境地吧。

  “妈妈,你吃一下这个,这可以美容的,河哥专门为你准备。”我用筷子示意放在妈妈前面的一道菜。

  河哥说这是海参。它长得好可怕,手指般长短,就像是巨型的毛毛虫,浑身黑不溜秋的,还满身带刺,让我无法判断哪是它的眼睛。在河哥解剖它的时候,我静静蹲在旁边,看着。河哥一刀精准无误解开它的肚皮,取出其中的杂物,便算处理干净一条。一会,黑黑一堆的,就攒满了半个盘子。看着它们的尸体,让我有点恶心感,反正我是不敢吃的,我相信我的妈妈也是不会吃。一个坏念头即便产生。

  “河哥,我跟你打赌,我觉得妈妈不敢吃这个东西。”印象中妈妈很怕动物,连青蛙也不敢碰,除了家禽外,吃得最大极限也就是个牛肉了。

  “好,赌就赌,输的就给对方100块。我赌她吃。”河哥停下手中的工作,挑衅地看了我一眼。

  “要是吃也只是吃一口,就不敢吃了。”我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但更多的是坚定。

  只见妈妈夹起其中一条,定睛看了看,放进嘴巴里。边嚼着边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很补的,多吃点。”河哥说完,看了我一眼,眉毛上下抖动着,宣告他的成功,并做了个给钱的手势。

  过了一会,妈妈又夹起一条,停在盘子上空,观察了几分钟,皱着眉头思考了许久,迟疑着。

  “妈妈,你不觉得它长得很恐怖吗?”我看着妈妈筷子间的毛毛虫,又看了看妈妈难以言说的表情。

  “是呀,要是没有外面这层皮,我就敢吃了。”她终于放回了盘子里。

  我得意看着河哥,“凭我对妈妈20多年的了解,我就知道。”

  爸爸会意地笑了。这就是家——我懂你。

  “20几年,你有多长时间在家的?”

  相对比于河哥,我差矣。一年到头,回不到两三次,也仅依靠着手机有时寒暄两三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躺在床上,闻着蚊香,甚是暖心。我知道,是爸爸。都说父爱如山,我觉得爸爸的爱润物细无声。我无意中提起想吃螃蟹,第二天桌面上就放着一盘螃蟹;我说想去玩,不久支付宝就收到一笔匿名巨款;我说我明天得走了,醒来行李装满了我爱吃地零食。

  这就是家——让在外流浪的心有处安放!

【这就是家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原来,这就是传家之宝杂文随笔

2.想家杂文随笔

3.家的杂文随笔

4.或许这就是成长吧的杂文随笔

5.或许这就是我的爱吧杂文随笔

6.杂文随笔家的遐思

7.家乡的味道杂文随笔

8.家有嫂子的杂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