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雨霖离杂文随笔

时间:2018-12-24 17:24:36 随笔 我要投稿

雨霖离杂文随笔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雨霖离杂文随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人们都说,离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重逢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能够笑靥如花,春风得意。可是呀,离别的时候,也是很多种复杂的情绪,江湖朋友祝福一句一路平安;至亲之人是依依不舍,眷恋如故;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没有言语,却又是挂念于心。

  我是深情的人,以前的每一场离别,都是迫不得已的远行,来不及与父母告别,来不及与更老一辈的爷爷奶奶告别,也来不及与故土的事物告别,或许,来不及告别的告别也是一种最好的告别方式,这样有所牵挂的远行,迟早是有归来之期,所谓的“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莫过如此吧!

  离别的多了,重逢的少了。远游于外求学,与父母的团聚少了,于家的时间也少了,有时候,心中的那份极其需要关爱和热闹,却在平凡的日子里落寞与孤寂。期待着与爷爷奶奶能够贴心的交流,与父母于火笼旁暖心交谈,与故土的每一寸土地深情拥抱,和卧室的物件,妥妥的暖别。每一场迫不及待的离别,也是为了迫不及待的遇见。

  或许,每一场的离别,都不及三变的离别;每一段深情,都不及三变深情;每一株情愁,都不及三变的情愁。三变是深情、是情愁,无论于谁,每天都有与自己离别的东西,可能是时光,可能是人物,可能是远游的阔别。

  三变离别之时“骤雨初歇”、“兰舟催发”,那是一种多么悲凉的气氛,于此处,最留恋,于此景,最伤情。倘若不是离别,而是与佳人于亭上看遍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看遍江河落月,看遍世间繁华,于此心,不负情景,但是呀,事与愿违,最美的景物是离别时最伤怀的景物,最美的地方是离别时最悲凉的地方。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虽未有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般孤寂与失落之感,但是,也是相差不大吧!都是官场失意,流落异乡,兴许是再无入朝之机会,也许隐于林,是他们的喜欢。但柳永离别之时,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与佳人缠绵难离,这一别,不知是什么时候能够再重逢,或许,重逢的时候,都是人老珠黄,或者是杳无音信。

  任何人,都不喜欢离别,我如此,柳永亦如此。但是世间的光怪陆离,斑驳了太多人的岁月与芳香,卷走了情恋与惊扰了流年花花。于是,所有的人选择了不责怪,选择了原谅。

  深秋是个凄凉的`季节,秋叶落尽,盖满了每一寸曾经繁华无比的春夏,也为了隆冬垫底基础。柳永的离别是在秋季,月明但残之夜,无声无息的静夜,却又是耐不住自然界精灵们的热闹,该是离别之时,又不舍得于此的此景此情,奈何呀奈何!如此之景物,与何人侃侃而谈,离别时,一切变得更加伤感。舍不得的也要舍得吧!因为再怎么舍不得也要舍得。

  三变是多情的,触物深情,落花深情,迷烟深情。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是三变的多情,伤了那段深深的情,绝恋于情深,深处里面,自然就感伤,怀情残心,注定不完整,更多的是要承受许多承受不了的包袱,携囊浪迹天涯,不论生死,不言欢喜。

  如果只是三变一个人的孤单的离别尚可,但此时,却要与佳人惜别,何年是“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何月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或许,离别总是充满了对于再一次碰面的渴望,碰面之时却又“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言凝语,希望彼此能够多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也是欢喜无比的。

  三变的离别,是短暂之别,又是无归期之别,道不尽何年何月是归期,离别却是于眼前。兴许,别后就再杳无音信,客死异乡。我的离别,不是生死之别,也无十年八载,是短暂之别,总是在不断平凡涌现的日子里与情人重逢,与他们共聚一堂,谈南说北,倾诉自己的羁旅生活,也听着他们每一次为我远游之时牵挂的心,我是幸运的,离别虽多,但是每一场相聚都能够凝语相看,哪怕多少年流年洗净的铅华,只为那一寸曾经的芳香。

  许多的离别,无可奈何,只能够选择原谅或者接受,去原谅不可预知的未来,去接受已经发生的每一个不行之事,于此,都学会了每一场的离别,都是不可强行而为的,喜欢也罢,厌恶也好,总是要和平共处。

【雨霖离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稚雨杂文随笔

2.雨杂文随笔

3.清明的雨杂文随笔

4.伤雨杂文随笔

5.雨冬杂文随笔

6.雨的杂文随笔

7.心之雨杂文随笔

8.阳光雨杂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