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禅是月下箫的杂文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2-18 我要投稿

禅是月下箫的杂文随笔

  道一禅师,四川什邡人,俗家姓马,父亲是个木匠,因此时人称之为马祖大师,马祖是六祖慧能的弟子,和大诗人李白即是同乡,又是同龄人,大唐真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啊!

禅是月下箫的杂文随笔

  马祖和怀让一起在南岳衡山修禅,马祖修禅十分精进,常常端坐禅榻,入禅三昧。怀让看他太执著禅定了,决定找个机会开导开导他。

  一日,怀让禅师捡来一块青砖,在石板上磨来磨去。磨砖的噪音传到马祖的耳朵里,使马祖很不耐烦,马祖烦透了,冲着怀让叫起来:“怀让,烦不烦哪,你磨砖干什么?没看到我在打坐吗?”

  怀让回答道:“噢,对不起师兄,打扰您了,我想把这块砖磨成一块镜子。”

  马祖听了,觉得很搞笑,对怀让说:“你这个猪脑子,镜子是铜做的,你用砖怎么会磨成镜子呢?”

  这时,怀让反问道:“是啊,砖固然磨不成镜子,我问你,你打坐就能佛么?”

  一句话把马祖点醒了。

  依禅宗的观点,禅分为如来禅与祖师禅,也可以简单这么说,如来禅即是印度禅,从观息,入定,思维诸法实相,强调一个“观”字;而祖师禅又叫中国禅,它简化了印度禅的繁文缛节,单刀直入,即心见佛,注重一个“悟”字。如来禅从观入定,祖师禅由悟见性,顿悟成佛。马祖偏重于禅定了,而没有找到禅悟的捷径,才留下了怀让禅师磨砖成镜的公案。

  马祖开悟之后,想到蜀地闭塞落后,决定回到家乡,弘扬禅法。回到家乡,他动员乡亲们听他讲法。在法堂上,乡亲们说说笑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看到这情景,马祖很沮丧,他搞不明白,这么珍贵难得的法门,乡亲们为啥子听不进去呢?

  有一次在课堂上,马祖开示禅法,讲得吐沫星子乱溅,可谓口吐莲花,但还是有人嘀嘀咕咕开小差,马祖发了脾气。这时,一位老大娘站起身,揶揄马祖::“啧啧啧,我当是哪位高僧讲法呢,这不是张木匠的儿子张小三么?小屁孩一个,脾气还不小呢!”一句话把马祖禅师的心理阴影面积几何级地增长,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一连几天,马祖不吃不喝,躺在床上蒙头大睡,他的大嫂子安慰他:“小三兄弟,别生闷气啦,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你讲的.不精彩,而是乡亲们对你太熟悉了,没有距离感就产生不了敬畏心。虽然你报效家乡的热心肠可敬可嘉,但是你的方法有问题呀!”嫂子一番话让马祖恍然大悟。第二天一早,马祖再一次踏上云游四海的禅修之路。

  临别家乡前,他吟诗一首,这首诗在宗门里千古传唱,它告诫天下的禅僧们,故乡只负责生产天才,但它没有义务接纳天才,这不是乡亲的愚昧,而是故乡的慷慨!马祖向着故乡无奈的一笑,吟诗道:

  修道莫还乡,还乡道不成。

  我村刘阿婆,呼我幼时名。

  此诗细思极富于情趣,此时的道一禅师被乡亲们亲热地叫着“马小三”,你说别扭不别扭呢?

  好男儿志在四方,刘邦大帝也曾横槊赋诗:“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归故乡!”这就是家乡与游子的悖论,只有斩断对故土的情感纽带,人才会义无返顾地踏上成功之路。凿空西域的玄奘和东渡扶桑的鉴真,用无碍的智慧和悲悯的佛心完成世人不可企及的壮举,证明了这样的真理:“青山何处不道场,此心安处即故乡。”

【禅是月下箫的杂文随笔】相关文章:

1.禅是月下箫杂文随笔

2.禅是月下箫散文

3.有生之年/斯禅杂文随笔

4.禅师杂文随笔

5.山间石庵品茶,听箫杂文随笔

6.月下随笔700字

7.月下随笔900字

8.月下的村庄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