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盼的生活随笔

随笔 时间:2018-10-28 我要投稿

盼的生活随笔

  新婚蜜月甜犹在,

盼的生活随笔

  事故丧夫苦就来,

  雪天路滑图痛快,

  早把娇妻抛脑外。

  饭热菜香苦等待,

  盼来噩耗妻吓坏,

  痛心送夫入棺木,

  难道相识是孽债。

  情愿短暂叹悲哀,

  腹中遗孤也受罪,

  回想夜夜相依偎,

  如今只剩空感慨!

  ……

  ——题记

  12日下午,开会。领导在三尺讲台上口若悬河地讲话。

  她靠近窗玻璃坐着,开始注意力还算集中,听着听着有点烦。

  她向窗外看了看:窗外翻飞着无数只白蝴蝶,纷落树梢,缀满枝头,飘啊飘啊飘,飘悠着——

  亦如她此时的心情一样飘忽不定,没有方向。

  蓦地,她想起了老公:老公6号陪老公公回老家参加老公公朋友们的聚会,昨天说好今天回来的,老早就出发了还没回来。她自言自语。

  她悄悄地给老公发了条短信:我们现在在开会,不能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在哪儿?写好后发送,为了引起老公的注意,她故意拨通了他的电话,等他接的时候她挂断。(单位有明确规定:开会时间不容许接电话,更不容许打电话。)

  发出去以后,她开始等待老公的回复。不时地从布衣口袋掏出手机,看看显示屏最上面有没有金黄色的信封出现。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三分钟、五分钟,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她终于看到了金光色的信封,那份高兴不亚于她收到录取通知书带给的喜悦。“我们现在还在返途中,快到夏店口了。”

  她长长地呼了口气。再次看了看窗外:雪下得更大了,纷纷扬扬,不远的草坪上已经盖了厚厚的一层,苍天生怕草坪冻坏,给草坪盖上了棉被。老天也太偏心,只顾照料他的草宝宝,没有为我老公想想,这该死的老天!她想。“在家不救月,出门遭风雪。”她想起在老家的时候常常说的一句话。她低下了头,心快要到喉咙眼儿了,焦急的心情写在眉宇间。她哪有心情听领导讲话,心早已经飞向窗外。她开始抱怨:抱怨领导偏偏在今天下午开会,抱怨老公不提前回来……

  半个小时对她而言,显得那么漫长而崎岖,仿佛翻山越岭那样艰难。思绪的野马一旦脱缰,驰骋疆域。她又给老公发了条短信:雪下得很大,路滑,开车慢点,中午吃饭了吗?发出短信后,顺便又打了骚扰电话,便于他发现。

  过了十多分钟都没有接到他的回复,她有些不耐烦,急迫的心象热锅上的蚂蚁。掏出手机,看了数遍就是看不到金黄色的信封闪现,她开始为他祈祷。她想起他曾经对他讲的往事:一次跑长途,车行在一条并不宽敞的公路上,他踩离合器的时候,觉得左腿特别紧,朝左腿看去:一条绿蛇缠在他左腿小腿上,惊慌间差点将车向路边的护栏,幸好自己又来了个紧急刹车才幸免遇难。自己将车开到路边停下,将蛇送到路边的草丛中。一次夜间出车,不知心疑还是身体不舒服,总感觉前面有辆车和自己的车距离很近,自己放慢速度,对方也放慢了速度。于是,他干脆将车停下来,打开车门下去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他觉得蹊跷。还有一次,他往车库倒车,倒车前在车库里什么小生灵也没有看见,车放稳后,下了车隐隐听见猫叫的声音,声音明显低微,他向四周看了看,最后朝车底看去:一只白猫横躺在自己的车轮下……事不过三,她不敢往下想。她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瞎想。

  领导台上宣布散会的时候,大家都全体起立,唯独她没有及时起立,还是同事捅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大家都先后蜂拥般出了会议室,她跟随人群一同向前走。走出会议大厅,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公打电话,熟练地按了老公的手机号码后顺便按了发出键,电话通了就是没人接,一会儿听见话务员的提示音:对不起,对方暂无应答,请稍后再拨!

  过了十几分钟,她再次拨通了他的手机,还是无应答。再后来他拨通了老公的电话,也有了回音,只是更换了主人,接电话的是襄垣县交警:我是襄垣县交警……一听是交警接的电话,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儿,她没有心思看窗外的雪,眼前一片金光,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幸亏旁边同事帮助,(同事拨打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急诊室了。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十天过去了,见了我和我笑了笑,掩饰不住的牵强,隐瞒不住眉宇间的惆怅:那天下午五点左右,盘山道上,因躲闪对面来的车辆急刹车——路滑——车毁人亡——。说着说着她因哽咽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先先后后,毕竟矿务局弹丸之地,而且我这儿客人常来常往的.,为他们治疗的时候,他们之间相互倒腾最近发生的事情:她公公老家是河北保定的,老家朋友与公公聚会,儿子开车与公公前往,返回的途中坠入山沟里,父子两个一去不复返了。

  她朝马路上来往的人群看去,想在过客匆匆中能找到她要找的人,积雪消融,涓涓细流流淌,流向远方,敢问流向何方?估计连它自己都不知道。

  生活要一天天继续,阳光明媚,尘封的大地舒展着自己的筋骨,集市上又恢复到往日的熙熙攘攘之中去,卖糖葫芦的老头儿推着破旧的自行车边走边吆喝……再强的光线也难射进犄角旮旯——有影子的地方!

  清瘦的面容间掩饰不住内心的痛楚,5路车来了,(5路车是通往市里的公交车。女儿在市里上学。他在的时候,有他送女儿。)女儿跟随蜂拥的人群挤上车,她尽力搜寻女儿的影子,因人多、拥挤,她找寻了好久也没有找到,车开启了,缓缓向前……

  她立在原地,眼角流下了混浊的泪水!

【盼的生活随笔】相关文章:

1.盼春节随笔

2.执著的生活随笔

3.情殇的生活随笔

4.伤的生活随笔

5.随感的生活随笔

6.也许的生活随笔

7.看的生活随笔

8.步行的生活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