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祭母_生活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4-1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没有失去过至亲,难以体会断魂的滋味。

  十五年前的那个清明节,母亲突然离我而去。十五年来,我偶尔叫婆婆几声妈,再也没有亲切地叫过“妈妈”了。在梦里,我无数次梦见母亲,总是那么年轻,漂亮 ,梦醒后泪水打湿枕巾 。在街上偶儿 碰见手挽着手行走的母女,我的眼泪就会在眼眶里打转。“有妈的感觉真好!” 这句话,在我脑海里上千次地重复着。 “你爱吃的那三鲜馅 有人给你包 。你委屈的泪花有人为你擦。”我第一次听到阎维文演唱这首《母亲 》时 泪如雨下。 “为我擦去泪花 ”“ 给我生命 ”的那人已经早早走了。

  母亲十九岁有我。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黄昏,我正在教室上晚自习,同学告诉说 :“你的姐姐来找你。”我很纳闷 。我只有一个弟弟, 哪有多出 一个姐姐?我急忙跑出教室。只见母亲站在操场的那头,看见我向我招手。 夕阳的余晖 ,映照着母亲清秀的脸庞 ,身后那两条长长的辫子随着母亲的手势左右摆动,洁白长裙在微风中轻轻飘舞 。 远远望去,就像一朵圣洁的荷花。我从来没有留意母亲的长相 。十六岁的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有一位漂亮的母亲。从此 ,常常有同学在我耳边说:“你妈真年轻!” “ 你妈真漂亮!” 高中二年,我常常以母亲的年轻漂亮自豪。

  母亲不但漂亮,还有一付好脾气 。自从我记事起,奶奶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住,可从来没有看见她跟奶奶拌嘴。奶奶小时候家里很富有 ,养成了大手大脚的生活习惯, 不知道节俭。吃白菜,只吃白菜心;烧的蜂窝煤,从来没有烧透过, 煤心还是黑的她就要换掉······爸爸经常为这事跟奶奶吵嘴。 妈妈在背后总是耐心地劝爸爸:妈年龄大了,从小养成的生活习惯不好改,就由她吧。有一段时间,爷爷生病,家里经济拮据,妈妈看见奶奶换下没烧尽的煤块 ,实在忍不住了跟我说: 你奶真是够浪费的,吃了上顿,不管下顿。这是我听到的妈妈唯一抱怨奶奶的话。

  父亲比母亲年长八岁。常听母亲讲:跟你爸谈恋爱时,你舅妈不同意,嫌你爸年龄大。我非要结婚,惹得你舅舅,舅妈好长时间不跟我来往。我想你爸是老师,有文化,年龄大点会心疼人 。可自打结婚后,凡事都是我让着你他 。我俩生气,有点矛盾也是我先找他开口说话 。也可能因为妈妈一生都谦让 爸爸,我找对象那阵,母亲一听介绍人讲男方比我小,欣然同意。也许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我遗传了父亲的基因,重复着爸妈的生活轨迹。老公也经常开玩笑 说:你比我大 。咱俩闹矛盾,不管对错,总是我让着你。你就不会主动一点, 说句软话。

  从小到大,我很少看见母亲发脾气,也不记得母亲打骂过我跟弟弟。 只记得那天,妈妈在厨房包饺子,我在一旁玩面团。母亲嫌我手脏,让我走开 。我正玩得起劲,那能听进去。想着一向脾气很好的母亲不会拿我怎么样 ,继续拿着 切好的面饼揉来揉去。 不一会白白的面饼被 我捏得快成了黑煤球。母亲见状刚要抬手打我 ,我一转身,飞也似的蹦了出去。这一次母亲大概是真生气了, 顺手抄起身边的擀杖向我扔来 。擀杖只轻轻碰到了我的脚跟。现在想想,母亲当时并没有用力扔,只是想吓唬吓唬我。

  我七个月,母亲就怀了弟弟,是奶奶一手把我拉扯大。所以,在我的童年里,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做饭 。 七八十年代,一星期上六天班,只有星期天一天休息时间。只要休息 ,母亲就会在厨房呆一天,不是为我们改善伙食包饺子,就是准备一星期的蒸馍。我经常不解 地问 :妈,你整天围着 厨房转,烦不烦? 我已不记得母亲是怎样回答我的。只记得她并不因为我的责怪而有丝毫 改变。我 上初二那年, 班里转来一位女生 ,每天上下学,骑着一辆红白 相间的坤车, 高傲的像位公主从我们面前飘然而来 ,飘然而去 。同学们自然投去羡慕的目光。后来听 好友讲,那位新同学的妈妈是某个单位的厂长。 有一次,妈妈在厨房做饭 ,我冲着妈妈贸然地问:“妈。别人的妈妈都是厂长,你有什么追求?” 妈妈平静地回答 :“我的追求就是把我的一双儿女养大。你和弟弟就是我的骄傲。’”我当时不理解,讥笑妈妈平庸,没有理 想 。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多么的天真 ,自负。我们哪个人不是把全部身心,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孩子身上?盼儿长大 ,盼儿健康,盼儿快乐。这朴素的语言表达了一位普通母亲的真实心愿。

  现在我跟弟弟早已成家,有能力照顾母亲。可是,母亲五十还没有过半,正是百无牵挂,享受美好生活的时候,就早早 离开了我们。母亲在世没有为我们添一点麻烦 ,就是生病住院,也不愿意影响我们的工作 。就在母亲去世的前一个晚上,我下班到医院看她 。母亲显得很精神,也很高兴,跟同病房的病友说:我闺女来看我了。 临走时天已经黑了,母亲坐在病床上,拍拍床边对我说:“别走了今晚就跟我睡”。我以为母亲是开玩笑 ,无意中的一句话,因为她从不跟我们提任何要求 ,就满不在乎地说:“我才不跟你睡。在病房我睡不着,明天还要上班呢!” 谁能想到这竟是我们母女的绝别。

  母亲一生勤劳善良,用柔弱的双肩操持家务,抚养儿女 。 的我们还没用来得及孝敬母亲,就这样匆匆离去, 叫我怎能不伤悲? 十五年了,我常常想起母亲的音容笑貌 ,常常思念我的母亲。我知道宽容善良的母亲不会责备女儿那晚的不孝。可那晚的离别,成了女儿心中挥之不去 的伤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