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和小佳互换住所的七天随笔

随笔 时间:2018-04-05 我要投稿

和小佳互换住所的七天随笔

  和小佳互换住所的七天随笔

  第三天,星期一,多云。

和小佳互换住所的七天随笔

  今天好像天气并不怎么的好,窗户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房间里非常闷热,电风扇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深深的怀疑我是被热醒的,以我的经验今天肯定会下雨,而且是暴雨。出门刷牙,外面静的荒凉,没有人气,站在走廊,四周没人行走,虽然我很少在这里遇见人。回到房间手机冲上电,开机,8:10,星期一,难怪这么静。

  其实这么早我可以去菜市场买些新鲜的蔬菜,如果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我会去,但现在,就算买了也没地方做饭,也没必要这么矫情,但可以找个地方吃早饭,我记得小佳和我说过,马路对面第二条巷子里有一家牛肉粉丝不错,混沌味道也挺好。

  我顺着小佳说的地方走去,虽然偏了点,但还算好找,牌子挺显眼,里面人很多,没什么空位子,这么偏还有这么多人,我很快把它自动划到好吃那一类了,我要了一份混沌,早晨还是吃些清淡的比较好,对面做了两点女人,刚开始我以为她们是一起的,还在考虑要不要拼桌,不过从我做在对面这段时间看,她们应该也不认识,从她们各自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频繁的拿起手机来看,刚才这里人更多,大家都不认识,却坐在一起,没有语言的交流,没一会儿一个人吃完离开,我想还会再来个人,在离开,在来一个。

  后面来的人,也会以为我和对面的女人是朋友吧!其实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谁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在现在,下一世我看都只能和手机作伴了。

  混沌很快的端了过来,有点烫,我吃的比较慢,味道还是不错的,皮很薄,在我吃了近30分钟里,身边的人换了几批,他们来去匆匆,而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手机开机的时候有一条未读短信,通知明天晚上7点在某某酒店门口集合,同学聚会,班主任也会去,一人500,也就是今天晚上,其实我早就知道,这算是在提醒一下吧,我一直在考虑去还是不去,我想去,却又不想去,很头疼。

  回到家,依旧静静的,回到房间开始看电影,幸好笔记本里还下了不少电影,我总觉得,在看电影的时候时间总会过的特别的快,最好很快就能天黑,这样就能睡觉了。

  一部很出名的电影,一直听说却从没看过,外国电影一直很少看,但他一直很喜欢,幸好下载的有中文配字,我觉得主人公最后的死亡是美好的结局,在他获得温暖并还没失去时,这样就算死亡也带不走他心灵的宁静与美好。接着看了一部香港的老电影,感觉很好,不知怎么现在就是拍不出那时的感觉了,可能是大家都在变吧!电影还没结束,感觉房间又暗了些,外面发出呼呼的声音,太阳转眼被乌云掩去,我站在走廊。

  看着高楼缝隙中远处的天空,闪电若隐若现,我的头发和衣服都被风吹的乱飘,我想现在一定毫无美感可言,可是这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在想刚刚还有太阳,马上又会下雨,不知道雨停了会不会出现彩虹?我好久没见过彩虹了。

  雨突然下了起来,雨点有我大拇指那么大,我赶紧回房间,这场雨如我所料是阵雨,只下了十几分钟,雨停了,我又站在走廊,看着天空,太阳好像又出来了,可是没有我想见的彩虹。

  六点的时候我一直在纠结,其实我早有答案,穿上好看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我想还是坐公交车去,提前一站下车,还能活动一下筋骨,毕竟在家很久没动了,我怕自己没有精神。到那里的时候,天还没完全暗下来,路灯却都开了,我在饭店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我扭头看了看,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她一直很活泼,去年的聚会也是她组织的,她看着我笑着说:“林姐快上去,二楼206老班早到了,快上去吧!对了,先把钱交了,她的几个损友也在,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从包里拿了500给她,招呼一下便进了酒店上了楼梯。

  找到包厢,和去年一样的房间,两个大桌子,足够坐下我们整个班的人,不过去年交了300今年涨了200,一进包厢,20多个人都围在沙发上,中间坐着老班,过去向老班问好,接着大家互相问候,我找了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边坐下,聊着天,无非是在那里上班?男朋友干嘛的?工资多少?要不就是抱怨自己工作不如意……但相比去年今年抱怨的人少了很多,又陆陆续续来了几拨人,寒暄了几句也就上桌点菜吃饭了。

  我找了个老班不在的桌子坐了下来,上菜后也只是低头吃自己的,插缝敬了老班一杯酒,那桌热闹非常,活跃的都在,我们这边相对安静的多,相熟的坐在一起聊着天,敬酒的也不多。一顿饭吃了2个小时。

  二场是ktv就在饭店边上,房间早就定好了。

  大家步行往那里走,这条街很热闹,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到了ktv,老班没一会儿就推脱离开了,好些人去送,我站着目送他出门,等他们出门后我站在包厢门口,看着他们下楼离开。

  老班一走也没什么人唱歌了,大家都开始闹腾起来,闹腾了一会儿,我觉得也该离开了。和文艺委员说了声,拿着包就出去了,下了楼,走在街上,一点也不空荡,我有些迷糊起来,想起毕业时的散伙饭,齐齐的一班人,那时我们不怎么喝酒,在一家小饭店,钱是剩下的班费,那时候我也很活跃,坐在老班那桌,大家都很开心。

  走到路口车很难打,听到有人在喊我,原来是同学,她坐在副驾驶上,开车的应该是她男朋友,“林华,你也走了啊!现在回家吗?我们送你吧!”她伸着头看着我说,我笑着拒绝了她的好意“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些事儿,打车去方便些,下次有机会出来吃个饭。”她没有在说什么?客气了一下,便离开了,其实让她送也没什么,我们在学校也是一个宿舍的,关系还不错,如果我还住在那里我会让她送,可是我现在住的地方……还是自己打车吧!

  下车后看了眼手机10:45,还好。走在巷子里,突然发现今天好像走的顺溜多了,并没有刚开始时那么难走了,就好像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学校报名交费,以为很难,应该父母陪着,可是真的去了,也没有那么难了。院子的门还没有锁,轻轻的推开,上了楼,四周静悄悄,刚到走廊口,就隐约觉得水池边有个人。

  心里咯噔了下,有一点发毛,呆站了一会儿!那边还是没什么动静,还是决定去看看,走了两步,突然脑子里就冒出了几个字,好奇该死猫,走近了点,原来是个人,还是个女人,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酒气,是那个女人,住在最靠里面房间那个冷淡的女人,她就双手抵着水池,头耷拉着,一动不动。“喂、喂,你没事吧!”我问道,可是没有回应,伸出手碰了碰她,“不要碰我,好难受,不想动”她悠悠的说,声音很小,但表达比较清晰,我说:“我送你回房间吧!你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我心里觉得她在在这里待会儿肯定会睡着的,那时我真搬不走她了,良心上既然看见了也不能放那不管,趁她还有思想,先弄回房间在说,她头摇摆了一下,我觉得她是想抬头看看我,可是没有力气,我伸手搀扶着她,她身体还算配合。

  她的房间门是开着的,我把她扶在她的床上,她的包在桌子上,明显她进过房间,只是出来吐的,我没怎么看她的摆设,只是觉得很干净,和我妈的房间一样,我帮她锁上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气喘的有些快,真是累啊!穿着高跟鞋的脚又酸又疼。

  收拾好自己,坐在床上,关灯的一刹那,一天又快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