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的平安,是妈妈的骄傲

随笔 时间:2017-09-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导语:随笔,顾名思义: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写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下面和小编来看看文章,我的平安,是妈妈的骄傲。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我的平安,是妈妈的骄傲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每次看到母亲被岁月精雕细刻而又慈祥的脸,都会在心底不由自主的哼起这首歌……

  “妈妈”,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温柔的代名词。无论自己的儿女是俊俏还是丑陋,是出人头地还是碌碌无为,妈妈的眼光,永远都闪烁着文火般的温暖与慈爱。在妈妈的心里,只要儿女能够平平安安就胜过了所有外在的作为。

  是的,只要我能够平安的活着,就是妈妈最大的骄傲。从小到大,妈妈为我生命中一次次出现的意外,操碎了心,熬断了柔肠。因为我的智力低下,身体薄弱,记忆中的妈妈经常为了我彻夜不眠,眼挂泪花。

  十月怀胎,是每个妈妈都必须经历的辛苦,而我妈妈除了必须接受几个月难熬的妊娠反应,还比别的妈妈多了一份担心和忧虑。妈妈在怀我五个月的时候,一次感冒中吃了一些村医给的药后,肚子疼痛难耐。因为怕腹中的我有什么闪失,就一个人忍着疼痛爬山越岭到十几里外的镇医院检查,望闻问切,一番折腾之后,妈妈才知道,村医在不知道妈妈怀孕的情况下,给她开了一些含有影响胎儿发育和智力的感冒药。

  从那以后,担心和担忧远远地超过了孕期的不良反应,妈妈每天都在自责,难过和默默地祈祷中渡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每个做妈妈的都要接受这样九死一生的折磨。骨缝的开裂,羊水的涌破,锥心的腹痛,都不能分散妈妈心中的担忧。当我丝毫不知妈妈的顾虑和担忧,怯生生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任性的哭起来的时候。妈妈说,那时候,她就想,会哭,智力一定没问题吧?吊在嗓眼上的一颗心,欣慰的沉落到了脖子底下。

  在我不睡觉的时候,妈妈就用手拿一张彩色的纸,一遍一遍的在我眼前转来转去。每当我的眼睛跟着妈妈的手来回转动的时候,妈妈就会开心的告诉自己,我闺女不是傻子,傻子的眼珠是不会跟着东西转动的。妈妈就这样,一边细心的照顾着我,一边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逗引我,用来证明,她的闺女并没有因为那次误吃的药物变成一个傻子。

  好在,我和其他的孩子一样,会吃喝拉撒,会哭,会闹,会笑,会在夜里捣蛋,不让妈妈睡觉。而且,我的脾气好像比别的孩子更倔一点,有时候哭闹起来,几个小时,不让妈妈安生。可是这些苦与累,与我可能变成一个傻子比起来,那又算什么呢?为了好好照顾我,妈妈经常在夜里一两点把我哄睡之后,推磨,推碾,挑水,摊煎饼,納鞋底,做各种各样的家务活。

  劳累的妈妈百般呵护着我,宠溺着我,也仔细的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生怕突然之间,幼小的我,就会被她怀孕时吃下的药破坏了正常的智力发育和体能发育。

  尽管妈妈百般呵护,在我一岁半的时候,还是又一次把她吓得心惊胆战。幼小的我禁不住肺炎和麻疹的双重折磨,哭闹不止,把毫无经验的妈妈吓得举手无措。抱着我狂奔在去镇医院的山路上。接诊的大夫给我做了全面检查后说,如果晚到医院半个小时,我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可想而知,那时候妈妈比病中的我更难受几千倍,几万倍。我哭一阵,闹一阵,睡一阵的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折腾着。而担心着我病情的妈妈却孤苦无依的只有抽泣的份。在镇医院住院一周,妈妈基本没合眼,每天只是喝点稀粥,从牙缝里省着钱,为我换着花样买我喜欢的点心和糖。本来就瘦弱的妈妈,在第六天因体力不支,差点晕倒,幸亏临床的阿姨,及时的扶妈妈坐下,又喊来医生,为妈妈诊断病情。原来,妈妈是因为一周的煎熬,血压低到40--70.即便是这样,妈妈也没舍得买点营养品补补自己的身子,只是冲了一碗白糖水来缓解自己的晕眩。

  记得上初中时,看过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一场电影下来,手里的整条手绢都被泪水淹湿。当小强病重的奄奄一息,医生束手无策的时候,他妈妈哭着跑出家门,在瓢泼的大雨中,一步一叩首,去乞求神灵的庇佑。看到这儿时,我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这样的妈妈我也有,我的妈妈也曾经为了我生病百般焦急,百般无奈,守在我的身边几天几夜水米未进,几天几夜不合眼。

  小时候妈妈总是说,我的命是上天眷顾,捡回来的,有时候,我也真的信了。七岁的时候,夏天的一场暴雨之后,我和同龄的叔妹妹在泥泞的路上使劲的踩着脚下掺杂了泥土的浑浊的流水,开心的看着溅起的水花,落在身上。刚下完雨的土路上的泥泞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而且,泥会粘到鞋子上掉不下来。鞋子上的泥多了,会沉重到抬不起脚来,我们就把鞋子脱下来,用手掰去挂在鞋子上的泥。再一步一滑的继续玩着脚下的水。

  我们顺着水流,来到一个积满水的水池旁。兴奋的要把脚伸到深深地水里,冲掉鞋子上的泥。我踩在水池的边沿上,刚刚抬起一只脚,要伸到水池里,水坑的边沿就被我踩塌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经在水坑中随着水流,翻滚起来了。因为在不断的注入山水,所以水坑里面的水像海水一样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浪。波浪起的时候,把我掀起来,波浪跌落时,又把我整个人埋没了。就这样,我在波浪的起起落落中沉浮,在沉浮中一口又一口的咽下那些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喝的浑浊的泥水。不知道这样折腾了多长时间,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睁开眼睛时,已经换好了干衣服,被哭泣的妈妈抱在怀里。看到我睁开眼睛,妈妈哽咽着说:“孩子,别怕,妈妈在呢,别怕,都是妈不好,不该让你出去玩水的。‘妈妈的话还没说完,抱起我就去了村卫生室。医生给了一些”镇惊散“,让我吃下,来缓解我受到的惊吓。其实,医生不知道,该吃”镇惊散“的是妈妈,而不是我。掉进水里的那一刻,没反应过来,丝毫没有惊慌的感觉,在水里扑腾时,心里只想着怎么才能从水里出来,没顾得上害怕,再到后来,没了知觉,也就没有了恐惧,掉进水里,只是一场生死的经历,却不是魂飞魄散的过程。

  因为医生嘱咐了不让我吃晚饭,所以刚才妈妈还没来得及生起的火,也没有继续婷婷袅袅的炊烟,妈妈一直哭着抱着我,抚摸着我,亲吻着我,生怕一松手我就会消失。没有吃晚饭的妈妈就这样一直抱着我,坐了整整的一宿。第二天我从妈妈怀里醒来的时候,明显的看到妈妈的眼睛又红又肿,和我说话的声音也是嘶哑的。睡熟的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抱着我哭了一宿,自责了一宿,但是我知道,妈妈一定是没合眼,在昏弱的灯光下,心惊胆颤了一宿。

  从那以后,妈妈时刻把我带在身边,不离我的左右,生怕我在有什么闪失。就算是到最近的邻居家去玩,妈妈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去,总是把我送到邻居的门口,嘱咐了邻居,别让我自己回家,一定要喊她来接我,才不放心的离开。和小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妈妈更是不放心,一定要小朋友们在我们家玩。那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经常把家里闹的鸡犬不宁,一会儿在院子里捉迷藏,一会儿踢毽子,一会儿跳绳,这些还不算,小朋友们还经常满院子用小石子,细砂子,追着打闹,常常一天下来,我们家的院子一片狼藉。

  妈妈从来都没有为这些烦恼过,只要我在她眼前,她就安心,那怕每个晚上她都要在晚饭后把院子打扫一遍。妈妈战战兢兢的呵护着我,疼爱着我,可是我却经常用一些突如其来的事件,让妈妈猝不及防,时时刻刻的为我提心吊胆。

  在我有了女儿以后,那幼小的生命时刻牵动着我的每根神经,才体会到了做母亲的不易。更加觉得,我的妈妈,在我一次次的命悬一线中,经受的又何止是刺心椎骨,牵肠挂肚的煎熬?

  从小到大,妈妈一直把我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我学习年年倒数第一,妈妈从来没有责备过我,只要我开开心心的成长,妈妈就很知足。我的脑袋,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有时候真的和一个傻瓜差不多,可是我无论做什么错事,笨事,妈妈从来都没有责骂过我,只要我平平安安的每一天,妈妈就很开心。妈妈从来都没有像别的母亲一样,望女成凤,哪怕我混的再不好,只要我安安稳稳的活着,妈妈看我的眼神都是满满的开心,满满的骄傲。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每当我哼起这首歌的时候,眼泪就会偷偷地迷糊了双眼……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