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风情,侃风尘(随笔)

随笔 时间:2017-07-1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说风情,侃风尘》内容虽纷繁复杂,观点却毫不含糊,作者认为,风情可生于风尘,风尘中或藏有风情,但风尘就是风尘,风情绝不是风尘。

 说风情,侃风尘(随笔)

  那一袭不经意被风吹起的白纱裙是风情吗?宽阔的大街上,狭窄的小道上,被风撩起的衣裙何其之多!那弯下的柳腰,那极力抑制裙摆的玉臂,这所有性感的煽动,是否激发了男人最原始的冲动?那一双双渴望裙摆深处的眼,是否在憧憬桃花盛开的地方?风情是什么?红唇、丝袜、高跟鞋?还是丰乳、翘臀、锥子脸?抑或还有其它?

  在世人眼里,风尘一如上海滩十里洋场的舞女,柔情绰态,瑰姿艳逸,每一步似乎都沾惹着尘埃。如果有时光机器,妖,真想穿越回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上海,去“百乐门”体验一下做头牌的感觉,究竟是有着浓浓的风尘味呢还是别有风情。风尘与风情之间,没有截然的鸿沟,风尘的女人里也常有风情的韵致,而风情的女人中难道就没风尘味儿的存在?

  记得当初看《新龙门客栈》时,很多男人都不约而同地说:“这娘们儿真风骚!”男人常常分不清风尘、风情与风骚,一想到女人,他们脑海里往往会出现白花花的胸脯和肉颤颤的大腿。话说美不美看大腿,一个女人修长白皙的大腿,确实可与金华火腿媲美,肉质鲜嫩柔滑且不粘牙,有卖相,口感好,泛着诱人的光泽。吃了一腿想二腿,哇,美女玉腿一抬,不想劈腿都难。男人看女人的角度不同,除三围之外,男人大多看外貌。女人看女人,看的是气韵和情态,尤其是曼玉姐姐这样的女人,我只有欣赏!

  金镶玉被曼玉姐姐演绎得非常传神。但见她袖口一挽,春葱般的玉指往小蛮腰上一叉,秀发凌散,粉颈轻轻往后一仰,俏生生往你面前那么一站,细细弯弯的柳叶眉往上一挑,媚眼如丝,朱唇轻启:怎的,还想要老娘陪你喝一杯不成?此乃风情,绝佳的风情,任何男人都会想去扶住那小蛮腰。这风情里,有魅惑,也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姿态。

  不可否认金镶玉的风骚,很入骨,很撩人。可是,这风骚里有久居大漠的无奈,有对周淮安一见钟情的倾慕之意,也有在别的女人面前故意示威的展露。这风骚里,包含着所有的风尘与风情,有摇曳的美态,也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不同于将媚俗赤裸裸地袒露于人前的女子。有的风骚可以是高级的,愉悦人的眼球,撩拨人的灵魂,让你身体痒酥酥的,又无一丝龌龊的念想。有的风骚只能低落于尘埃,好似脑袋上插着草标,明示了价钱,这是一种露骨的招牌,外表的妖艳遮掩不住内心的鄙陋与浅薄。

  从金镶玉的刚烈和武功,不由想起昔日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轻快敏捷如脱兔,洒脱飘逸若处子,十步之内,谁与争锋?她很美,很性感,剑花伴着彩裙飞舞,这样的风情让天地为之低首。阴柔与刚烈的完美结合,怎不教人五官动容、内心震颤。小时候看电视剧《红楼梦》,以为女人都如林黛玉,提一篮子碎花瓣就可以风情款款。长大后却否认了那种病态的美,性格使然,不喜欢柔弱的女子,但是心尚黛玉那文化沁染的高贵风情。

  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尚有靡靡之音一说,当麦当娜的演唱会席卷欧美时,中国还没有她的碟片。一朋友从香港带回一盘麦姐1993年悉尼演唱会的录像带。哎哟,我的天哪,简直如获至宝,一个人迫不及待地躲在屋里慢慢欣赏。我从来不否认自己精神上的不纯净,喜欢一切新奇与刺激。当画面出现,一个穿着丁字裤、裸着上身的女人从一铁杆滑落到舞台时,我的眼睛立即被闪瞎了。紧接着,麦姐手拿皮鞭,一身紧身黑衣,挺着傲人的上围登场了。那一瞬间,只觉得地球的存在只为吸附住她那对奶子,不至于飞到外太空去。也许很夸张,当时我就是那样想的。

  随着dancer的一阵热舞,麦姐启开性感的红唇,她独特的富有金属质感的嗓音,太抓人。第一次听她的歌,第一次看她跳舞,我不可救药爱上了她。一场演唱会下来,不知道她要消耗多少体能,她很敬业,她的舞蹈功力相当扎实,又唱又跳,没一刻闲着,哪像如今那些所谓的歌星,只会摆个花架子。她是那种将风情恣意释放的女人,可能她的动作具有某种挑逗性,但绝对不低俗,她是你想而不可得的女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麦当娜发起了香烟女权运动。一时间,她的抽烟姿态让她成为女权主义运动的偶像。她像一把燃烧的火炬,至今仍不改初衷呼吁女权。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她的声音很有特质,女王式的英式腔调,字正腔圆,温软中裹挟着丝丝热气,向你飘来,浸染你的身体。她喜欢笑,她的笑声里,有一股慵懒的倦意,却又透着她对所有美好的期待。她对音乐的追求近乎苛刻,她希望自己是个完美的音乐人。

  媒体都喜欢窥视巨星的私生活,对此,她早已做好了容忍一切的质疑和狗仔队归根究底的炒作。她诠释了一种不自由的极度自由!她很张扬,且有板有眼,但她懂得敛放得当。她擅于释放生命中的艳丽,又不会走火入魔地将自己论为妖冶媚俗的卖弄。她有气度,有气韵,有气场,远比内衣外穿的LadyGaga更有巨星风范。

  由麦当娜可以看出,性感是风情里必不可缺的元素,是一个女人涵养与素质的体现,一个真正性感的女人,没有人会在意她的衣衫,即便她包裹严实,举手投足间都尽展风情,撩乱你的眼球。可能女人都喜欢唐朝的服饰,无论款式、色彩、图案都可谓中国服装史上最为精彩的篇章。其冠服之丰美华丽,妆饰之奇异纷繁,令人目不暇接。唐朝的女人们,个个衣袂飘飘,尽展酥胸之美。女人的丰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隐示着一个国家的强盛。她们很养眼,却无一点矫揉造作之态和忸怩矜持之姿。是的,那才是真的性感,这种性感里有一种充满朝气的风情,令人振奋又使人心醉。

  风尘的女人却一味追求所谓的性感,抹胸、吊带、蕾丝花边网眼装是她们的最爱,像极了盘丝洞里的蜘蛛精。她们刻意把自己炒成一盘美味,等待男人来品尝,又因口味过重,时日一长,味蕾便不再受刺激。口红、胭脂、指甲油,将她们的欲望涂抹得五色斑斓。她们拥抱夜色,拥抱男人,她们的欲望与掀起的裙子成正比。

  下午去逛街,天热了,满大街飘散着女人的肉香。很遗憾,有的文胸不太给力,明明是海绵,还硬撑是五花肉。放眼望去,好一派夏威夷海滩风情,全国上下尽皆性感。如今的女人不知怎么了,越穿越少,越少越觉得性感,好似性感成了风情的代名词。我倒有个主意,喜欢布料少的女人不妨围几片芭蕉叶,一阵风过,便飒飒作响。雁过留声,人过留叶,返璞归真,或许也是一种另类的风情吧。

  一说到风尘,人们立即会想到一身铜臭味的庸脂俗粉。这类女人已经被定性,她们只能在混浊不堪的尘世里卑微地活着。在人们鄙夷的眼光中,苟延残喘。可是,也有一种女人,沦落入风尘,依然保持着傲人的风骨。年代虽已久远,人们总依稀记得秦淮八艳,哪一个不是秀色空绝、长袖善舞、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她们或凭栏呓语,或望月吟哦,或款款向你走来,一身花香尽惹蝶儿翻飞。她们也风尘,但她们聪慧、美丽,为爱决绝。她们周旋于男人中,仍不忘初心,坚定、执着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她们如风云般潇洒,如风浪般不羁。她们将风尘转化为风情,在风尘的边缘诠释出异样的风情。风尘之中,她们的存在,足已成为教人无法忘怀的不朽传说。

  然,大多数落于风尘的女人,只能凭借霓虹灯的闪烁来卖弄她们自以为是的风情,像发情的母鸡样咕咕乱叫。暗弱的灯光给予她们一丝迷离的色彩,男人的眼不停地在她们身上游走。这是一种廉价的风情,将夜空晕染出一片瘴气。真正具备风情的女人,如大海般深邃,时而平静、祥和,时而激情喷涌。看风云暗涌,望潮起潮落,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是否风清云淡、一片蔚蓝。

  徘徊于风尘中的女人,多是家庭环境所致,或为情所困所累所伤。而风情的女人令男人痴醉神往,让男人既爱又恨。风情,有着置男人于万劫不复的眼神,骄傲和任性一起成就着唯美,也很邪恶。情与尘之间相隔的,是无法逾越的天堑,还是天堂和地狱?

  风尘的女人一生磨难,阅尽世事沧桑,亦难修成正果。风情的女人蕙质兰心,散发出一种温婉的知性美。她们累积学识,提升人品,饱览很多。风尘的女人很骨感,风情的女人很质感。风尘需要摸爬滚打,风情则需岁月的沉淀。风尘的女人也不乏风情,只是在风情面前欠缺些美态。红唇,要的是一颗智慧的脑袋来凸显,丝袜、高跟鞋要的是一双洁白的腿、轻盈的步履、自信的神态来衬托,而非一步三摇,撅起电风扇般的屁股对着男人猛吹就叫风情。

  风尘与风情,展现的是女人的两种状态。在大众的意识里,风尘是沦落的,是用来交易的,是不得已的,是满含幽怨的。风情却是优雅的,别样的,仪态万方的,可以傲视一切的。风尘,有岁月的沧桑感,仿佛历经无数磨砺;风情,是骨子里生就的性感,有着致命的诱惑。风尘,让身上沾附了些许秽物,多了沉重;风情,是一种舒展的美,自然而纯粹。风尘外化着女人的皮囊吸引力,而风情内敛着女性的韵致招魂性。

  风情万种的女人不招摇不卖弄,让你自己去领略。她们像深谷里的幽兰,一阵风过,馨香四溢。风情的女人擅于将慵懒与生机、坚强与脆弱,轻易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令人心生怜惜。即便她有心机,你看到的却是散散淡淡。这种韵致她会发挥得恰到好处,她像一个磁场,吸附着你的心。风情的女人好似先天就有那种做派和一种高尚的趣味与气韵,与她自身幻放的光芒相得益彰,这是学不来的。

  话说闻香识女人,风情的女人偏爱淡雅的香水,风尘的女人惯于浓烈。香水是有个性的气味,可以怡情悦性,淡淡的,就好。反之,越遮掩,越腐臭。浓烈很刺鼻,如同风油精,只适合短暂的提神醒脑。风情女人本身就是一幅绝美的画卷,寥寥几笔,勾人魂魄。她们眼神澄澈,偶也荡漾着春色,绝不狂野,你能读出那一眸的明媚,却不忍心去攫取,只悠然尽享。

  风情的女人好比一瓶佳酿,绵柔甘爽,饮罢满口留香,令人微醺。只有意犹未尽才心存念想。风尘的女人仿似一杯啤酒,淡而无味,除去那些漂浮的沫子,剩下的只能叫液体,去几次厕所,便没了。风情的女人谈吐不凡,音色清脆,富有磁感,悦耳动听,即使发嗲,也不令人腻恶。风尘的女人心事杂沓,凡事不愿直陈,话语晦涩。语言经过了粉饰,自然不会敞亮。

  风尘的女人因为欠缺自身素养,只能短暂地吸引男人,永远做不了妖精女人。风情是妖精女人的韵,妖精女人富于情调与营造浪漫的氛围,风尘女人往往不追求格调。要知道,选择与被选择,不仅彰显着各自的价值,也是两种不同的境界!

  现在有的人,会吹点、会弹点,便觉得自己儒雅风流、风情无限,其实,骨子不如风尘里的风情女人坚韧,骨髓也没有那么丰富和坦然。妖虽然只是尘世里迎风而立的小女子,却敢于趁着风韵犹存之时,偶尔在文字里卖弄一下,露个香肩,抛个媚眼什么的,去回望曾经的风光无限、万种风情。女性文友们,请接受妖的抛砖引玉,一起来吧!


[说风情,侃风尘(随笔)]相关文章:

1.说暖(随笔)

2.小班教育随笔

3.痛,并着快乐(随笔)

4.生活随笔

5.梦境(随笔)

6.爱无对错(随笔)

7.伤口(随笔)

8.大班教育随笔

9.理所当然(随笔)

10.数学教学随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