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沉淀(随笔)

随笔 时间:2017-07-0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生活的沉淀》构思精巧,结构严谨,文笔流畅,描写细腻,修辞手法的运用增加了文章的生动性。

  

  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为了生计,一直劳累奔波,为了家,为了孩子,总是披星出门,戴月而归,餐霜宿露,风里来雨里去,留在记忆深处的,就剩一杆烟锅,一脸的沉默,一身的坚毅。而母亲的身影在记忆里就像印在陈旧的窗户纸上,在昏黄的煤油灯的亮光里,摇曳。

  站在时光里瞭望,生出几多感慨。很小的时候,还没到上学的年龄,很难看到父亲的身影,印象里总是母亲一人操持家务,忙里忙外。记得那天,我在门前的大杏树下自顾自地玩耍,母亲刚好走出大门,正要抱柴禾回家做午饭,行走到我玩耍的地方时,忽然,隐隐约约听见,“噋——”的一声闷响,我高兴地拍拍手,嚷道,妈,快听,那边放鞭炮。母亲停下脚步,微笑着说,那是你爸炸石头的地方,是炸药,不是鞭炮。母亲回过头去,朝有声音的那个方向望了一会,就走开了。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望了一会儿,什么也望不见,因为席杨的那座山,挡住了所有的视线,所以就悻悻地想,遍地都是黄土,那来的石头,还要用火药炸呢,我挺纳闷,朝那边又望了一下,就自顾自地玩耍。于是,我便记住了那个方向,在心底。每当听到有声响的时候,我就会第一个冲出门去,站在视野开阔的地方,向那个地方极力瞭望,尽管啥也看不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那么冲动,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看到什么,总会情不自禁地有意无意地向那个方向望去。

  我家门前就是一条南北方向的狭长深沟,门的对面是山,太阳总是从对面的山顶爬上来,我就知道快吃午饭了,那就是我的钟表,特灵。沿着沟边往南,一直延伸出一个长长的山梁,既平坦,又宽敞。这个地方就是我们全家的瞭望台。盼天晴,盼天阴,看天气。天下雨,站在那里看干枯的小河里是否有水流淌;大人们,可以观云适天气,查风向,辨阴晴;我站在那里,看云朵,能看到山脚下的一所小学校里,小孩子如蚂蚁一样的小黑点,在院子里动来动去,一阵犹如钟表的声响,便全都不见了踪影。

  某一天,下午,母亲领着我走到我们平时站立的地方,看了很久,嘴里喃喃自语地低声念叨着,该回来了,怎么还不见人影呢。我知道母亲在说什么,我赶紧补充道,我爸肯定在路上走着呢,只是太小,我们没有留意,没看到,再仔细找找。瞪大了眼睛,远望。我终于在山脚下的马路上,看见一个黑影,便手舞足蹈地扯着母亲的衣襟,用手指着,连声嚷道,看,快看,我爸在那里,正往回走呢。母亲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到,便笑着对我说,你看花眼了吧。我不吱声了,一时间我也找不见了。我很无语,明明是看到了的。正寻思着,又出现了,原来在路的拐弯处,有树,挡住了我们的视线。这会,母亲也看见了,笑着对我说,小孩子的眼睛就是亮。我一扫刚才的不悦,静静地站在母亲身旁,屏住呼吸,眼睛随着黑点一起移动,生怕一不留神,又会丢失了似的。一直看着那黑点移出了我们的视线,淡忘在无尽的路途之中时,我们终究有些失落,还不免朝那个方向望了望,母亲牵住我的手,便慢慢地往回走,轻轻地说道,不是的,好像说给自己,又好像说给我听,我一句话都没说。跟着母亲朝家的方向走去。

  那天的晚饭很迟。

  为了省油,母亲没有点灯。皎洁的月光从窗台照进来,落在母亲的身旁,母亲在使劲地衲着鞋底,我虽然躺在床上,眼睛一直忽闪忽闪地,没有睡意。听到响动,虚掩的木门被吱妞一声推开,进来一个人,我静静地看着。母亲放下手中的活,说道,回来了。那人没应声,径直说道,怎么不点灯。母亲没吱声,窸窸窣窣地摸出火柴,“嗤——”的一声,点亮了整个窑洞,我看清了那人的脸,黑瘦中长满胡须,我一骨碌爬起来,喊到,爸——。父亲摸摸我的头,说道,还没睡着,赶紧躺下,别感冒了,帮我摆好枕头,硬让我躺下,并帮我掖了掖被子。怎么才回来。父亲没回应。吃了没,我给你把饭热热。不用,吃过了才往回走的。母亲没说话,父亲也没说话。晚上到底父亲吃没吃,我不知道,因为我是个瞌睡虫,在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话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天大亮了,母亲依然在衲鞋底,至于母亲昨晚睡没睡我不知道,当我睁开眼睛,就没看见父亲。我很好奇,问母亲,我爸呢。母亲淡淡地说,回来坐了一会,拿了一些干粮,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他好好说说话呢,就偷偷地又走了,我一脸失落。

  

  每当看到情侣们在公园中散步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看到小孩子在父母跟前撒娇,憨态可掬,可爱又加;看到相搀相扶的老夫妇,从远处慢慢地走来,逐渐淡远在一抹霞光里。我都会投去羡慕的目光。

  我也有过甜美的爱情,也手牵手逛过公园,开心时如花儿绽放,高兴时犹如小鸟飞翔。累了的时候,有人自愿替我按摩,不管技艺如何,一个很小的举动,能融化我所有的疲劳;走不动了的时候,有人背着我向前,那种感觉,犹如小时候爬在父亲的背上,一样温暖;生气了,有人哄着我;吵架了,有人让着我。但在时光里,磨碎了所有过去,只能在不动声色中,留在我的记忆里。有空闲的时候,再次晾晒,重新回放,释放心情,放飞向往,给等待,一个地久天长。此时我会嘴角上翘,眉毛上扬,淡淡的留恋,爬上额头,想,过去的时光怎么就不再回来呢?

  你说,你比我的父母都懂我,其实你根本不懂我的心,你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了我,我好累,但是我不想伤害你,我隐藏了我自己,不说一句话,把心事深深地埋在心底。你说我心狠,为了配合你,我只好说是,其实我的心里也在滴血,我多么希望被呵护,被关爱,真想回到从前,但始终在沉默中寂静。你说我变了,我无语到夜深人静。我也需要安慰,需要一份理解,在爱情的天平上,其实我减轻了自己,看重了你,不过你不懂而已。你是否知道,为了你,为了一条短信,一个回复,从来不熬夜的我,居然整整地守候了一个晚上,然后呢?我也想改变我自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其实你不知道我心中的累,你强加给我的东西让我活的很累,你不知道我原来的模样,我愿意活成一张纸,不带一点色彩,但是我做不到,为了你,即使心中有多大的委屈多大的难过,只能两眼含泪腹中咽,为了不打扰你,我独自承担,心里能装下的,除了你,就是心酸。

  我渴望美好,渴望和谐,渴望彼此的真诚与包容,在幻想中一步步走来,与自己的内心越走越远,沉默了无奈。你走不进我的心底,我也看不到你的灿烂,在叹息和期待中,褪去了往昔的色彩,总幻想回到从前,见到过去的你,依然相随相伴在小湖边,笑谈风生,伴随一地灿烂。但愿有一天,我们彼此都打开一扇心窗,让阳光照亮,试着走进彼此心房,停留,观望。心近了,人,还会远吗?

  

  小时候,每个人都有一个童话梦,在童话里,有挺拔的父亲,慈祥的母亲,活泼可爱的兄弟姐妹,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一起围坐在餐桌前用餐,哪怕是萝卜咸菜,也是一种幸福。那种其乐融融的样子,只是我儿时的一个梦。

  父亲由于犯错离开了家,撇下了母亲和姐姐,和年幼的我,在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观念里,童年的生活给我的内心留下了阴影。其实学着长大,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母亲的操劳,换来了满头白发,她压抑的心情无法释放,直到后来我们长大,突然有一天 就唠叨起来,再一直没有停下来,她想把这辈子的心酸全部倾诉出来,找一个出口,倾泄。姐姐嫁给一个单亲家庭婆媳关系不好,最终离了婚,我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但也不是我所向往的。丈夫对家庭漠不关心,不知道一斤米多少钱,白菜什么价格,孩子在那所学校上学,几点回家,我极力维护着自己的家庭,伪装成很知足很幸福的样子,自己过得很好,给母亲和姐姐看,可谁知道我的心酸,有谁会真正理解微笑下的心痛。

  累了的时候,看看孩子,他的身影就是我的希望,看到他向着家的方向走来,所有的疲倦会荡然无存。烦了,抬头看看天,它的高无人能及,它的广能容纳一切,它的蓝,与海洋一样深远,把心情放在它的底下,晒晒,梅雨来临之际,就不会发霉。痛了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蹲下身,自己抱抱自己,别人眼里的开心,只是对自己内心的一种掩饰。真正的无语快乐没人分享,痛苦无人分担。

[生活的沉淀(随笔)]相关文章:

1.生活随笔

2.大班教育随笔

3.小班教育随笔

4.教学随笔精选

5.心情日志随笔

6.小学教育随笔

7.数学教学随笔

8.人生随笔精选

9.生活随笔精选

10.教育教学随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