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汉字造形方法对产品造型设计的启示分析论文

论文 时间:2019-11-18 我要投稿

汉字造形方法对产品造型设计的启示分析论文

  1象形性造字法——设计中的“仿生学”

汉字造形方法对产品造型设计的启示分析论文

  “画成其物,随体诘诎”。随着物体外形的轮廓,用屈曲的线条绘出物体的形状,是汉字造字中象形性造形方法的写照。汉字象形性特征以甲骨文最为典型,如:“日”写成“”、“月”写成“”、“雨”写成“”等。观其形识其字,看其字懂其义,是汉字像形性造字方法最独特之处。日本著名设计家杉浦康平先生在《造型的诞生——图像宇宙论》一书中提到汉字是取材自然物象形态,造形的“象形性”是反映自然的造型,是与指事、会意、形声等统称六书汉字造字法的基本。汉字象形性造字方法从“人物之形,山川之形,草木虫鱼之形”中“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是反映象形性造字方法的真实写照。汉字象形性造字法,处处都体现着现代仿生学的设计痕迹。研究物象的相似性是仿生学研究的基础,早期仿生学通俗定义为复制自然。人类较早就留下了各类模仿自然生态的痕迹,如新石器时代模仿鱼刺制作出骨针;以各种动物形态为原型设计制造的盛物器皿;借鉴植物叶片的齿形边缘中联想到“锯形”的原理等等。早期产品造型设计中的“制器尚象”相似性仿生造型多透着自然物象形态的特征,与汉字象形性造字方法如出一辙。仿生学科体现出对人类效法自然学科研究的认同。通过物象相似性研究,现代产品设计创新得到前所未有的跨越与创新。汉字象形造字是将三维物象转化为二维图形符号的设计,产品相似性仿生设计是从自然物象中三维或二维局部的仿生形态再设计,二者都积淀着相似共通的发展历史背景与设计实践历程。

  2“以意构形”会意造字法——“形”“意”结合的设计

  象形字依物象形态而来,能较好直观看出字的源生雏形,但它们不能表达抽象的复合表意性。会意造字是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独体字根据字形意义之间的关系合成一个字,用不同的符号或借用“象形字”加上一些符号来表达一个抽象的意思,从而达到构字成分“字形”与“字意”的统一。例如,“明”意为“日”和“月”带来光明;“忐忑”二字,心上上下下,表示心神不定。“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伪。”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多有描述。独体字是汉字中直观性的“形”和表意性的“意”象形文字组成,具有较好的独立“字意”和“字形”构成汉字部件,会意造字法正是建立在这种独体字表形与表意的基础上达到会意字“形”式与功能“意”的统一。若将组成会意字的独体字部件比作产品构件中的部件,以意构形,这里的“意”代表字或形的含义功能,“形”可以理解为表达体现汉字含义的造型。从独体字的字形就能看懂会意字所要表达的意义,从设计角度可以看成是“形”与“意”的统一,这与现代产品造型设计中提出的形式与功能的统一具有一致性。艺术起源于自然劳动,实用重于审美,产品设计亦有体现。通常而言,人们设计和生产产品有两个起码的要求:一是产品本身的功能,二是作为产品存在的形态。会意造字法中汉字具有的直观性和表意性,在汉字组合中对产品造型的设计也有启示。早期汉字形具有较直观的物象特征和表意性,从字意上理解就能找到和联想诸多产品形态及功能特征。如从会意字理解“轮椅”二字,可以很直观联想到“轮子”和“椅子”,二字组合成词“轮椅”,从会意造字的角度看,即组合形成有轮子的椅子。诸如此类从汉字包含形意的汉字较多,,南瓜与灯组成“南瓜灯”,弯曲的尺子组成“蛇尺”,电子书等都能从字意上联想到产品的形态和汉字语意的表达。这种从象形独体字到组成会意合体字再到汉字字词的组合关联,若从象形取象,会意取意的角度思考对探讨产品的新造型,新功能的衍生构想皆提供好的借鉴。

  3“以事为名,取譬相成”形声造字法——设计

  “以人为本”形声造字法“以事为名”,即依事物类别而定其名字造字的方法。是指在事物定名和造字时,先确定它在万物中的属类,再用表示这属类的文字来作新造字的组成部分,通过表示属类的形旁来了解字意或类别属性;“取譬相成”,依口语发音中读音相同或相近的文或字来作新造字的标声部分,从而形成主“义”和标“声”的相辅相成的新字。同象形字、指事字、会意字相比较,形声字可以因形见义,据形知音,汉字对事物的概括有了类属分类的规律。如:篮、筐、簸箕等,从篮、筐、簸箕等字形上的竹字偏旁可以看出它们都是上形下声组成,形旁与声旁较好体现诸字属类义和音的结合。从产品特性看字,这种区别属类的方法也能较好诠释产品材料及造型的关系。(竹)篮、(竹)筐、(竹)簸箕等产品的类属都是竹制编织品。通过表示字义的形旁和表示字音的声旁达到音与义的一致性,这种形与音的跨界组合,打破了之前重形或重意的造字方法。形声造字法是一种既考虑字的语音,也考虑字的'语义来创造新字的构形方法。它在象形字、会意字的基础上由形旁和声旁部件组合而成。象形,表意字以“有形可象,有意可绘”为造字特征,其直观性要求对汉字新字的发展有一定局限。随着汉字发展由繁趋简成为趋势,象形、会意造字的发展必然受到影响。从造形角度看,形声造字法属于“音义合成”的构形模式。形声字组字部件由两部份组成:即代表相同或相近发音字的声旁部件,代表字义或类属属性的形旁部件。其中一个形旁或声旁可以同多个汉字部件组合,充当多个汉字的偏旁。如用“胡”作声旁的字,读音都同“胡”相同,如“糊、瑚、湖、蝴、葫”等字。声旁在很大程度上考虑了人们日常事物口语习惯的发音表达,它是人们长久生活积累对事物认知的表现;形旁借鉴象形字会意字基础而来。从某种角度来看,形声字的实质是中和了象形以形为主,会意以义为主的偏重,同时注重人们日常需要及经验的总结,体现了古人调和折中的中庸之道和以人为本的造物思想。这也是汉字发展到今天,形声字成为汉字主要造字方法的原因。从产品设计角度看,形声造字这种“调和折中”,“以人为本”的造型理念,在今天的造型设计中“形式与功能的折中统一”,设计“以人为本”的方法和理念多有应用和表现。

  4“视而可识,察而见意”指事造字法——具象与抽象思维的统一

  指事造字方法体现着具象化思维。具象思维强调对一切自然生成的事物形态进行可感知的具象化的思维创作活动。象形字的象形性体现出具象化思维造字特征,多数指事字是在象形字的基础上添加、减少笔画或表意的标识符号构成新字,在象形字基础上加提示性符号构成代表新的抽象事物的字。如“本”即树木的“根”,是在“木”字下边加上符号“-”表示“根”的意思;“刃”,在“刀”字上加一个“、”,表示刀“刃”之意,还有亦、甘等等。可以看出,它们都体现着兼用抽象的记号和具体的图画以示字义来进行造字。抽象思维是人类运用概念、判断、推理等思维形式,对客观现实进行间接的、概括的反映的过程。指事字体现一种抽象思维的造字法方法。在造字过程中,当没有或不方便用具体形象画出来时,就用一种抽象的符号来进行提示,用标记符号来表示抽象的概念,如“上”和“下”表示一种抽象方位概括。汉字“一、二、三”,“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二,地之数也,从偶一;三,天地人之道也!”可以看出,指示字“字义隐晦,察知方能知意”的形意特征。“视而可识,察而见意”,道出了指示造字方法中具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的存在。中国道教中的太极阴阳,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物,诠释了指示造字方法具象到抽象形的设计方法的概括。在产品设计中,具象思维是产品造型活动最主要和基本的形式,抽象思维是造型设计创新的必要手段和重点,具象思维与抽象思维两者是辨证统一,相互渗透,缺一不可。无论是汉字造形还是产品造物的设计都应值得借鉴和思考。综上几种造形方法外,还有转注和假借。转注体现“用字法”,假借是“同音替代”口语中没有的字。它们在六书造字法中虽不属于造字方法,也不产生新字,但从其在汉字造字的作用发展来看,体现的是一种处时顺便,因势利导的思维。在中国传统造物观中也多有体现,如园林景观设计中的楼台亭榭,小桥流水,讲求借景拟物,善于“巧借”“适变”,才能达到一步一景,人与景的和谐。结语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等演变至今天的方块图形符号,其形的发展经历了由繁入简、由形象到抽象、由图形到符号等的演变过程。汉字形的特征反映出汉字造形是“形与物的统一,意与物的统一,人与自然物的统一”,实质是对老子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汉字象形造字方法和产品造型设计思想中模仿自然,遵从自然法则的概括。鲁迅先生曾评汉字的造形之美: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是对汉字整体造形结构特征具有独特造型美的概括。汉字造形方法对产品造型设计的启示,源自其造形与造型理念的共性,借助汉字独有的审美造形理念应用到产品造型设计中,从而达到产品设计“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的目的,是产品造型设计所追求的。

【汉字造形方法对产品造型设计的启示分析论文】相关文章:

1.汉代图案对现代汉字字体设计的启示分析论文

2.科技论文的写作方法分析

3.产品造型设计教育教学创新模式分析论文

4.工业产品造型设计中的创新元素分析论文

5.系统加密方法分析论文

6.语文教学方法分析论文

7.关于分析方法的验证论文

8.关系营销方法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