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百出的美文

经典美文 时间:2019-12-25 我要投稿

百出的美文

  古镇盛产瓷器,已百年历史,最有名的一家,牌号百出一。

百出的美文

  百出一瓷器之所以有名,不单制作工艺独特不为外人所知,且对产品的要求极为苛刻,瓷器出窑当场查检,稍有瑕疵,当众砸碎。所谓“百出一”,一窑百件产品,也就出一件成器,有时甚至还出不了一件。百里挑一的瓷器当场拍卖,别人家一件瓷器也就卖到几百上千,百出一那件要卖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上百万。

  这天,古镇来了一位东南亚客商霍老板。这位霍老板是百出一的熟客,这回是带着女儿来的。霍老板的宝贝女儿就要成婚了,他要送女儿一件瓷器珍品作为礼物。

  窑主迎出来,寒暄过后,让霍老板先在镇上住一晚,新瓷明日出窑。霍老板便带着女儿游览古镇,又转了几家瓷器店,女儿看到喜爱的瓷器先购回了几件。

  第二天,霍老板和女儿来到百出一,院子里已来了很多客人,都是等候竞买瓷器的。

  新瓷出来了。鉴瓷师站到紫绒布台前,从窑工手里接过瓷器仔细验看。那一件件瓷器,在众人眼中都是完美无缺的'珍品,可一脸严肃的鉴瓷师总能从中找到瑕疵,拎起锤无情砸碎,客人们心痛不已。

  一窑新瓷已砸碎过半,鉴瓷师还在苛刻地验看着瓷器。第八十件,九十件,九十五,九十六……眼看一窑新瓷全要砸光,第九十九件终于被留下了。那是一件嵌花瓷瓶,色为大红,牡丹花开,配有“花开富贵”四个金字,国色天香。

  瓷瓶当场拍卖,众人争着报价,十万,二十万,五十万……最终,霍老板以八十万成功拍下。

  窑工端上最后一件瓷器,众人一阵惊叹,这件竟同留下的那件一摸一样。一样的花开富贵,国色天香。都以为这窑新瓷要出两件珍品了,没想到鉴瓷师看了看,竟又拎起了锤。

  “请住手!”台下一个气质不凡,时尚靓丽的女子站起来,对鉴瓷师轻轻道:“这件我要了,价格随你要。”

  这女子便是霍老板的宝贝女儿,她又弯下身,朝父亲耳边说了些什么,霍老板高声道:“好,我再出八十万,两件全要了。”下面一片唏嘘声。

  鉴瓷师手足无措,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窑主出来了,对众人拱拱手,叫大家安静,然后对霍老板道:“霍公见谅,这件瓶再高的价也不能卖。”霍老板问:“为啥?”窑主道:“卖给客人有瑕疵的瓷器,会坏了我家的名声,还从没有过,万望海涵。”

  霍老板起身解释说:“这是小女要的,也算我送她的结婚礼物,刚才小女说了,结婚礼物要成双成对才好,虽说有瑕疵,但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小小瑕疵更符合世间的道理,成双成对,美满就好,难得女儿喜欢,万望窑主成全,价格好说。”

  霍老板一番话叫窑主难以推辞,不过他还是不答应,霍小姐道:“窑主是做生意的,有钱赚就行,难道卖了这件瓷器真就能坏了百出一的名声?”

  窑主听出这女子话里有话,只好说:“经商之道,不只为赚钱,还要讲信义,这个霍公知道。不过看在我跟霍公多年的交情上,你执意想要,我就破例一回,瓷器小姐拿走,我分文不收。”

  下面一阵掌声,皆赞窑主诚信。霍小姐接过瓷瓶,喜不自禁:“这么美的东西怎么会是疵品?不给钱实在过意不去。”

  窑主说:“这瑕疵非一般人所能看出,小姐喜欢尽管取走,只是不要外流。”

  霍老板谢过窑主,便叫女儿收下。

  回到住处,霍小姐打开包装,再看了一回瓷瓶,对父亲说:“爸,你过来看看,这两件瓷瓶,你分得清哪件有瑕疵吗?”

  霍老板看了一会儿,果然分不出。霍小姐说:“爸爸虽不是瓷器专家,但凭你多年对瓷器的收藏和喜爱,怎么会看不出瓷器的瑕疵呢?”

  霍小姐又把在别家买的几件瓷器拿过来叫父亲比较。霍公比较了半天,除了款式,印章不一样,其他还真看不出有多大差别。霍老板对女儿说:“感觉还是百出一的瓷要细润一些吧。”女儿说:“那是你的感觉,因为那是名家,其实,这些瓷器并没有多大差别,不过是窑主玩的把戏罢了。”

  见霍老板不解,女儿继续道:“经过他这一番砸瓷表演,留下的当然就身价倍增,世人也以为这百里挑一的东西必为上上品,跟着哄炒,名气也就越来越大,直至名扬天下。人家一窑瓷器顶多就卖个十来万,他砸了九十九件也是赚的。”

  霍老板豁然开朗,突然感到女儿真长大了,继承了他的头脑和眼光,他为女儿的见识感到高兴,可以放心地把家业传给女儿了。

  “两件瓷器都在我们手里,不怕我们识破他吗?”

  霍小姐说:“窑主正是怕我揭穿他,所以才分文不取。”

  见女儿很得意,霍老板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我再比较比较两件瓷瓶。”他又看了半晌,“嗯,的确都是完美无缺。”说着,突然把其中一件丢在地上。

  霍小姐被碎裂的瓷瓶吓了一跳,不明白父亲是怎么了。霍老板笑对女儿道:“这件不砸,方不能显出那件的珍贵,有那九十九件的牺牲,才有这一件珍品的价值。古今成功之道莫不如此。”

  女儿似有所悟。霍老板又道:“百出一的经商之道,不也是一种价值吗?”

  此刻,霍小姐才真正理解了父亲。

  事后传出,霍老板终因不满那件瓷瓶的瑕疵而将其损毁,决定等百出一新瓷出窑,再买一件配成双送与女儿。那窑主待霍老板父女走后,正惴惴不安,得知后感遇知音,将自己多年珍藏的一件最为得意之作送给霍老板,祝愿他女儿婚姻幸福美满,百年好合,且真正是分文未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