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话匣子嫂子情感美文

经典美文 时间:2019-07-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经典美文】

  “呀,婶子,才起来啊?”母亲出去倒垃圾,碰上了她——西邻“话匣子”嫂子。(以下简称“话嫂子”)母亲说:“大清早的,你这是干啥去?”“我······嗐·······”“话嫂子”使劲拍了一下手掌,“可把我喜死了,儿子媳妇都回来过年,鸡鸭鱼呀肉呀买了一大堆,俺大闺女值夜班,不回来过年了,让同学捎回来两条鲜鱼,足足八斤。”她把“八”字说得特别重,还顺势打了一个“八”的手势。母亲想回屋做饭,无奈地陪着笑,“我还没做早饭呢。”“别慌,婶子,”“话嫂子”一把拽住母亲,“告诉你个好消息,俺儿媳妇有喜了,都两个多月了。”“话嫂子”的评书联播又开始了——两个多小时后,母亲才得以脱身。害得我们九点才吃早饭,幸亏是星期天,不然我们就得饿着肚子去上学。

  不管别人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兴趣,有没有心情,只要碰见“话嫂子”,她绝不放过你。你得坐下来,慢慢洗耳恭听。她一会儿不说话,心里就憋的慌,满肚子的话要拱破喉咙。若不说出来,心里得作病。除了语言,还附加动作、神态、表情。五十多岁的人了,一点儿也不稳重。一说起话来,舞舞咋咋,嘿嘿哈哈,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话嫂子”确实有骄傲的资本。侄子在聊城当大官,三儿两女都吃国粮。因此,逢人就要尽情炫耀一番。五个孩子,无一漏掉。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哎哟,你看我这身肉,净吃好东西。”说着,就撩起衣衫,让你亲眼见识一番。“看看我今天穿的这件新褂子,儿媳妇扯布给做的,花了36块钱呢。二闺女刚给买了一条新床单,40多块。走,到我家看看去。”说着,就上前来拉你的手。她是我家的常客,有一次她坐在我家床沿上,我见她双脚来回碰,以为她脚冷。仔细一看,原来母亲只顾忙着收拾家务,没注意她刚穿的新皮鞋。也难怪,自古就有“镶金牙,自来笑;穿皮鞋,走硬道;戴手表的袖挽着”嘛。除非她断了话题,否则,你想逃离,连门都没有。据说,她家的水壶被烧坏过好几把,锅也漏了好几回。我真佩服“话嫂子”的口才,搁现在,就是“超级演说家”。

  对熟人这样,对生人也不放过。有一次她乘车去聊城看女儿,刚坐上客车,就开始了“即兴演讲”。自己如何有福,儿女们如何出息,大闺女在市医院上班等等。正巧,外县有对夫妻去市医院看病,没个熟人,正发愁摸不着门路呢!男的说:“大姐,一看你就是有福的人。我们去市医院,能不能帮个忙,让你闺女领着看看病?”说着,把一兜水果塞到她手里。“大兄弟,你这是干啥?看病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话嫂子”果然没有食言。后来听“话嫂子”的老伴说,可把闺女气坏了,一周没搭理她。净给孩子添乱,万一遇到骗子咋办?

  我和他三儿子是同学,他儿子打小比我的成绩好。一到考试成绩出来,她就第一时间到我家通风报信。“婶子,我说女孩子不行吧,我小这次又考了第一。”我气的拿白眼翻她,她竟自顾自说着,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

  后来,大女儿给她在聊城买了房子,老两口就去聊城定居了。前年秋天,72岁的“话嫂子”因抑郁症,跳湖自杀了。“那么能说会道的人,怎么会得抑郁症呢?”母亲一脸的疑惑。

  估计邻居之间老死不相往来,住在钢筋水泥笼子里的“话嫂子”缺少像我母亲那样忠实的听众,我这样猜想。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