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西域,白春天写景美文

经典美文 时间:2018-08-1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经典美文】

  

  租屋:两室一卫,色白,新,一份颀长一份孤单,暖,安静,阳光——

  这是她的西域之堡,可感受冬季炎凉,夏季酷烈。

  日光,不直接,斜斜地升起,斜斜地落下,暖,或寒,都只能斜斜地来,斜斜地去。

  冬已过,春至。

  雪,依旧白,依旧覆盖——

  房顶,山峦,园子,依旧,一片皑皑之景。

  他说:西域不长春天。

  她说:西域的春色洁白。

  他笑:春天是多彩的,哪有单色的景。

  她辩:有,无言的色彩。

  白就白呗,还要安放一个春天的名字。他,又笑。

  此刻,她不想辩。为何一定要为春固定?并非姹紫嫣红才叫春,亦非满面容光才叫景。春来了,就是来了,不拘形式,不拘格调,心里有春天,便是春天。

  

  今日,她要出行。不知,是要去仰望冬天里的春天,还是要去仰望春天里的冬天。

  出门之前,她要梳洗一番,将直发扎成一个马尾式样,在后脑勺高高地悬吊,至后背,摇曳起来,一摆一摆地恣肆。衣着还是原来衣着,只少了帽帽,围巾,口罩,手套。

  行走于路途,不寒,亦不暖。微微斜风拂着那条马尾,脖子,脸,只弱弱地凉,不刺骨,不钻心。在她看来,这便是春的味道。虽然白,却有风拂面,春阳普照。

  她短消息说:这分明是春天的风嘛,怎不是春至?

  他笑,回信,你看到春暖了,有花开没?有树芽没,有小草没?

  她讶然。没有,万物都还在沉睡,榆树没有睁眼,白杨没有醒目,垂柳赤溜溜地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不信西域没有春天。自己就是拥戴春的使者,租屋里,分明有暖阳,一日比一日欢欣,愉悦;色彩,一日比一日明亮,斑斓——

  静卧在路边绵亘而皎洁的雪域,已颇显颓废而萎靡,残垣断壁似地耸立。这儿出现一座小山丘,那儿隆起一座小山崖,各种动物搔首弄姿,活像多情的少妇。最动感的是一些小水晶在阳光下闪得让人眼花缭乱。

  支离破碎的样子,是化雪之时最妩媚,最惹人怜爱的光景。道路,,山崖,动物,花草,都呈现在一个渐次融化的雪堆之上。倘若耐下心来细细观看,有人有物,有山水有水,这幅用冰洁粘贴的工笔,无论何种景致,都显得残颓,却又别样美好。

  或许,因残颓,方显斑斓。

  继续细观,花草与树一层一层地峭石般伸出,又化石一般地凝固,层岩冷暖,换物星移,斗折蛇行,薄薄地亮晶晶地,或逶迤,或缠绵。

  蹲下来,如此这般,可以在古森林里畅想,在浩海中航行,在猿人部落里喝酒聊天,又可在远古草原徜徉踟蹰——

  这些化雪,已让她流连忘返,一丛一丛的花样第次而现,又一层一层的境界锋芒毕露。

  她说,下雪是一种美,化雪,亦是一种美。

  至此,便不再恣意获得,亦不再哀叹失落。聚,有聚的魅惑,散,有散的妩媚,只要心中不散,便是莲。

  

  站起来,需要行走,腿脚已木,但仍要往前。

  他发来消息说,证实没?春天是不是不在西域?

  她有些缠绵绵地回答:看到了的,山水解冻,花草姹紫,阳光明媚,微风轻拂。

  他不回消息。她不管,不回便不回,自己领略了去。

  路坎上,积雪依旧洁白,轻轻踹一脚,哗啦啦一声脆响,鞋上,喜滋滋地沾满一底,伸入,依旧坚硬,再伸入,已无法入底。

  她知,一个冬季,这些晶体已经粘连得岩石一样牢固。

  坚不可摧?好!她赞,雪,是一种精神,尤其西域之雪。没有坚硬的太阳便无法融化你的身姿,不熔化,便永在。

  再往前,一层刨冰覆盖路途,下脚于道,有皲裂的咔嚓之音,清脆,迸裂。雪小溪,一条又一条地绽放在斜坡上默默流淌,不知汇向何方,亦不知,渗透于谁,起不起沧浪?

  远处,还是茫然的白,明亮,执着,一片一片的白色海洋。一丛一丛的大小树木,看不见摇曳,也看不见波澜,就像冬眠的风,垂帘的雨,酣睡的雷,一味地默然肃立,干呼呼地缄默不语。

  

  返至租屋,春阳,斜射而至,搭于床,一拨比一拨红润,明亮。躺在床上,散发而卧,懒着,不起,感受一番,再感受一番,便有春阳浸在心里,暖得似乎春天已至,万物已苏,百花已粉黛胭脂般,缱绻缠绵。

  倘望窗外,只看太阳脸而忽略腰身,便氤氲,斑斓,葳蕤,似有春落人间,繁花似锦;若落下视线至地面,便苍白,颓废,唯有白雪缠着白雪,结冰凝着结冰;再若心情不佳,这日光便像撂在一边不再心爱的物物,若有若无。

  春至,西域,小草无芽可发,百树,无叶可卷。

  白杨树灰白鲜嫩的皮笔直的树身树枝依旧笔直,不招展,不摇曳,直抵苍穹;榆钱,皲裂得像八十岁劳动者的手心,褶皱,一层累过一层,沧桑,颓废,唯有缠缠绕绕的枝桠,互相支撑,你覆盖我,我覆盖你。

  西域的冬,日日白雪皑皑,日日阳光灿烂。灿烂,只是肉眼感觉,却又散漫不堪,不聚集,不严肃,不暖。

  或许,温度寒了阳光,又或许,阳光暖了温度,再或许,互相取暖拥寒而彼此丢失,雪天没有雪天的姿态,冬阳没有冬阳的架子。

  与其说春阳予人温暖,倒不如说冬阳予人慰藉。

  因,日日阳光,才有积雪长时覆盖,因,积雪长时覆盖,才有日日阳光普照,即使暖不了身子,也能融动雪心,净了红尘,暖人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