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

欢迎词 时间:2020-05-31 我要投稿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

  在当今社会生活中,在很多情况下我们需要用到欢迎词,好的欢迎词可给客人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为下一步各种活动的圆满举行打下好的基础。写起欢迎词来就毫无头绪?下面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欢迎大家分享。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1

  香炉石文化遗址,位于武落钟离以东,清江河谷的峡谷台地上,这个面积仅70平方米的遗址的发现,使《世本》中的有关描述得到了惊人的证实。

  从香炉石遗址中出土的器物来看,这几乎就是对史书记载的形象化再现。巨大的卜骨,大多用巨鱼的鳃盖骨和龟甲雕刻。这种鱼卜骨在其他同期类型考古中尚未发现,为香炉石所独有。这从另一方面展示出史籍中早期巴人生存的渔猎环境和"俱事鬼神"的远古景象。

  从巴人的发展轨迹看,对于他们,迁徙同战争一样,同样是生命中的主题。从古至今,清江一直作为长江的支流存在,但时间的漫长,却使一些故事变得模糊不清。在以往的许多考古认证中,位于三峡以下的湖北宜都的清江与长江交汇处,被认为是早期巴人进入长江的地方。这个推证被后来的一些事实推翻。古代长江的水量比今天更大,山体滑坡时常发生。即使到了今天仍多激流险滩。在遥远的时代,舟船简陋的巴人如何逆流而上,并穿过凶险的三个大峡谷,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溪位于瞿塘峡以东三十多公里的地方,今天的大溪已是一个干涸的河床。专家带着我们沿干涸的大溪而上。大溪在古代通往清江,并与清江连接。这在史籍中已有明确的记载。古代大溪与长江平行流向,它穿过长江与清江的分水岭而进入恩施境内。史书记载的廪君沿盐水之地迁徙,直到公元5世纪,清江以上到恩施尚可通航。春秋时,巴楚相争,巴的兵力时常出现在湖北枝江,松滋,江陵一带,就可证明巴人是沿大溪入清江东下的。

  古时巴歌中唱出的情景,仍见于峡江两岸。长江是巴人生命旅程中一个新的起点。生性骠悍的巴人在长江两岸的纵深地带开始了他们田园牧歌似的生活。史书记载,巴人种植水稻、燕麦,采摘桑叶养蚕,用上好的粮食酿制特有的清酒。他们有着丰富的事物。农耕文明改变了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优质的稻米被制成脂粉,巴族女子在战争间隙,展示着她们短暂的美丽。

  考古学家证实,早期进入峡江地带的巴人,大多在长江的支流上建立他们的家园。这里有平缓的台地和肥沃的土壤,而这一切还与当初巴人势力的相对薄弱有关。春秋战国之交,巴人在与江汉楚国、川西蜀国的分合中日渐强盛,强大的巴国在这一时期可谓如日中天。他们在长江边的丰都、忠县,涪陵都相继建立过都城。考古学家仍在进行的探寻,把我们带进扑朔迷离的氛围中。

  中国西部最大的工商业城市――重庆。长江与嘉陵江在这里神奇交汇,勾勒出一座美丽的半岛。生活在重庆人似乎仍沉浸于他们最初的氛围中。男人的热烈率直,女人的美丽都一成不变的存留了下来。两千多年前,这里是巴国最重要的都城――江州。上世纪,这些沿江而立的干栏式建筑,连结成片的船只,一眼望不到头的石级,或许能带给我们关于巴国图景的想象。

  两千多年前的巴人和今天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半岛上,这是他们颠沛,搏杀生涯中一段宁静而短暂的生活。历史上,具有尚武精神的民族都与延绵不断的大迁徙连在一起。从殷商开始往后的千百年间,巴人的足迹遍及半个中国。重庆是巴人历史命运的转折点,在此以后不久,巴国陨落了。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2

  到2001年,在三峡沿岸的山野中,还流传着这些古老的歌谣。土家的这些山歌就是被巴人传唱了千百年的巴歌。

  瞿塘峡象一道门户,自古作为战事要塞。巴人在此设置关隘与楚军对峙。峡谷没能挡住楚军。古巴歌却在刀光剑影中被楚人唱到了他们的平原上。

  唐末,一个诗人在这里系舟登岸,他是一名被朝廷贬职的官员。他把自己的足迹留在峡谷周围的山水之间,他学会了吟唱巴人传统的古老歌谣,并将当中的内容仔细记在纸上。多年以后,一种令后来的文人争相效仿的文体诞生在诗人的行囊中。诗人名叫刘禹锡,那种新兴的文体叫做"竹枝词".刘禹锡的塑像被后人立在了瞿塘峡边的庙宇中。

  古史记载:楚人宋玉与楚王有这样一段关于竹枝词的对话:"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可见当时的巴地歌舞对楚人的影响。

  作为一种传统,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竹枝词在楚地被长久地流传下来。时间过去了几千年,楚故地宜昌城中的竹枝词歌舞几乎完整地保留了古代巴人歌舞的原始状态,并被现在的歌舞家重新演绎。

  公元前278年,楚国的`诗人屈原在汨罗江投水自尽。事实上,这只是两千多年前一个诗人无声的死亡。在两千多年前战争迭起,楚宫危在旦夕的时刻,一个激越的灵魂消失在漠然的天地间,就像水滴消失在激流中。死于两千多年前的屈原被后人反复记起,并不断提及,实在是因为他那些充满魔力的咒语般的诗句和充满神秘感的生命本身。

  屈原是最早解读巴歌的人,抑或他本身就是巴歌的创始者。他那充满巫韵氛围的话语王国,几乎就是古代峡江巴人习性和风物的生活写照。

  湖北省姊归屈原庙。这位伟大的诗人被人们供奉在寺庙中。姊归县乐平里。这里是屈原生命的起点,至今民风儒雅,香火旺盛。但1997年的一次考古发掘,一把洛阳铲打破了人们延续了千百年的对屈原身世的认知。在屈原故里乐平里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没有找到他们想象中的楚文化遗存。考古学家们几乎有些失望。考古学家林春把屈原戏称为外来户。屈原来自何方?出土在此地的巴文化遗存已使一切明朗起来。

  作为人们想象中的巴国诗人,屈原曾在他的诗句中流露出许多迹象。屈原作为才华横溢的诗人。曾一度受到楚王器重,但最终仍处于受排斥的地位。这可能与他的出身有关。资料表明,屈原的祖上应为巴地庸国的巫官。这就无怪乎屈原的字里行间都充满了神巫色彩。死去两千多年的屈原的身世被留在了历史的烟云中,但古老的巴歌楚韵却仍然被后人广为传诵和品味。作为一种前驱文化,巴文化毫无疑问地影响了长江流域乃至中原地区的文明进程。

  考古学和博物馆的意义正是为了人们真正地认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这是远古楚地编钟的演奏场面,从这种盛大的演奏场面中,我们可以想象出巴国礼乐当年的盛况。

  涪陵城边的小田溪,谁也无法想象它当年的繁荣。出土的巴文化精品使我们对史籍中的巴王都城的存在深信不疑。从这里出土的器物以乐器为主。计有钟、钲、淳于等,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组14枚制的编钟。乐器在古时是权力和身份的象征,很显然,乐器的主人应归巴国君侯。14枚制的编钟在出土武器中十分罕见,与楚式编钟相比,它们在形制和纹饰上风格各异。

  在制作工艺上,巴人编钟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音乐家证实每件单钟可测出双音,具七声音阶。14件编钟尺寸依次递减,从通高21厘米到8。6厘米,精确度极高。音乐考古学家已把它作为古典音乐的独立类型来研究。

  另一种造型奇特的巴人乐器,它们在战斗中被巴人武士用于作战。淳于是巴人最典型的乐器,至今只见于巴蜀地域,巴人在战斗时,敲击淳于肩部发声,淳于声大如雷,清响良久。作为巴人特有的青铜器,淳于一直未传到楚地和中原,作为技艺高超的青铜制品,淳于无疑是巴人崇虎的精神外化。淳于上的白虎造型有的极具现代艺术风格,繁者造型写实性强,虎的耳目清晰,张口露齿,能清楚地数出虎牙。编钟与淳于的形制,都在汉唐之际消失,他们在地底下漫长的沉寂着,到再次见到阳光时,它们恍若刚刚铸就。 巴人曾在长江和嘉陵江流域多次建都,大量的青铜制品和陶制品令我们惊叹,这确实是一个曾经光彩四射的王国,但我们却已找不到一座完整的巴人遗城。历史上辉煌的巴人城廓,同他们的历史一起沉入了地下。天性浪漫的古代巴人怎样修筑他们的城池呢?

  出现在巴人的青铜器上,被考古学家考证为"干栏式"图语,在今天的渝东南、鄂西、湘西北和黔东南地区,我们看到了大片大片的干栏式建筑,今天的土家人就居住在这样的"干栏"式吊脚楼中。

  古代巴人居住的地方多依山傍水,地形决定了他们的建筑样式。盛产林木的地域也为这种建筑物提供了条件。古代巴国的城市完全可能就是由这样的"干栏式"木楼构成的庞大建筑群,他们无需修筑坚固的城墙,周边险峻的峡谷和山地就已使他们城镇固若金汤。

  很久以前的巴城中,人们在这里生儿育女,平凡交往,这不是一些封闭的城市,一条大江和无数的溪河使城市变得鲜活,商贸活动日趋频繁,他们用本地的盐换取来自峡谷外的货物,用他们的织布换取羡慕的目光。

  灾难可能在一夜之间降临,汹涌的长江和难以计数的山体灾祸或许不只一次的摧毁过这些峡江居民的梦想,泥沙和浊流带走了他们的生活和城市。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峡江楼阁是否就是远古巴人城楼逼真的再现?这中间隔着神秘的时间黑洞。

  在古巴人活动过的地区,这些被称作"天街"的建筑格局仍随处可见,它们依山就势、层层叠建,象高耸入云的祭台,居民们保持着淳厚的巴人遗风和生活习俗。很久以前,楚宫和秦城都已消失,电影制作者依据现存的古代宫厥和资料将它们复原,今天存留下来的宋城、明城在建筑结构上与秦汉文化一脉相承,而楚城是这一切的源头。从今天土家聚居的"干栏式"建筑中,我们尚能找到联结的语言链条。从考古发现看,黄河流域古代部族的建筑多用夯土建成,这可能是远古中原地区建筑的活化石,在我们能了解的古代建筑中,看到了夯土和复杂的木架梁架结构合一的样式,而木架梁结构后来无疑成了中国古建筑的主要内容。我们在当中看到的全是干栏式建筑的影子。

  我们的目光再次回到神秘的巴蜀图语中,这个符号是否有着某种同样神秘的暗示呢?

【巴人之迷详解导游欢迎词】相关文章:

1.巴人之迷详解的导游欢迎词

2.巴人之迷详解的导游词

3.原创导游词巴人之迷详解

4.巴人之迷导游词

5.巴人之迷景点导游词

6.巴人之迷导游词范文

7.导游欢迎词

8.导游的欢迎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