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华恒传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

古籍 时间:2018-08-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古籍】

  恒字敬则,平原高唐人也。博学以清素为称。尚武帝女荥阳长公主,拜驸马都尉。元康初,东宫建,恒以选为太子宾友。辟司徒王浑仓曹掾,属除散骑侍郎,累迁散骑常侍、北军中候。

  愍帝即位,以恒为尚书,进爵苑陵县公。顷之,刘聪逼长安,诏出恒为镇军将军,领颍川太守,以为外援。恒兴合义军,得二千人,未及西赴,而关中陷没。时群贼方盛,所在州郡相继奔败,恒亦欲弃郡东渡,而从兄轶为元帝所诛,以此为疑。先书与骠骑将军王导,导言于帝。帝曰:“兄弟罪不相及,况群从乎!”即召恒,补光禄勋。恒到,未及拜,更以为卫将军,加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

  寻拜太常,议立郊祀。尚书刁协、国子祭酒杜彝议,须还洛乃修郊祀。恒议,汉献帝居许昌,宜于此修立。司徒荀组、骠骑将军王导同恒议,遂定郊祀。寻以疾求解,诏曰:“太常职主宗庙,烝尝敬重,而华恒所疾,不堪亲奉职事。夫子称‘吾不与祭,如不祭’,况宗伯之任职所司邪!今转恒为廷尉。”

  太宁初,迁骠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督石头水陆诸军事。王敦表转恒为护军,疾病不拜。成帝即位,加散骑常侍,领国子祭酒。咸和初,以愍帝时赐爵进封一皆削除,恒更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复领太常。苏峻之乱,恒侍帝左右,从至石头,备履艰危,困悴逾年。

  初,恒为州大中正,乡人任让轻薄无行,为恒所黜。及让在峻军中,任势多所杀害,见恒辄恭敬,不肆其虐。钟雅、刘超之死,亦将及恒,让尽心救卫,故得免。

  及帝加元服注,又将纳后。寇难之后,典籍靡遗,婚冠之礼,无所依据。恒推寻旧典,撰定礼仪,并郊庙辟雍朝廷轨则,事并施用。迁左光禄大夫、开府,常侍如故,固让未拜。会卒,时年六十九。

  恒清恪俭素,虽居显列,常布衣蔬食,年老弥笃。死之日,家无余财,时人以此贵之。

  (选自《晋书·列传第十四》,有删改)

  【注】元服:冠,帽子。古称行冠礼为加元服。

  1.解释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4分)

  ①属除散骑侍郎属:▲②寻拜太常寻:▲

  ③恒更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更:▲④固让未拜让:▲

  2.用四个短语概括华恒的主要品质。(2分)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刘聪兵逼长安,华恒临危受命,但所在州郡慑于群贼嚣张气焰相继败逃的形势,让

  为纾解国难而积极准备的华恒萌生了弃郡东渡的念头。

  B.在郊祀大典的选址问题上,华恒与刁协、杜彝意见相互,尽管朝廷最终采纳了华恒

  的意见,华恒还是为此托病,请求辞去太常一职。

  C.钟雅、刘超死后,华恒的生命曾一度陷入危险境地,是任让的尽心解救和卫护,使

  他免于一死。任让此举,表现了华恒的受人礼敬。

  D.面对典籍毁于战乱,皇上加冠、纳后都没有礼仪依据的窘态,华恒急朝廷所急,探

  求旧典,制定礼仪,同时确立了郊庙等重大活动的准则。

  4.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⑴兄弟罪不相及,况群从乎!(3分)

  ⑵夫子称“吾不与祭,如不祭”,况宗伯之任职所司邪!(4分)

  ⑶乡人任让轻薄无行,为恒所黜。(3分)

  参考答案

  1.(4分)①属:接着②寻:不久③更:又,另④让:推辞

  2.(2分)为人谨慎为官清廉生活俭朴处事公正事君尽忠

  评分建议:两点1分,三点2分。

  3.(3分)B(“华恒托病”于文无据,华恒辞职与“意见相左”无关。)

  4.⑴(3分)兄弟犯罪(尚且)不应相互牵连(治罪),更何况叔伯兄弟呢!

  评分建议:“及”、“群从”及语句通顺各1分。

  ⑵(4分)孔子说“我不参加祭祀,就如同没有祭祀”,何况这本就是担任宗伯这一职务

  掌管的呢!

  评分建议:“夫子”、“与”、“所司”及语句通顺各1分。

  ⑶(3分)同乡人任让轻佻浮薄,品行不端,被华恒罢免官职(或:降职)。

  评分建议:“轻薄无行”、“为……所……”及语句通顺各1分。

  参考译文

  华恒字敬则,博学以清白闻名。娶武帝女儿荥阳长公主,任驸马都尉。元康初年,立太子,华恒因被选为太子宾友。司徒王浑征用为仓曹掾,接着任散骑侍郎,多次升任散骑常侍、北军中侯。

  愍帝即位,以华恒为尚书,进爵苑陵县公。不久,刘聪逼近长安,诏令华恒外任镇军将军,领颍川太守,以为外援。华恒集合义军,得二千人,未来得及开往西边,关中就失守了。当时群贼正强大,所在州郡相继望风而逃,华恒也想弃郡东渡,而堂兄华轶被元军杀死,因此犹豫。先给骠骑将军王导写信,王导报告元帝。元帝说:“兄弟罪不相连,何况是叔伯兄弟呢!”立即召回华恒,补任光禄勋。华恒到后,还没来得及任命,又改任卫将军,加散骑常侍、本州大中正。

  不久任太常,议论行郊祭。尚书刁协、国子祭酒杜彝认为必须回洛阳再行郊祭。华恒认为汉献帝在许昌住,应当在本地行郊祭。司徒荀组、骠骑将军王导与华恒意见一致,于是决定郊祭。不久以病重提出辞官,诏书说:“太常专管宗庙,祭祀很庄重,而华恒病重,不能亲自主持。孔子说‘我不参加祭祀,就如同没有祭祀’,何况这本身就是太常的职责呢!现在改任华恒为廷尉。”

  太宁初年,升骠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督石头水路诸军事。王敦上奏改任华恒为护军,病重不就任。成帝即位,加散骑常侍,领国子祭酒。咸和初年,因愍帝时赐爵进封全部取消,华恒另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再领太常。苏峻之乱,华恒侍奉在皇帝身边,一起到石头,备受艰辛,困窘一年以上。

  当初,华恒任州大中正,同乡人任让轻薄放纵,被华恒罢黜。等到任让在苏峻军中,有势者多被他杀害,见到华恒则很恭敬,不胡作非为。钟雅、刘超死后,也将轮到华恒,任让尽心相救,所以得以脱险。

  等到元帝加元服,又将立皇后。战乱之后,典集全毁,婚冠之礼,无所依据。华恒探寻旧典,撰定礼仪,加上并郊庙辟雍朝廷礼制,全部得以实施。升任左光禄大夫、开府,常侍照旧,坚决推让没有就任。适逢去世,终年六十九岁。

  华恒谨慎俭朴,虽居显位,常布衣蔬食,年老尤其如此。死时家无余财,人们因此很尊敬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