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玉楼春·春思》鉴赏

古籍 时间:2018-07-17 我要投稿

《玉楼春·春思》鉴赏

  【作品介绍】

  《玉楼春·春思》是宋代诗人严仁所做的闺怨词。上片写庭园春色。西园春风,花繁蝶乱,池水晴绿,落红满径。下片写春闺怀人。尽日相思,罗带渐缓,明镜照愁,盼君速归。通篇构思精巧,婉丽清新。为历代词家所赞赏。

  【原文】

  玉楼春·春思

  春风只在园西畔,荠菜花繁蝴蝶乱。

  冰池晴绿[1]照还空[2],香径落红吹已断。

  意长[3]翻恨游丝[4]短,尽日相思罗带缓[5]。

  宝奁[6]明月不欺人,明日归来君试看。

  【注释】

  [1].冰池晴绿:指池水碧绿;晴绿:指池水

  [2].空:湖水清澈透明,好像空无一物。

  [3].意长:情意绵长

  [4].游丝:飘动着的蛛丝

  [5].罗带缓:因体瘦而衣带松

  [6].奁:镜匣[2] 。这里指镜子

  【白话译文】

  暮春的风光只在洞庭的西畔,荠菜花开得正好,蝴蝶也飞来飞去忙乱着。冰清澄澈的池塘一汪碧绿。香径上的花儿已经落尽,就连落在小路上的花瓣也被风吹得老远。

  我的相思太深,情意绵长,却怨摇曳的游丝太短。整日里为相思煎熬,以致体瘦而衣带渐渐松缓。打开梳妆镜,镜如明月,不会把人诓骗,镜中的人容颜已憔悴,等明日君归来看镜,亲自看一看我憔悴的'容颜,便知我的一片深情。

  【赏析】

  小园内春光烂漫,杂花竞放,但思妇的视线却只有小园西畔的一片荠菜花,此时荠菜开出繁密的白色小花,引来许多上下纷飞的蝴蝶。“繁”和“乱”是以荠菜花和蝴蝶的形态和活动反映出春事已深。“只在”两字暗示春风仅仅在园中停留,却不光顾寂寞的深闺。

  荠菜本是可食之野菜,而她无心踏青挑菜,以致听任荠菜长得遍地都是:“花繁”,不仅形容荠菜长得茂密,又从另一角度暗示了思妇因思春而无意游赏的心情。

  词人借思妇的目光,将关注点转移到池塘和花径上。“冰池”指水面光洁如冰,莹澈清碧。“照还空”,形容冰池在阳光之下显得透明无比。“香径”写落花堆满小路,送来阵阵芳馨。“吹已断”,是说枝头花瓣都已被风吹落在地。

  下片所写的相思之情,主要是以间接而曲折的手法来反映的。游丝,是飘荡于空中的昆虫之丝,说“恨游丝短”是用以反衬自己情意之长。由于相思而日益消瘦,亦不直接说出,只用“罗带缓”来暗示。

  这种写法在《古乐府歌》:“离家日已远,衣带日趋缓。”中有表现。《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亦有“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之句,不过前者是游子口吻,后者是思妇之辞。这里间接地刻画出由于离别日久相思不已而渐趋消瘦的思妇形象。

  最后,词人并未使用直接诉陈因怀人而憔悴之语,而是曲折地说:梳妆匣里的圆镜不会欺人,待你归来之日可以看到思妇消瘦的容颜。这种间接的写法看似痴语,其实是至情的流露。

  “闺情”在唐宋词里是写作量占多数的一种题材。这种词的表现手法多样,或雕琢,或白描。

  本词写景在动与静对比的同时,用暗示衬托出思妇的情怀。词人借那一泓碧水 、一条花径的静景场面中 ,衬托出思妇幽闺寂寞 、尽日凝望的神态。这种以写景为主而景中有情的写法,过渡到下片抒情,使得全词融为一体。结尾两句设想新奇,以构思别出心裁而为人称道,是承上面“罗带缓”而进一步悬拟他日归来相见时的情景。本词运用反衬、暗示、间接等手法,使词意婉转层深,独具韵致。

  名人评论

  黄升《花庵词选》:次山词极能道闺闱之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深情委婉,读之不厌百回。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明镜照愁,常语也。作者“宝奁”七字,古意深思,独标新警。

  【作者介绍】

  严仁(约公元1200年前后在世)字次山,号樵溪,邵武(今属福建)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宋宁宗庆元末前后在世。好古博雅。杨巨源诛吴曦,安丙惎而杀之,仁为作长愤歌,为时传诵。与同族严羽、严参齐名,人称“三严”。仁工词,有《清江欸乃集》不传,《文献通考》行于世。存词30首。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

【《玉楼春·春思》鉴赏】相关文章:

1.《玉楼春·春思》原文及鉴赏

2.《春思》鉴赏

3.诗歌鉴赏:玉楼春春思

4.古诗鉴赏:春思

5.《春思》诗歌鉴赏

6.李白《春思》唐诗鉴赏

7.《春思》唐诗原文及鉴赏

8.李白《春思》诗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