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伤寒论原文及解释

古籍 时间:2018-06-01 我要投稿

伤寒论原文及解释

  张仲景广泛收集医方,写出了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它确立的辨证论治原则,是中医临床的基本原则,是中医的灵魂所在。下面是小编整理的伤寒论原文及解释,欢迎来参考!

  【原文】

  四时八节二十四气七十二候决病法

  立春正月节斗指艮雨水正月中指寅

  惊蛰二月节指甲春分二月中指卯

  清明三月节指乙谷雨三月中指辰

  立夏四月节指巽小满四月中指巳

  芒种五月节指丙夏至五月中指午

  小暑六月节指丁大暑六月中指未

  立秋七月节指坤处暑七月中指申

  白露八月节指庚秋分八月中指酉

  寒露九月节指辛霜降九月中指戌

  立冬十月节指乾小雪十月中指亥

  大雪十一月节指壬冬至十一月中指子

  小寒十二月节指癸大寒十二月中指丑

  二十四气,节有十二,中气有十二,五日为一候气亦同,合有七十二候,决病生死,此须洞解之也。

  《阴阳大论》①云:春气温和,夏气暑热,秋气清凉,冬气冰列②,此则四时正气③之序也。冬时严寒,万类深藏,君子④固密⑤,则不伤于寒,触冒⑥之者,乃名伤寒耳。其伤于四时之气,皆能为病,以伤寒为毒⑦者,以其最成杀厉之气也。

  【注释】

  ①《阴阳大论》:古代医学典籍之一,今佚。

  ②冰列:“列”通“冽”,严寒的意思。

  ③正气:四时正常的气候。

  ④君子:能注意摄生的人。

  ⑤固密:保护周密的意思。

  ⑥触冒:感触冒犯之意。

  ⑦毒:危害的意思。

  【译文】

  《阴阳大论》说:春天气候温暖,夏天气候炎热,秋天气候凉爽,冬天气候严寒,这是四季正常气候的变化规律。冬季严寒,自然界万种生灵深深地潜藏、伏匿,懂得养生之道的人们,顺应自然之规律而防护固密,所以寒邪不会伤害到他们。倘若不慎感受了寒邪,这就叫伤寒。四时之气皆能伤人而致病,但伤寒这种邪气,是最为凛冽、肃杀的邪气,所以危害最烈。

  【评析】

  本条指出外感病与四时气候的关系,特举冬时伤寒为例,揭示预防的重要性。

  春夏主阳,秋冬主阴,阳主生长,阴主收藏,随着四时的变化更替,万物也不断地发展变化。《素问·四时调神大论》:“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毋扰乎阳。”这是古人从自然界寒暑替变,阴阳消长的现象,认识到人体生长收藏的生理动态,必须随着气候的转变而调节适应,才不致受到六淫的影响而发生疾病。冬三月阳气潜藏,纯阴用事,地坼水冰,寒风凛冽,在这时候,必须根据冬季气候严寒的特点,注意摄养身体,不使阳气外泄,庶不致被寒邪所伤。按照冬季养生御寒,以预防疾病的原则,推论到其他季节,当然也不例外。只有适应每个季节气候的特点,才不致被外邪所侵袭,不然的话,春风、夏暑、秋燥,无不可以致病,不但冬寒如此。

  【原文】

  中而即病者,名曰伤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肤,至春变为温病,至夏变为暑病。暑病者,热极重于温也。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温热病者,皆由冬时触寒而致,非时行之气①也。

  【注释】

  ①时行之气:四时不正常的气候。凡由气候不正,引起很多人发生症状相似的疾病,称为时行病。

  【译文】

  受寒以后,即时发病的叫做伤寒。如果未即时发病,寒毒藏在人体肌肉皮肤之间,到了春天发病的,就变成为温病;到了夏天发病的,就变成为暑病。暑病的热势最高,重于温病。所以劳苦的人,在春夏多患温热病,正是由于冬天受寒,寒毒蕴藏而致,它不是时行之邪所致的疾病。

  【评析】

  本条以冬日感寒,随着发病季节的不同,区别伤寒、温病和暑病。

  冬季触冒寒邪,有感而即发与伏而后发的不同:感寒即病者,邪客皮肤,伤及营卫,以致恶寒发热,头痛项强的,称为伤寒。其感而不即病者,因鉴于邪自皮毛而受,因推断为“寒毒藏于肌肤”,其实并非真是寒毒内藏,但是人体阳气为寒邪所遏,已伏下以后为温病、暑病的远因,及至次年春季阳气升浮,于是发生温病。也有春季未病,至夏季暑热之时,郁遏已久的阳气随炎暑而外发,即为暑病。暑病和温病,除了发病季节的区分,还有暑病的热势重于温病,也可作为参考。正由于劳苦的人,缺食少衣,冬季触冒霜雪,涉水履冰,受寒的机会极多,所以春夏多患温热疾病,当然,这只是一种推论,不必拘泥。然而,这类温病、暑病,人体内已先有变化,与单纯的感受温邪、暑邪而病,确实有所差异,所以又提出此“非时行之气也”的论断。无论在病因学上还是在诊断学上,仍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和现实意义。

  【原文】

  凡时行者,春时应暖而反大寒,夏时应热而反大凉,秋时应凉而反大热,冬时应寒而反大温,此非其时而有其气,是以一岁之中,长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则时行之气也。

  【译文】

  所谓时行之气,是指反常于时令的气候,如春季天气应该温暖却反而很冷,夏季天气应该炎热却反而很凉爽,秋季天气应该凉爽却反而酷热,冬季天气应该寒冷却反而温暖异常。人们若感受了时行邪气,不论男女老幼,都会患相似的病症,即时行病。

  【评析】

  本条提出时行病的特点。

  时行病的成因和四时正气为病不同,乃由四时气候反常,或者太过、不足所致,所以大都是流行性的,在同一个时令内,不论长幼,病多类似。只要能掌握不正常的气候变化与病状相似的特点,还是不难鉴别的。

  【原文】

  夫欲候四时正气为病,及时行疫气之法,皆当按斗历①占②之。九月霜降节后,宜渐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节后,宜解也。所以谓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为雨水故也。至惊蛰③二月节后,气渐和暖,向夏大热,至秋便凉。

  【注释】

  ①斗历:“斗”是星宿中的北斗,“历”是历法。古人根据观察斗柄所指方向,以决定季节。

  ②占:测也,候也。

  ③霜降、雨水、惊蛰(zhé):均是农历的节气名称,详见篇首二十四节气表。

  【译文】

  如果要了解四季正常气候所导致的疾病,和不正常的疫气所造成疾病的方法,都应当按照斗历来测候、推算。农历九月霜降节以后,天气就应该逐渐寒凉,到了冬天就要更加寒冷,一直到了第二年正月雨水节以后,方才渐渐解除。所以称为雨水节,因这时冰雪已经融解而成雨水的缘故。到了二月惊蛰节后,气候逐渐暖和起来,到夏季转为炎热,到了秋季便又开始凉爽。

  【评析】

  本条讲根据斗历推算节气变化,借以测知四时发病的因素。

  四时各有主气,在四时气候正常情况下,感受其主气而发病的,称为正气病,因四时气候反常,而造成疾病流行,称为时行疫气,两者虽然同属于外感病,但临床证治却有很大不同,必须正确区分。

  【原文】

  从霜降以后,至春分①以前,凡有触冒霜露,体中寒即病者,谓之伤寒也。九月十月寒气尚微,为病则轻。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严,为病则重。正月二月寒渐将解,为病亦轻。此以冬时不调,适有伤寒之人,即为病也。其冬有非节之暖者,名曰冬温,冬温之毒与伤寒大异,冬温复有先后更相重沓②,亦有轻重,为治不同,证如后章。

  【注释】

  ①春分:是农历二月中节气名称之一。

  ②重沓:重复、杂沓的意思。

  【译文】

  从霜降节以后,至春分节以前,凡是因触冒霜露,身体感受寒邪而即时发病的,叫做伤寒。九月、十月之间,气候还不太冷,发病比较轻浅;十一月、十二月间,气候已经非常寒冷,发病必然严重;正月、二月之间,寒冷逐渐解除,发病也较轻微。这都因冬时调摄不当,恰巧感受寒邪,而即时发作的疾病。如果是因感受冬季非时之暖而发病的,就名叫冬温。冬温的病邪和伤寒完全不同,而且冬温的发病有迟有早,更是相互重复杂沓,病势有轻有重,所以治法也不相同,它的症候可参考以下篇章内容。

  【评析】

  本条讲讨论冬温与伤寒的区别。

  本条指出冬季的时病,不但有伤寒,而且有冬温,伤寒是感受冬季当令之寒邪而病,属于正气为病,冬温由于感受冬季非时之暖而病,属于时行之气为病,二者在病因上截然不同,所以说“冬温之毒与伤寒大异”,这一论断无疑是正确的。

  【原文】

  从立春节后,其中无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壮热为病者,此属春时阳气,发于冬时伏寒,变为温病。

  【译文】

  在立春节以后,若未突然出现严寒天气而又没有结冰下雪,却有高热的疾病发生,这是春天的阳气升发,引动了冬季伏藏的寒邪,变成了温病。

  【评析】

  本条讲春季伏气温病的发病机制。

  立春节以后,天气由寒冷逐渐转为温暖,这时发生的高热疾病,既不同于感寒即病的伤寒,也不都是春时正气为病的温病,有些是由于冬季感受寒邪,没有即时发病,而伏藏体内,至次年春季阳气升发之际,激活伏寒外发,而变为温病,这就是后世所说的伏气温病。感寒之因虽同,而发病的季节和病的性质已经改变,所以特提出“变为温病”,以期引起注意。

  【原文】

  从春分以后,至秋分节前,天有暴寒者,皆为时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时阳气尚弱,为寒所折①,病热犹轻。五月六月阳气已盛,为寒所折,病热则重。七月八月阳气已衰,为寒所折,病热亦微,其病与温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

  【注释】

  ①为寒所折:折,伤害的意思,即被寒邪所伤害。

  【译文】

  从春分节以后到秋分节以前这一时期,天气如果骤然寒冷,由此而得的热病,都是时行寒疫。三、四月间或有天气骤寒,这时阳气还较微弱,如被寒邪伤害而生病,发热还是比较轻微。五、六月间,阳气已经旺盛,被寒邪伤害而生病,发热就必严重。七八月间阳气已经渐衰,受了寒邪伤害而生病,发热也必轻微。寒疫与温病、暑病有些相似,但治法却有显著的区别。

  【评析】

  本条指出寒疫病的原因,并说明其热势的轻重与季节气候的关系。

  【原文】

  十五日得一气,于四时之中,一时有六气,四六名为二十四气。然气候亦有应至仍不至,或有未应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过者,皆成病气也。但天地动静,阴阳鼓击①者,各正一气耳。是以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是故冬至之后,一阳爻升,一阴爻降②也;夏至之后,一阳气下,一阴气上也。斯则冬夏二至,阴阳合也;春秋二分,阴阳离也。阴阳交易,人变病焉。此君子春夏养阳、秋冬养阴,顺天地之刚柔也。小人触冒,必婴暴疹③。须知毒烈之气,留在何经,而发何病,详而取之。是以春伤于风,夏必飧泄④;夏伤于暑,秋必痎疟;秋伤于湿,冬必咳嗽;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此必然之道,可不审明之。

  【注释】

  ①阴阳鼓击:阴阳相互推动、促进。

  ②一阳爻(yáo)升,一阴爻降:“爻”是八卦中的基本符号。“一”代表阳爻;“--”代表阴爻。十月六爻均属阴,而为坤卦。阴极则阳生,所以到了十一月冬至节后,阳气渐生,阴气始降,故一阳爻上(升),一阴爻下(降),形成复卦。

  ③必婴暴疹:婴,遭受。暴疹,急性疾病。

  ④飧泄:脾胃虚弱的泄泻。

  【译文】

  在一年四季中,每十五天为一节气,每一季度有六个节气,一年共有二十四个节气。一般说来,气候应相应于节气。但是气候的变化异常复杂,有时节气已到,而此时的气候却未到;有时节气未到,而此时的气候却提前来到;有时气候虽应时而至,但表现太过,这些皆可成为致病的邪气。然而,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互相鼓动推进,各自禀受一气。故气候会由春天的温暖,变为夏天的炎热;由秋天的凉爽,转变为冬季的严寒。冬至以后,阴气最盛,阴极则阳生,所以阳气开始上升,阴气开始下降。夏至以后,阳气最盛,阳极则阴生,所以阳气开始下降,阴气开始上升。这样,到了冬至夏至,为阴阳二气相合之时;春分秋分,是阴阳二气相离之期。当阴阳转换之时,人若适应不了则会生病。故熟知养生之道的人们,在春夏季养阳、秋冬季养阴,适应于自然界的变化。不懂养生的人,则顺应不了自然界的变化,触冒四时邪气,就会患急性热病。若要知道这些毒烈的邪气侵害哪一经,产生什么病,就必须详细诊察,才能得出正确结论。所以,春季感受风邪,夏天就发生泄泻;夏天感受暑邪,秋冬就会发疟疾;秋天感受湿邪,冬天就会发咳嗽;冬天受寒,春天则会产生温病。此为正常的规律,医者务须明白深究。

  【评析】

  本条讲讨论季节气候变化的规律,及与外感疾病的关系。

  在二十四气中,二至、二分尤为紧要,夏至一阴生,开始阳降阴升,冬至一阳生,开始阴降阳升,所以称为阴阳相合;春分阳气开始超过阴气,于是气候转温,秋分阴气开始超过阳气,于是气候转凉,所以称为阴阳相离。由于二至、二分是节气变化的主要环节,所以特举八卦的爻象来说明,其余节气可以类推。当节气变换的时候,如果不能适应,就容易感触而病。因此,养生的原则,首先要适应时令变化,《内经》说:“养生者,必顺于时。”就是对养生原则的概括。

  【原文】

  伤寒之病,逐日浅深,以施方治。今世人伤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对病,或日数久淹①,困乃告医②,医人又不依次第而治之,则不中病。皆宜临时消息制方,无不效也。今搜采仲景旧论,录其症候,诊脉声色,对病真方有神验者,拟防世急也。

  【注释】

  ①日数久淹:病期拖延的时间太长。

  ②困乃告医:病势危重时,才请医生诊治。

  【译文】

  伤寒的病情,是随着日程而由浅转深,逐渐加重的,应该根据病情的轻重情况决定治法和处方。现在有很多人患了伤寒病,开始不及时治疗,或者治疗不对病症,或者拖延了很长日期,直到病势十分严重时,才来请教医生,医生又不按照治疗程序去用药,因之药不对症,怎么能把病治好呢!如果能依据当时的病情,斟酌制定方药,没有不收到效果的。现在搜采张仲景原来的著作,抄录他所论述的症候和切脉、闻声、察色等诊病方法,以及确实有效的处方,编次成书,以供社会上救治疾病的迫切需要。

  【评析】

  本条指出伤寒病应当早治和随证论治,并说明搜采仲景旧论的目的和意义。

  伤寒是外感病症,病邪自外侵犯,由浅而深,转变较为复杂,所以强调应早期治疗,才容易痊愈。

  【原文】

  又土地温凉高、下不同,物性刚柔①,飧居亦异②,是故黄帝兴四方之问,岐伯举四治之能③,以训后贤,开其未悟者,临病之工,宜须两审也。

  【注释】

  ①物性刚柔:物品的性能,有刚有柔。

  ②飧居亦异:“飧”与“餐”通,饮食居处的习惯,也有差异。

  ③四治之能:砭石、毒药、微针、灸爇等四种治疗方法的功能。

  【译文】

  此外,地域有温凉高低不同,物体的属性有刚有柔,人们的饮食起居也不尽相同,故病症与治法也应有所区别。故黄帝提出四方居民治法不同的观点,歧伯则列举了砭石、毒药、微针、灸爇等四种不同的治疗方法及其作用,用来教导后代有学识的人,启发不知道变通的人,诊病的医生,必须一一明察。

  【评析】

  本条强调治病应当遵循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的原则。

  【原文】

  凡伤于寒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若两感于寒①而病者,必死。

  【注释】

  ①两感于寒:阴经与阳经同时感受寒邪,如太阳少阴两感。

  【译文】

  凡是感触了寒邪,就会产生发热,热势虽然盛,也不会死亡。假使阳经和阴经同时感受寒邪而生病,就容易死亡。

  【评析】

  本条指出一般伤寒与两感于寒在预后上的差异。

  一般外感病都有发热,这种发热是机体抗邪于外的反映,所以热势虽然很盛,也不会死亡。如果两感于寒,不但阳经受邪,而且伤及阴经,大多是正衰邪盛,所以预后比较危恶。

  【原文】

  尺寸俱浮①者,太阳受病也,当一二日发,以其脉上连风府②,故头项痛,腰脊强。

  尺寸俱长者,阳明受病也,当二三日发,以其脉侠鼻络于目③,故身热,目疼,鼻干,不得卧。

  尺寸俱弦者,少阳受病也,当三四日发,以其脉循胁络于耳④,故胸胁痛而耳聋。此三经皆受病,未入于府者,可汗而已。

  尺寸俱沉细者,太阴受病也,当四五日发,以其脉布胃中,络于嗌⑤,故腹满而嗌干⑥。

  尺寸俱沉者,少阴受病也,当五六日发,以其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⑦,故口燥舌干而渴。

  尺寸俱微缓者,厥阴受病也,当六七日发,以其脉循阴器⑧,络于肝⑨,故烦满而囊⑩。此三经皆受病,已入于府,可下而已。

  【注释】

  ①尺寸俱浮:寸关尺三部而言,犹言从寸至尺三部脉都是浮象。

  ②其脉上连风府:风府是督脉经穴位,位于项后,正中枕骨之下陷。“其脉”指足太经脉,这一经脉,起于目内訾,上行额部至颠顶,入里络于脑,回出下行项后,循肩胛内侧,夹行脊柱两旁,抵于腰中,所以太阳经受邪,多有头项痛,腰脊强的症候。

  ③其脉侠鼻络于目:足阳明经脉起于鼻翼旁,入上龈环绕口唇,交叉于唇下沟承浆穴。向后沿腮下出大迎穴,经颊车上行耳前,沿发际到额部,有一支脉在大迎前,下行循喉咙入缺盆,下入膈中,联于胃,络于脾,挟脐下行,经髀关,循足而下,止于大趾尖端,这是足阳明经脉循行路线。

  ④其脉循胁络于耳:足少阳经脉起于目锐眦,上行头角,下至耳后,其支脉从耳后进入耳内,出走耳前至目锐眦后方,循颈侧入缺盆,然后向下走胸中,再过膈膜,络于肝和胆,再到少腹两侧。至于直行的经脉,从缺盆经腋,沿胸胁部到髀关节外侧下行,直至外踝,止于足小趾。由于足少阳经循胁部络于耳,所以少阳经脉受邪会发生两胁疼痛和耳聋的病变。

  ⑤以其脉布胃中,络于嗌(yì):足太阴的经脉,开始于足大趾尖端,上行足内踝前方,沿胫骨内侧,经股内侧前缘,直抵腹内,入属脾脏,联系胃腑,穿过膈膜,循行咽部,连及舌根,散于舌下。由于足太阴经脉连及脾胃,经过咽部,所以太阴受邪,出现腹满嗌干之症。

  ⑥嗌干:咽部干燥。

  ⑦以其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舌本指舌根,足少阴经脉,开始于足小趾,斜走足心出内踝前陷中。经内踝骨后,转走足根,由此上腿肚内侧,膝弯内缘,通过脊柱,入属肾脏,连及膀胱。直行的脉,从肾上行贯穿肝膈,入肺,沿喉咙至舌根。由于足少阴经脉络于肺,连系舌根,所以少阴受邪,出现口燥舌干而渴的症状。

  ⑧阴器:生殖器。

  ⑨以其脉循阴器,络于肝:足厥阴的经脉,开始于足大趾,沿足背,至内踝前,上行膝弯内缘,沿股内侧,环绕阴器,至少腹和胃经并行,入属肝脏,连系胆府,向上贯穿膈膜,散布胁肋,沿喉咙后壁,过腭骨,上连于目系,出额部,与督脉会于头顶中央。

  【译文】

  尺部、寸部脉象皆浮的,是因太阳受邪患病,大多在一两天发病。这是太阳经脉上连风府,行于头项、腰脊部位的缘故,故出现头项疼痛、腰脊拘紧不柔和等症状。

  尺部、寸部脉象均长的,是阳明受邪患病,大多在两三天发病。这是阳明经脉起于鼻旁,行于目下的缘故,故出现身体发热、目痛、鼻干燥、不能安卧等症状。

  尺部寸部脉象皆弦的,是少阳受邪患病,大多在三四天发病。这是少阳经脉循行胸胁、出入耳中的缘故,故出现胸胁疼痛而又耳聋的症状。太阳、阳明、少阳这三经患病,为病在经脉,邪气还没有传入腑,可以用发汗法治愈。

  尺部、寸部脉象皆沉细的,为太阴受邪生病,大多在四五天发病。这是太阴经脉络于胃,循行咽部的缘故,故出现腹部胀满,咽喉干燥的症状。

  尺部、寸部脉象都沉的,是少阴受邪生病,大多在五六天发病。因为少阴经脉穿过肾、络于胸膈,连系舌根,故出现少阴病见舌燥、口渴。

  尺部、寸部脉象都微缓的,是厥阴受邪生病,大多在六七天发病。这是厥阴的经脉环绕阴器,入属于肝的缘故,故出现烦闷。太阴、少阴、厥阴这三经患病,邪气已经传入胃腑,可用泄下法治愈。

  【评析】

  本条说明,六经病发病的大约日期和主要脉症,以及三阳病、三阴病的治疗原则。

  本条所说是根据《素问·热论》六经形症的内容,补充出每经病的脉象,并据脉测病,把受病日期改为发病日期,且出以推断语气和放宽了日期的幅度,就显得更加全面和灵活。同时改“脏”字为“腑”字,增加了“已入府,可下而已”,应该肯定这皆是叔和的贡献。然而《素问·热论》的三阳病都是表症,三阴病仅是热症、实症,与《伤寒论》的六经症治,决不应相提并论,等同看待。因为仲景在继承前人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丰富的实践经验,已经将六经症治理论大大地推进了一步,充实了新的内容,赋予了新的含义。六经病不仅有实症热症,而且有虚症寒症,乃表里寒热虚实阴阳的八纲俱备,六经病的治法不仅是汗下两法,而且是汗、吐、下、和、温、清、消、补等八法俱全。

  【原文】

  若两感于寒者,一日太阳受之,即与少阴俱病,则头痛口干,烦满而渴;二日阳明受之,即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语;三日少阳受之,即与厥阴俱病,则耳聋囊而厥,水浆不入①,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则荣卫不行,脏腑不通,则死矣。

  【注释】

  ①水浆不入:汤水不能下咽。

  【译文】

  假使互为表里的阴阳两经,同时感受了寒邪,如第一日太阳经受邪,就和少阴经一起发病,而出现头痛口干、心烦胀满口渴等症。第二日阳明经受邪,就和太阴经一起发病,而出现腹胀、身热、不欲食、谵语等症。第三日少阳经受邪,就和厥阴经一起发病,而出现耳聋、阴囊收、四肢厥冷、汤水不得下咽,甚至昏迷不识人等症。到了第六日,就要死亡。如果三阴经、三阳经、五脏六腑都受了病,那么,营卫之气不行,脏腑之气不通,就必死无疑了。

  【评析】

  本条讲两感症的临床表现及其不良预后。

  两感症是一脏一腑同时受病,表里症一起发作,显见邪气充盛,正气不支,所以预后不良。东垣的经验:“虚而感之深者多死,实而感之浅者或生。”足资佐证。第一日出现头痛口干,烦满而渴,为太阳少阴两感;第二日出现腹满谵语,身热不欲食,为阳明太阴两感;第三日出现耳聋、囊、厥逆,为少阳厥阴两感。如果汤水不入,昏不识人,延至第六日即会死亡。

  【原文】

  其不两感于寒,更不传经①,不加异气②者,至七日太阳病衰,头痛少愈也;八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歇也;九日少阳病衰,耳聋微闻也;十日太阴病衰,腹减如故,则思饮食;十一日少阴病衰,渴止,舌干已,而嚏也;十二日厥阴病衰,囊纵③,少腹微下,大气皆去,病人精神爽慧也。

  【注释】

  ①传经:病情的变化发展,由这一经的症候,演变为另一经的症候。

  ②异气:又感受了另外一种病邪

  【译文】

  若病人不是两感病,又没有传经发生,并且未再感受新的致病邪气的,到第七天,太阳病就会衰退,头痛就会明显好转;第八天,阳明病衰退,发热就会稍退;第九天,少阳病衰退,耳聋渐渐恢复,则可以听得见声音;第十天,太阴病衰退,腹部胀满减轻,恢复到正常,并想吃东西;第十一天,少阴病衰退,口渴就会消退,舌干也随之消失,且打喷嚏;第十二天,厥阴病衰退,入的阴囊就会松弛复原,少腹拘急缓解,邪气皆去,病人精神爽慧。

  【评析】

  本条叙述六经病衰的日程和临床表现。

  本条说明外感病六经症的一般病程。如只是一经受病,且未发生传变,又没有重感其他外邪,经过六七日时间,病邪渐衰而正气渐复,就会转向痊愈。病愈的日数乃随发病日期的迟早推算而来,所谓十二日厥阴病衰,实际仍为六七日,绝对不是什么六经传遍。

  【原文】

  若过十三日以上不间①,尺寸陷者②,大危。

  【注释】

  ①不间:病势不减,仍然继续发展的意思。

  ②尺寸陷者:三部脉沉伏而按摸不到。

  【译文】

  假使已经过了十三日,病势仍未衰减,三部脉皆沉伏的,那就非常危险了。

  【评析】

  本条讲病逾期不解,邪炽正衰的危候。

  【原文】

  若更感异气变为他病者,当依后坏病证而治之。若脉阴阳俱盛①,重感于寒者,变成温疟②。阳脉浮滑,阴脉濡弱者,更遇于风,变为风温。阳脉洪数,阴脉实大者,更遇温热,变为温毒③,温毒为病最重也。阳脉濡弱,阴脉弦紧者,更遇温气,变为温疫。(一本作疟)以此冬伤于寒,发为温病,脉之变证,方治如说。

  【注释】

  ①脉阴阳俱盛:阴,指尺部;阳,指寸部。所谓关前为阳,关后为阴。

  ②温疟(nuè):先热后寒的一种疟疾。

  ③温毒:此症因冬时温暖,热毒内伏,至春气候骤热,伏毒与时热并发所致。多见烦闷呕逆、面赤身赤、狂乱燥渴、咽喉肿烂、发斑神昏等症,最为危险,宜大解热毒为主。

  【译文】

  若又感受其他邪气,变成其他疾病的,应当依据后述坏病症进行施治。若尺寸脉均紧而有力,又感受寒邪的,就会转变为温疟。若寸脉浮滑、尺脉濡弱,感受风邪的,就会转变成风温。若寸脉洪数、尺脉实大,再感受温热,就会转变成温毒,温毒为最严重的一种病。若寸脉濡弱、尺脉弦紧的,又感受温邪,就会转变成温疫。这些皆为冬季感受寒邪,而变成温病的疾病。总之,所变之症必须详加诊察,因症立法处方,随症施治。

  【评析】

  本条指出重感异气的各种不同变病及施治原则。

  在感受了寒邪以后,又感了另一种病邪,因而变为其他病的,就不能按照单纯的伤寒的治法去治疗,而应该根据坏病的脉症,探求出主要病机,随机论治。本条举出重感异气的病变有温疟、风温、温毒、温疫等四种。尺脉为阴,寸脉为阳,脉阴阳指尺寸的部位而言,文中提出的四种脉象,于重感之前,也是属于倒装文法,实际是变病的脉象,只有这样理解,才有辨证意义。由此可知温疟的病因是重感寒邪,温疟的脉象是尺寸盛实有力。风温的病因是重感风邪,风温的脉象是寸脉浮滑,尺脉濡弱。温毒的病因是重感温热,温毒的脉象是寸脉洪数,尺脉实大。温疫的病因是重感温气,温疫的脉象是寸脉濡弱,尺脉弦紧。

  【原文】

  凡人有疾,不时即治,隐忍冀差①,以成痼疾②,小儿女子,益以滋甚③。时气不和④,便当早言,寻其邪由⑤,及在腠理⑥,以时治之,罕有不愈者。患人忍之,数日乃说,邪气入脏,则难可制。比为家有患,备虑之要。凡作汤药,不可避晨夜,觉病须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则易愈矣。如或差迟,病即传变,虽欲除治,必难为力。

  【注释】

  ①隐忍冀差:“差”同“瘥”,对疾病隐瞒忍耐,希望能自己好转病愈。

  ②痼(ɡù)疾:顽固不愈的久病。

  ③滋甚:更加严重。

  ④时气不和:感受时令不正之气而身体违和。

  ⑤寻其邪由:寻找致病的原因。

  ⑥腠(còu)理:肌肉皮肤间的纹理。

  【译文】

  大凡有了疾病,应该即时治疗,如果不能即时求医诊治,而隐瞒着、忍耐着,希望侥幸自愈,往往因此而酿成积久难愈的病。尤其是小儿与妇女,更容易拖延不治,使病势更加严重。如果因外受时令之邪而身体不适,就应当及早告诉家里的人,请医生诊治。寻找致病原因,乘病邪还在腠理的时候,及时进行治疗,很少有不愈的。如果病人隐瞒忍耐,过了许多日才说,病邪已经侵入脏腑,那就难以制止了。这是家中发生患病的人,应当考虑注意的要点。凡需制作汤药,不可拘泥时间的早晚,一旦感到有病,就应立即请医治疗,只有这样,才容易治愈。如或稍有拖延,病情就会发生变化,这时虽然要求医治,一定难于收效了。

  【评析】

  本条讲患病应当早治,切忌拖延。

  本条提出患病必须早治的意义及失治的严重后果。有许多疾病,因为未能及时治疗,以致病邪日深,病势日重,而成为难以治愈的沉疴痼疾;尤其是小儿和妇女,由于小儿不能诉说病情,妇女多隐疾难言,因而失治的后果更为严重。因感受时令不正之气而发生的疾病,病势发展很快,更应当注意早期治疗,以免病邪向里转变,酿成难以救治的危局。在服药方面,也不可拘于早晚,一感觉有病,就应随时医治,随时服药,只有这样,才能很快痊愈。否则,病情恶化以后,再去求医服药,就难以为力了。

  【原文】

  服药不如方法,纵意违师,不须治之。

  【译文】

  服药不能依照规定的方法,任意违背医嘱,那就不必治疗。

  【评析】

  本条讲服药应当遵循医嘱。

  临床治疗除了医家处方用药必须符合病情,是愈病的条件外,在煎药用水方面、煎药时间方面、投药先后方面、服药时间方面、药后调护方面等都有一定的法度,这需要病家的密切配合,才可能取得预期的疗效。否则,不仅难以收效,甚至发生其他变化。

  【原文】

  凡伤寒之病,多从风寒得之,始表中风寒,入里则不消矣。

  未有温覆①而当,不消散者,不在证治。拟欲攻之,犹当先解表,乃可下之。若表已解而内不消,非大满,犹生寒热,则病不除。若表已解而内不消,大满大实坚,有燥屎,自可除下之,虽四五日,不能为祸也。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内虚热入,协热遂利②,烦躁诸变,不可胜数,轻者困笃③,重者必死矣。

  【注释】

  ④温覆:服药后用衣被覆盖,使周身温暖,以利于汗解。

  ②协热遂利:表症因误下而邪内陷,致发生下利,称为协热利。

  ③困笃:病变沉重难医。

  【译文】

  大凡伤寒病,多为感受风寒所致。开始时风寒侵袭肌表,渐至由表入里,病邪一旦入里就不易解除了。因此,凡风寒在表,应及时治疗,施用发汗解表,并注意服药后适当加盖衣被,使浑身温暖而得汗,病邪就会消散。若不遵循表里先后的症治规律,一起病就行攻下,就会引起变症。因此,若表症尚未解除,还应当先解表,解表后,才能使用攻下的方法。若表症已解而里症未除,一般可用下法。但若里实未成,未见大满大实之症,则不可用攻下法,若过早攻下,则不能解除其病;若表症已解,而里实已甚,肠中燥屎已成,而见大满大实之症,就应攻下燥屎,燥屎得去,则病可愈。若不能攻下,而妄行攻下,使正气受损,邪热内入,而产生协热下利、烦躁等各种变症的,不可胜数,病变轻的则会加重,重的则会死亡。

  【评析】

  本条论治疗外感病使用汗下的一般原则应以辨证为前提,既要防止早下误下,也要避免应下失下。

  【原文】

  夫阳盛阴虚①,汗之则死,下之则愈;阳虚阴盛②,汗之则愈,下之则死。夫如是,则神丹③安可以误发,甘遂④何可以妄攻,虚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凶之机,应若影响,岂容易哉!况桂枝⑤下咽,阳盛即毙,承气⑥入胃,阴盛以亡。死生之要,在乎须臾,视身之尽,不暇计日。此阴阳虚实之交错,其候至微,发汗吐下之相反,其祸至速。而医术浅狭,懵然⑦不知病源,为治乃误,使病者殒殁⑧,自谓其分,至令冤魂塞于冥路,死尸盈于旷野,仁者鉴此,岂不痛欤!

  【注释】

  ①阳盛阴虚:热邪盛而里阴被灼的症候。

  ②阳虚阴盛:寒邪盛而表阳被遏的症候。

  ③神丹:一种发汗剂。

  ④甘遂:峻逐水邪的药物。

  ⑤桂枝:桂枝汤。

  ⑥承气:承气汤。

  ⑦懵(měnɡ)然:糊涂的样子。

  ⑧殒(yǔn)殁:死亡。

  【译文】

  热邪盛而阴液损伤的症候,不可发汗,误汗就会导致死亡,应当攻下,泄去热邪,就能够痊愈。寒邪盛而卫阳被遏的症候,治宜发汗,不可攻下,发汗则邪自表解而病愈;误下则正伤邪陷而病变加剧,也可引起死亡。正因为这样,所以神丹岂可以误用,甘遂岂可以妄攻,须知虚与实的治法,相去很远,用药的当否与病情的安危,有着密切的影响,治病岂是容易的事呀!何况误用桂枝汤,阳热过盛就会毙命,误用承气汤,阴寒愈增就会死亡。顷刻之间死生立判,眼望着病人死去,来不及计算日期。这种阴阳虚实交互错杂的变化,在症候表现上极其轻微,若误用了发汗吐下等治法,就会很快发生不良的后果。医术浅薄狭窄的人,糊糊涂涂地不了解病的'根源,当然会犯治疗错误,促使病人死亡,还说是病人本来该死,以至误治而死的尸体遍于旷野,富有仁爱之心的人,能不感到痛心吗!

  【评析】

  本条以汗下治法各有宜忌,说明辨寒热虚实阴阳表里的重要意义。

  辛温发汗法适用于表寒症,苦寒攻下法适用于里热症,法随症施,庶不致误。如果治法与症相反,里热症误用辛温发汗,表寒症误用苦寒攻下,那么,必致病变加剧,甚至死亡。所以说“虚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凶之机,应若影响”。关于阳盛阴虚与阳虚阴盛,有着许多不同的解释,根据“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的虚实定义,所谓阳盛阴虚,当是指邪热盛而里阴虚,所以治宜下法以泄热救阴,切忌辛温发汗。所谓阳虚阴盛,当是指寒邪盛而表阳被遏,所以治宜发汗以解表散邪,切忌苦寒攻下。这就充分说明汗下治法各有所宜,亦各有所忌,万一误用,必然发生不良的后果。接着举出“桂枝下咽,阳盛则毙,承气入胃,阴盛以亡”,就是具体的证明。

  【原文】

  凡两感病俱作,治有先后,发表攻里,本自不同,而执迷妄意①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饮之,且解其表,又除其里,言巧似是,其理实违。夫智者之举错②也,常审以慎;愚者之动作也,必果而速,安危之变,岂可诡哉!世上之士,但务彼翕习③之荣,而莫见此倾危④之败,惟明者居然能护其本,近取诸身,夫何远之有焉。

  【注释】

  ①执迷妄意:以意推测,固执己见而执迷不悟。

  ②举错:“错”同“措”,举动与措施。

  ③翕习:亲近习熟的意思。

  ④倾危:倾覆危害。

  【译文】

  凡属两感病而同时发作的,治疗应有先后的步骤,因为发表和攻里,本来是作用不同的治法,而秉性固执、缺乏分辨能力的人,仅靠自己的猜测,竟说神丹和甘遂可以合起来使用,既能解表,又能除里,说得巧妙,似乎颇有理致,实际是违反了治疗的理论。聪明人的举动措施,常常是经过周密思考而且十分慎重;愚蠢人的行为动作,必定是鲁莽武断并急于求成,这牵涉病人的生死安危,怎么能听信诡辩呢?现在有知识的人,但追求那亲近习熟的光荣,而看不到这倾覆危害的败坏。只有明白医理的人,平时能爱护自己的生命,并能推己及人,将别人的疾病,看成自己的疾病一样,果真如此,怎么会因病人的关系疏远而漠不关心呢?

  【评析】

  本条主要讨论两感病的治疗原则,并对错误论点的批判。

  治疗两感病,应当全面权衡病情的轻重缓急,来确定治疗的步骤,一般应先解其表,表解后再攻其里。但也不是绝对的,也有先攻其里的,应当活看。至于主张神丹与甘遂合用以解表里,似乎为治疗开辟了一条捷径,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其实是一种主观愿望,违反了因势利导的治疗原则,何况神丹与甘遂都是峻烈之品,所以王叔和对这个问题的分析批判,应该说是正确的。当然也不能认为解表与攻里一概不能同用,后世防风通圣散,就是一张表里同治的方剂,这应视为医学理论的发展。但是,防风通圣散毕竟有它一定的主治范围,决不能通治两感病。

  【原文】

  凡发汗温服汤药,其方虽言日三服,若病剧不解,当促其间①,可半日中尽三服。若与病相阻,即便有所觉。病重者,一日一夜,当晬时②观之。如服一剂,病证犹在,故当复作本汤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剂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注释】

  ①当促其间:短服药的间隔时间。

  ②晬(zuì)时:周时,指一昼夜二十四小时。

  【译文】

  凡是温服发汗的汤药,处方后虽然说明一日服三次,但如果病情严重,服一次药后病不能解除的,服药间隔时间就应当适当短,可以在半天内服完三次。若药不对症,服药后就出现不适的感觉。病情重的,昼夜皆应服药,并二十四小时严密观察,以防病情变化。若一剂药服完后,病症尚存的,应当再煎制汤药服用。此外,有的病人服药后不易出汗,直至服完三剂药后才汗出病解。若服药后始终不出汗的,属于危候。

  【评析】

  本条专论给药的法度。

  给药方法包括药汁的温凉、服药的时间、次数的多少等,对于方药的疗效,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无论医家、病家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它是前人长期实践的经验总结,值得珍视和研究。本条内容与《伤寒论》桂枝汤后的服法大致相同,显然录自《伤寒论》,可参考《太阳病》篇,但叔和也有补充,那就是服发汗药后不得汗解,并非都是病重药轻,药力不够,也有因为药不对症的,就不能照搬短给药间隔时间的办法,更不能连服两三剂。否则,定会发生严重的后果。怎样才能区别是药未胜病还是药不对症呢?“若与病相阻,即便有所觉”,就是药不对症的主要根据。这一经验,足补仲景之不足,也不应忽视。

  【原文】

  凡得时气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饮水,饮不能多,不当与也。何者?以腹中热尚少,不能消之,便更与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饮水者,犹当依证而与之,与之常令不足,勿极意也①,言能饮一斗,与五升。若饮而腹满,小便不利,若喘若哕②,不可与之也。忽然大汗出,是为自愈也。

  【注释】

  ①勿极意也:不使过度的意思。

  ②哕(yuě):呃逆。

  【译文】

  凡得时气病,到五六日的时候,口渴想饮水,而不能多饮的,那就不应当勉强给他水饮。为什么呢?因为病人里热未盛,不能消水,水入不行,必然增加它病。到了七八日口大渴欲饮水,还是应当依据病情,酌量饮服,勿使病人满足,譬如说病人能喝一斗,只可给予五升。若饮水后患者感到腹部饱满,小便不利,或气喘,或呃逆,就不可再给了。如果喝水后,忽然大汗出,那就是病要自愈的征象。

  【评析】

  本条讲对时气病口渴的护理原则。

  口渴是时气病的常见症状,但渴饮的情况各有不同,所以应当分别对待。一是渴欲饮水而饮不能多,护理原则是“不当与”,因为里虽热而未甚,饮水不消反能增病。二是大渴欲饮,护理原则是“勿极意”,言能饮一斗,只与五升,以免过量。三是因过饮而水停气滞,发生腹满,小便不利,水气上逆,或喘或哕,护理原则是“不可与”,使忍耐不饮,还能起到治疗作用。四是停饮自解的转归,忽然大汗出,此是水汽得以宣散的表现,因而知为“自愈。”

  【原文】

  凡得病,反能饮水,此为欲之病。其不晓病者,但闻病饮水自愈,小渴①者,乃强与饮之,因成其祸,不可复数。

  【注释】

  ①小渴:轻度的口渴。

  【译文】

  凡得病之后,反而能喝水的,这是阳气恢复,疾病将要痊愈的佳兆。有不了解病理的人,只听说病人能喝水就会自愈,一旦见到病人出现轻微口渴,就强迫大量喝水,因而酿成灾祸,为数不少。

  【评析】

  本条进一步提出饮水过量的危害。

  凡阴症、虚症,当阳气恢复的时候,每见渴欲饮水,但并非里热津伤,因此决不能恣意多饮。多饮之后,刚刚才恢复的阳气,尚不能温运大量水分,必致水停不化而发生喘满呕哕等变症。

  【原文】

  凡得病,厥①脉动数②,服汤药更③迟,脉浮大减小,初躁后静,此皆愈证也。

  【注释】

  ①厥:做“其”字解。

  ②脉动数:脉象数而圆滑有力。

  ③更:改变的意思。

  【译文】

  大凡患病,在开始的时候,脉象动数,服了汤药以后,改变成迟脉;或原来是浮大的脉,现在转变为小脉;或开始是烦躁不安,现在精神安静,这些都是疾病将愈的征象。

  【评析】

  本条讲病将向愈的脉症。

  阳热亢盛,脉多动数,服药以后,转变为迟脉,这是表明邪热已退。脉浮为邪在表,脉大是邪势盛,现在转变为小脉,这是表明邪势已衰,表症已除,即所谓“大则病进,小则病退”,病由烦躁不安转为神情安静,更是邪退正安的表现。因此,根据前后脉症的比较,就可以预断这是病将向愈的转机。当然仅是举例而言,还应结合全部病情来分析判断。

  【原文】

  凡治温病,可刺五十九穴①。

  【注释】

  ①五十九穴:又称五十九刺,穴名见于《素问·刺热论》与《灵枢·热病》。其分布区域,头部二十五穴,胸部与四肢三十四穴。

  【译文】

  凡治疗温病,可刺五十九穴以泄其邪热。

  【评析】

  本条讲温病可用针刺法治疗。

  针刺法有良好的泄热作用,所以《素问》《灵枢》皆有专章论述。五十九穴的主治各有所宜,可以根据病情选取,不是五十九穴都要针刺。

  【原文】

  人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为灾,并中髓①也。

  【注释】

  ①中髓:损伤骨髓。

  【译文】

  人身的孔穴,共有三百六十五个,其中有三十九个穴位忌灸,七十九个穴位忌用针刺,如果误用了艾灸或针刺,就会发生灾害,并且会伤及骨髓。

  【评析】

  本条讲应当了解禁灸忌针的穴位,不可误灸误针,以避免损害身体。

  禁针禁灸的孔穴,大都分布在邻近重要器官或内脏的部位,应当慎用针灸,否则,容易发生严重的损害,甚或导致死亡。“中髓”是指伤及骨髓,乃误灸误刺比较常见的后果之一。究竟是哪些孔穴,文中没有交代,可以参考针灸方面的专著。

  【原文】

  脉四损,三日死,平人四息,病人脉一至,名曰四损;脉五损,一日死,平人五息,病人脉一至,名曰五损;脉六损,一时死,平人六息,病人脉一至,名曰六损。

  【译文】

  凡出现四损之脉的,三天则会死亡。所谓“四损”,是指正常人呼吸四次,病人脉搏来一次。若出现五损之脉的,一天则会死亡。所谓“五损”,是指正常人呼吸五次,病人脉搏来一次。若出现六损之脉的,一个时辰则会死亡。所谓“六损”,是指正常人呼吸六次,病人脉搏来一次。

  【评析】

  本条讲损脉的预后。

  正常人的脉搏,一呼时两跳,一吸时两跳,所以一呼一吸之间,大约跳动四次。呼吸许多次,而脉才跳动一次的,名为损脉,标志着脏气损伤,所以预后极其不良。脉搏间歇的时间愈长,则死亡愈快,因此有四损三日死,五损一日死,六损一时死的不同。这样的损脉,后世的医案还未看到记载,只能存参备考。

  【原文】

  脉盛身寒,得之伤寒;脉虚身热,得之伤暑。

  【译文】

  脉象有力而身上怕冷的,是因为感受寒邪;脉虚无力而身上发热的,是因为感受暑邪。

  【评析】

  本条讲伤寒和伤暑的脉症特点。

  寒邪伤形,表阳被遏,里气不虚,所以脉盛有力,而身上恶寒。暑邪伤气,暑热外盛,里气虚弱,所以脉虚无力,而身体大热。这与《素问·刺志论》所说“气盛身寒,得之伤寒,气虚身热,得之伤暑”的精神是一致的。气盛故脉盛,气虚故脉虚。张景岳说:“阴邪中人,则寒集于表,气聚于里,故邪盛实而身本因寒也;暑邪中人,则热触于外,气伤于中,故正气疲困而热无寒也,此夏月寒暑之明辨。”可作进一步理解的参考。

  【原文】

  脉阴阳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

  【译文】

  脉象尺寸部都盛大,大汗淋漓而病未解的,属正不胜邪之兆,是死候。

  【评析】

  本条讲脉症结合,预测死候。

  脉阴阳俱盛,为邪气内实之征,大汗出,为津液外泄,病不见减,不仅正不胜邪,而且津气有顷刻脱亡之势,所以预断为死候。

  【原文】

  脉阴阳俱虚,热不止者,死。

  【译文】

  脉的尺部寸部都虚弱无力,而发热不止的,为死候。

  【评析】

  本条讲脉症合参,预测死候。

  脉阴阳俱虚,这表明正气也是阴阳俱虚,而发热不退,必将阴竭阳亡,所以断为死候。

  【原文】

  脉至乍数乍疏者死;脉至如转索,其日死。

  【译文】

  脉搏跳动坚硬搏指,似扭转的绳索的,为真脏脉现之兆,预后不良。当日而死。

  【评析】

  本条讲据脉判断死候。

  脉象或快或慢,是心气已竭,荣卫之气断绝,故主死。脉象以柔和有神为佳,乃脉有胃气,如见脉象紧急形如转索,绝无柔和之象,表明胃气已竭,死期当然不远了。

  【原文】

  谵言妄语,身微热,脉浮大,手足温者生;逆冷,脉沉细者,不过一日死矣。

  【译文】

  胡言乱语,身上微有发热,脉象浮大,手足温暖的,预后良好;如果手足逆冷,脉象沉细的,不出一日内死亡。

  【评析】

  本条讲热病阳存者生,阳亡者死。

  胡言乱语,是热病常见的症候,症情比较严重,但不一定是死候,此条即结合其他脉症来推断预后的例证。身微热而脉浮大,可见症属热而热势不甚,尤其是手足温,既标志热较轻浅,同时也表明阳气尚存,所以预后良好。如果手足逆冷,脉象沉细,多见于邪热内闭,阳气厥脱,则知这一谵言妄语,属于神气越脱,所以很快就将死亡。“不过一日死”,正说明死亡的迅速。

  【原文】

  此以前是伤寒热病症候也。

  【译文】

  以上所说的,是伤寒热病的症候。

【伤寒论原文及解释】相关文章:

1.《伤寒论·辨可吐》原文及翻译

2.《信》原文及解释

3.心经的原文及解释

4.《伤寒论.辨可下病脉证并治》原文及翻译

5.内经与伤寒论

6.伤寒论·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原文和翻译

7.《伤寒论·辨少阳病脉证并治》原文及翻译

8.《伤寒论辨霍乱病脉证并治》原文及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