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至家父的一封书信

书信 时间:2018-07-0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书信】

  我是不孝子,自去年中秋一别年近一年,光阴荏苒,似水流年,人生如白驹过隙,生命如惊鸿一瞥。我今年以二十又六,将入而立之年。父亲属兔,今年以有五十又三了吧。

  儿时虽与父亲聚少离多,可还能常见。家境虽贫,可仍有安生立命之处。常忆起父亲酒后失态,而被责打之事。往昔每与大姐谈之,姐弟均唏嘘不已。而今都能一笑而过。父亲酒醒之后,关切疼爱之心,我记忆犹新。儿时生活,虽苦亦有甜。父母恩情似海,岂是结草衔环能报答得了的。

  父亲跟母亲感情生活一直不好,我看在眼中,却无能为力。初中读书时,常听村人议论父亲在外如何寻欢作乐,又常被别人问起父亲可否关心家庭之事。心中颇有怨恨与羞愧。不过此生感念父亲两件事:一是生下了我,二是给母亲做了手术,以至有我们现在的生活。

  常想若父亲不给母亲看病,我跟大姐是否轮回了父亲跟二叔当年的命运。每每念及此处,总不免伤怀。此生怨恨父亲之事有三。其一,爷爷去世,父亲不能床前尽心尽孝。至今也无法理解,父亲当年为何如此绝情。那些年家中不幸事接二连三。那时对生死的理解虽不透彻,但总感觉到,无论人是生是死,无论是什么形态存在,只要你能看见就感觉他还在我们活人的世界里。只有当盖棺入土的时候,那才真的葬掉了一个人生。想苦苦挽留却又无法挽留。所以爷爷入土那天,我痛哭流涕。好似全村的人都因为我的痛苦而流泪。已不记得有多伤心,只知道三姑父哭着把我抱离棺前,二叔、老姑一起陪我流泪。其二,大姐出嫁,父亲也没有回来。父亲当真是绝情啊,子女出嫁迎娶,人生不过一次而已。古礼上讲:女子出门在娘家哭的越厉害,到婆家日子越好过。可大姐出嫁之时不让哭,说大家要高兴的笑。大姐不聪明可是不傻,不想让家中添加伤感。临走时塞我手中一张一万元存折。我当时真想哭。不知我结婚之时是否也是如此凄凄惨惨戚戚。其三,大学到往后的时光中,父亲没做到一个丈夫的角色。母亲靠单薄的肩膀,苦苦熬着几亩田地维持着这个家。可父亲却不闻不问,你可知道我们娘们儿过日子是多么苦。

  自09年父亲醉酒在医院时间到去年中秋整整五个年头,我们才见一面,我们电话联系不超过三指之数。一县之城应该找不出像我们这样的父子了,名为父子,实为陌路人。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命,我只能认命。

  本想如当初誓言般老死不相往来。可还有些事想跟父亲有些干系。母亲身体每况日下,小病一来即如山倒。自工作以来,多次亲历亲为带其到南京治病。可父亲却没有按照婚姻法对妻子做到赡养义务。我感到很气愤。父亲在外如此多年,寻花宿柳恐不止一人,是否以另有家室亦未可知。而母亲独守空房十多年,却因参加教会活动而受人身侮辱和威胁,我感到很愤慨。还请父亲考虑如此痛苦的婚姻是否有必要继续下去。父母婚姻大事本不是做子女的能左右为之,可实在无法忍受母亲多年受的侮辱和不公平的待遇。特想母亲以后的生命中能从不幸的婚姻阴影中走出。以一个自由身活下去,这对她是一种解脱,对你是一种救赎,有句话叫有种爱叫做放手。既然归燕回南不可留,何苦再强求。此间两次电话问询,都未有接通,特写下此篇,望父亲斟酌一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