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拉菲致中国酒友的一封公开信

时间:2017-08-11 16:24:29 公开信 我要投稿

拉菲致中国酒友的一封公开信

  爱的、亲爱的、可爱的中国酒友们:

  首笔,祝要好!

  说起和中国酒友们的渊源,那已经是明朝的事儿了,没错,就是朱氏皇帝统治时期的明朝。当时,我的主人罗斯柴尔德家族是世界上久负盛名的金融家族,与之打交道的是全球政界与金融界精英,中国亦加入了这个队伍。早在明朝,我也被主人拿来招待中国贵宾,经引进后,我就自然而然地走进了恢宏气派的中国皇宫,结实了中国官员与富商群体,他们亲切地管我叫“洋官酒”,于是我就这样开始了在神州大地的数百年之旅。

  多年来,承蒙各位的喜爱,我也一路慷慨激昂地走在中国葡萄酒大道的.前端,成为妇孺皆知的葡萄酒品牌,见证了无数中国酒友的晋升、致富、恋爱与庆功的欢乐时刻。如今,土豪精英认识我也就算了,没想到普通百姓们也知道我小名。我拉菲何德何能,能得中国酒友们如此厚爱,真是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只能说不胜荣幸。

  然而,就在我都为自己感到自豪的时候,我发现少数中国酒友对我的认知还是存在一些偏见与误解,于是我写了这封公开信,希望能和所有的中国酒友继续友好地做朋友。

  1、真的没有那么贵

  一说到我,大家马上就想到一个字“贵”,两个字“很贵”,三个字“非常贵”。其实,我不仅代表昂贵的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我也代表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即DBR(Lafite)。我虽然生产动辄上万元的贵酒,如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但也不乏大量的平民之酒,如奥希耶庄园(Château d’Aussieres)和巴斯克酒庄(Viña Los Vascos)葡萄酒,而后者只需100多元即可购买得到。因此,拉菲有贵酒,但并不是所有的拉菲都是贵酒,精英阶层与普通大众与我都是可以做朋友的。

  2、真的没有那么多假酒

  每每说到我,很多人就会问“是不是假酒?”其实,假酒真的没有那么多,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假酒新闻如此火爆,就代表它只是个例,并非主流,其中还不乏炒作。现如今,随着中国葡萄酒市场越来越完善,制假成本如此之大,大部分酒商何必冒着身家性命危险来与社会为敌呢?当然,尊敬的马云先生曾经有句话说得好:“不是假货太多,而是你太贪。”切莫相信1000块能买到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贪多必失就是这个道理。

  3、产量真的没有那么少

  曾有消息爆出:“拉菲在中国年销量超300万瓶,是其产量的10倍。”我姑且不去追究数字的真假。但是我的产量真的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少。现在我们来算算账,单拉菲古堡干红年均产量达1.6万箱,拉菲珍宝干红为2万箱,这里就近40万瓶。再加上我无所不能的主人在波尔多、法国南部科比埃产区、智利科尔查瓜和阿根廷门多萨等产区不断开疆扩土,发掘潜力葡萄园,整个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年均产量约达648万瓶,其中,罗斯柴尔德精选系列(传奇、传说、珍藏和尚品系列)所占比例近3/5。罗斯柴尔德精选系列素以亲民而著称,也就是说,在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中,尽管生产声名显赫的精品葡萄酒,但主体还是以亲民产品为主,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拉菲能经常出现在中国酒桌上的原因之一了。

  4、你们用拉菲来干杯,酿酒师的心都碎了!

  来到中国,每天“沐浴”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酒文化中。我知道“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是中国兄弟歌。但是亲爱的中国酒友们,我是酿酒师们心血、经验与智慧的结晶。为了酿造出高品质的酒,酿酒师们在葡萄园精耕细作,与无情多变的大自然既抗争又合作,N次尝试葡萄的酸甜与单宁,终于等到采摘完了,又要日以继夜地酿酒。而当中,任何一个细节出现失误,都是功亏一篑。在已染白发的酿酒师看来,你的干杯,真的不是豪饮,而是心碎。

  以上种种,还请中国好酒友明鉴。无奈时间有限,只能执笔于此,但我与你们一直同在!

  爱你们的,拉菲

【拉菲致中国酒友的一封公开信】相关文章:

1.致中信集团的一封公开信

2.团中央致中学的贺信

3.Uber CEO致中国员工公开信

4.致党员的一封公开信

5.致选民的一封公开信

6.给业主的一封公开信

7.致业主的一封公开信

8.致市民的一封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