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隆回教师公开信

公开信 时间:2020-04-08 我要投稿
隆回教师公开信

隆回教师公开信1

尊敬的省厅:

隆回教师公开信

  我们是隆回一线教师,在此借红网平台,特向贵厅反映情况。

  隆回教育主管部门每年组织二次大型统考,上学期那次无可非议,六年级毕业考试、初三会考等等,但是下学期对小学、初中、高中也进行全县统考排名,老师就不太理解。冰冻天,声势浩大的教师队伍跨乡镇监考,老师怨声四起。学生也可怜,天寒地冻,天没亮就要赶往学校考试,哪怕感冒发烧也得去考试,如果迟到、缺考,就不得了,班上就出现一个0分,那就严重影响了老师成绩排名,进而影响老师评优晋职。

  可以说,现在隆回各学校及主管部门,评价老师就是看学生统考排名,所以考学生实际就是考老师,学生的分数就是老师评优晋职的分数。于是出现音、体、美课被挤占,学生下课、中午休息也强压在教室读书做试卷,放学后补课,星期天补课,教师指定买大量试卷要学生完成,我一外甥读五年级,近段每晚在家里要完成10多版试卷,简直成了做题背书的机器。“既然你对我不仁,我就对你不义”老师对付分数低的学生更是手段惊人:抄课文1xx遍,放学后留下来背到天黑,中午不准吃饭在教室读……

  在当今这样的“新课标教育改革”时代,由于统考频繁,统考排名成为评价教师的唯一标准,学校的素质教育都成为空谈,教学改革成为空谈,全面发展也成为空谈,更谈不上素质教育、个性发展,一切都成为了应付做秀,学校的教育实际就是“题海式”“强迫式”“死记硬背式”教育……学生的个性被扼杀,成为了读书机器,没有了音体美课,没有了休息时间……

  我们一线教师不忍心看到这种状况,根本也不愿意这样做,希望学生能快快乐乐上音体美课,希望课堂是快乐的,但又无可奈何,为了评优晋职只有让学生拼分数!

  恳请省厅来基层学校调研,深入一线教师。

  xxx

  xx年x月x日

隆回教师公开信2

尊敬的教育部领导:

  我们是湖南省隆回县一批为农村教育事业耕耘奋斗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却至今被遗忘的农村代课教师。今天,我们一为生活所迫,二为身份所困,不得不斗胆上书教育部,请教育部聆听我们隆回县340多名农村代课教师的心声。

  我们也曾经是一群对教育事业有着执著追求的热血青年,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隆回的教育需要我们时,我们凭着一颗火热的心,毅然把青春挥洒在三尺讲台上。在多年的教学工作中,我们尽管只拿着微薄的工资,但我们任劳任怨,忘我工作,始终站在条件最艰苦的农村讲台。许多代课教师的工作业绩远远超过了公办教师,教学质量得到了学生、家长和社会的一致认可。

  然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教育部门录用了部分教师子女和配偶,但大多数名额被有关部门“搭车”挤占了。1999年下学期,隆回县教育局实行“一刀切”政策,清退了全部代课教师,当时被清退的有千余名。清退时,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和答复。清退之后,由于山村小学条件艰苦,公办教师大都不愿意去。于是,2xx0年上学期,我们这些教学能力优秀的又被重新请了回来,被分配到各乡镇偏僻的山村小学做代课教师,去填充无人去的空缺。目前现任的农村代课教师共340多人,占了全县农村小学教师的1/3之多。

  隆回县大部分地处雪峰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学校大多是公办教师不愿意去的条件最艰苦的学校。而我们这些农村代课教师,却总是哪里最需要,我们就奔赴哪里。许多代课老师每天要走20多里山路,行走在荆棘丛生,泥泞不堪的`羊肠小道上,穿行于云雾缠绕的幽幽山谷中,无论寒冬酷暑,风雨无阻。几十年来,我们做了许多常人没做过的事,吃了许多常人没吃过的苦。

  司门前镇墦溪小学,因山势险峻而有“黄洋界”之称。十多年来,一直只有两个公办教师,一个幼师,其余五个都是代课教师。5个代课教师承担了1——4年级的全部课程和五、六年级数学,两个公办教师只教五、六年级的语文,工作量是公办教师的两倍还多。而教学条件的恶劣更是常人无法想象。刘翠萍老师教的二年级班的教室,三面是烂木板,一面是土砖,墙上不时掉下木块和砖头,教室门已破烂得只能用木棒撑着。没有黑板,她就跑到农户家借一扇旧门做黑板。最难熬的是下雨天,教室里成了“池塘”,师生们不得不进行“水中教学”。有一次刘老师正在上课,一阵狂风将教室门吹倒,她的脚被砸得皮开肉绽,结果还是自己花了几百元治疗。第二年,村里同意修建新学校,学校老师们带领四、五、六年级的学生“愚公移山”,搬了几个山头,填了两个操坪,移种了几百棵树,用了近两年的无偿劳动建起了新学校。有一天放学后,老师们又移树填操坪直到傍晚,在回家的路上,连日劳累的刘老师突然昏倒,身体由于处于经期流血不止。连夜送到本镇医院却因为一时凑不齐医疗费而被医院拒收,后来转到邻镇医院找了熟人才抢救回生命。1998年,刘老师每月工资只有1xx元,但她却拿出了她一个学期全部收入的一半250元,为班上3位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学生补缴了学费。

  金石桥镇中心小学的罗雪贞老师代课已有二十余年,在2xx7年5月9日放学回家途中,骑着自行车被撞倒在路旁的水泥墩下,造成左膝盖骨严重受损,当时她不醒人事,被紧急送往金石桥镇中心医院抢救,因伤势严重医院不敢接收,又匆忙转至县人民医院,医生初步诊断后不能确定是半月板损伤还是神经筋断裂,建议她去省城大医院确诊。然而了解到去省城医院需要上万的巨额治疗费时,工资微薄本已负债累累的罗老师断然打消了这一念头。罗老师没有得到学校一分钱的医疗费。因为无钱继续治疗,直到现在她的脚仍然没有康复,一到阴雨天或者稍微负力就庝痛不已,但她人却早已重返讲台。

  最令人悲痛和可怜的是司门前镇的刘慕君老师,因为代课,终年积劳成疾,年仅39岁就因肝癌匆匆辞世。刘慕君老师代课20xx年,教学质量一直名列前茅,但因终日劳累落下了很多疾病。近年来,她的病情日益严重,生活也因治病而穷困不堪。因为代课教师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为了生存,2xx6年,她不顾病魔缠身,迫不得已暂时放弃代课,去深圳打工治病。然而不到一年,多年的肝病癌变恶化,让她踏上了不归路。临终前,她万分痛悔地说:“是代课毁了我的一生,是代课代去了我的命!”

  类似的情况,在隆回县代课教师中数不胜数……

  几十年来,我们含辛茹苦,呕心沥血,教书育人,默默奉献。我们只为了一个共同的朴素的信念,培养有用的人才,让农村不再落后。我们为农村的教育事业付出了全部的青春,献出了全部的热情,流干了所有的汗水。而如今,我们却又要因此而流泪水。我们青春已逝,许多已年届半百,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正在上中学或大学的子女,生活的无奈迫使我们债台高筑,境遇凄凉!我们付了这么多,得到的却是少之又少!

  尽管我们工作量比公办教师重,工作条件比公办教师艰苦,教学成果不比公办教师差,待遇却和公办教师有天壤之别。我们每月工资四百余元(一年只发十个月),不到公办教师收入的四分之一,而且没有任何其他保障,教育公平何从体现?更让我们痛心和尴尬的是,我们含辛茹苦教了几十年书,却一直连国家承认的“人民教师”的合法身份都没有,这对我们代课教师,甚至对国家的教育制度又是怎样的讽刺!

  当然,我们更愿意相信,以实现教育公平为己任的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决不会视我们而不见,会给我们合理的报酬,也会赐予我们名份。阳光总在风雨后,我们期待着,代表公平的阳光也能照射到我们隆回县340名代课教师的身上,温暖我们受伤已久的心。

  xxx

  xx年x月x日

【隆回教师公开信】相关文章:

1.隆回教师的一封书信

2.致全区教师和家长的公开信

3.职工公开信

4.公开信的写法

5.公司公开信

6.公开信的类

7.环保公开信

8.公开信的格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