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国医生生存状态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 时间:2017-09-1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调查报告】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建立健全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保护和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不久前发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再次要求:加快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为什么老百姓普遍认为高收入的医务人员还会要求涨工资?符合医疗行业特色的薪酬制度,是该设定好“天花板”,还是“地板”?

  职业理想败给生活压力

  在从医路上走了10多年后,张俊贤(化名)决定放弃深爱的专业。

  2004年,张俊贤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在该医学院附属的某家医院拿到传染病专业硕士文凭后,选择到上海传染病医院(现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当住院医师。“这一段时间的收入是最高的。”张俊贤回忆,当时每月的收入为4500元左右。

  2009年,张俊贤辞职到上海华山医院读博士。在随后3年多的时间里,他一边做科研项目,一边随老师出门诊。“收入主要是学校发放的生活补贴和科研奖金,加起来一年能有两三万元。”张俊贤说,“谈了女朋友,开始规划以后的生活,当时是最需要钱的时候。”

  2013年年底博士毕业,张俊贤如愿留在了华山医院,进入规范化培训阶段。“这个时候就有基本工资了,第一年每月800元,第二年每月1200元,第三年每月1500元,加上奖金也不超过3000元。”张俊贤说,医院不再提供宿舍,需要自己租房子,每月的收入差不多都交了房租。

  面对买房、结婚的压力,张俊贤最终选择脱下白大褂,应聘到某外企,从事药品上市后的市场战略规划工作,月薪1.5万元。做出这个选择,他感到无比遗憾,从医的理想最终屈从于生活的压力。

  根据某知名网站所做的《2015医生流失情况调查报告》,25岁~35岁的医生是离职的主力军,当前一大批80后医生正加速从医院逃离,其中不少是三甲医院的骨干医生。高强度的工作、低性价比的薪资、没有安全感的环境等,都是他们选择逃离的原因。

  各层级医生收入差距巨大

  近日,在复旦大学医学院本科应届毕业生的一场就业讲座上,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陈明泉竭力向这些毕业生描绘从医后的美好前景,试图发现几名好的研究生苗子。但在演讲中,他也竭力避免涉及医生收入的内容,更多想在“精神层面影响学生”。

  陈明泉无奈地说:“这几年,看到过很多优秀的人才因为经济原因不再当医生。就拿华山医院感染科来说,住院医师每月的基本工资为2000元左右,奖金平均为5000元,不可能有其他收入来源;主治医师因为要负责床位,奖金相对高一点,平均为7000元,月收入可达万元。但依照医生的培养周期,熬到主治医师时,往往已经35岁以上了,再以上海市的房价、物价为参照,这个收入还算高吗?”

  一些离开医疗行业的人坦言,只有具备较好家庭经济条件的人,才能在医生这份职业上坚持下来,“富裕阶层才能学医”的潜规则已经初露端倪。

  在城市大医院的年轻医生饱受经济困扰的同时,资深医生的收入则和普通人的猜测、想象更为接近。同样在上海市,一位在某知名医院供职的主任医师表示,在国内大城市,当职称达到副主任医师以上级别时,收入会相对高很多,也有了更多的收入渠道。比如,他本人每年从医院获得的收入在20万元左右;每周都会收到好几场由国外大公司支持的学术会议邀请,参加会议做一次学术分享或报告,往往能得到至少2000元的专家费;在上海市其他医院会诊一次的收入为500元~800元,一年也能有五六万元的收入;医院内部有关临床药物研究的补贴、医院逢年过节的奖励、创建文明单位等活动的奖励等,“一年合法合理的收入不下30万元”。

  一位北京市大医院的主任医师同样表示,城市里的有名医生或科主任不缺钱,缺乏的是合理的收入来源和阳光化的制度保障。他举例,每个月他从医院获得的薪酬在1.5万元左右,通过“飞刀”“走穴”等院外活动,又能获得大约3万元的收入。

  基层医院的医生收入又怎样呢?湖北省崇阳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李文霞说,县级医院很难招到优秀医学人才。“我们医院妇产科总共8名医生,每月要负责约300名出院患者,很累。主治医师一年拿到手最多也就5万元,现在随便做个小生意也比这个收入高吧?”

  据记者了解,国内地市级、县级公立医疗机构医生的薪酬一般会略高于当地事业单位的平均薪酬。李文霞也表示,当地医生薪酬相对公务员、教师高一点,但却要为此承受巨大的工作压力,牺牲大量的休息时间。

  合法收入低是普遍现象

  医生对于薪酬的期待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位刚刚参加工作的医生这样形容:希望年轻医生能租得起房子,谈得起恋爱,偶尔还能到外面的餐馆吃顿饭。到了主治医师一级,应该能买得起房子,能在工作的地方扎下根。更多的受访医生则简单地概括为:凭借阳光收入,就可以不为衣食住行发愁,过上相对体面的生活,可以心无旁骛地工作。

  在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钟东波看来,老百姓之所以普遍认为医生收入高,主要还是因为中国医生的收入不透明,即低水平薪酬催生的灰色收入盛行,政府并不能真实地了解和控制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实际收入水平。这种情况在国际上是十分罕见的。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告诉记者,医生的收入大体可以分为3类:相对固定的白色收入,也就是基本工资;有所差别的红色收入,是医院发的奖金,干得多拿得多,干得少拿得少;还有就是差别非常大的灰色收入和黑色收入,但这是不合规不合法的收入,多少取决于医生的自我道德约束和胆子的大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贡森也认为,我国没有关于医生薪酬的正式统计和调查,这使得判断医生的薪酬水平非常困难。一般来讲,医生的灰色收入主要包括3类,分别是药品和医疗器械回扣、病人红包以及“走穴”收入。但并不是所有医生都有这些收入,能够“走穴”的医生更是少数。

  很多受访医生认为,不管怎么比较、计算,我国医生合法收入低是普遍现象。

热门文章